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我的徒弟不可能那么可爱!(七)

章节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

*大萧疏寒X小蔡居诚

*变小梗,之后会恢复

*私设有请自行避雷

 

        抱着安静蜷伏在自己怀中的蔡居诚回到寝室,萧疏寒本想将熟睡的徒弟放在榻上,熟料一双小手却意外有力气的紧攥自己衣襟,任凭萧疏寒怎么也无法轻易解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余,萧疏寒只得轻拍了拍蔡居诚的小脸,唤醒这个姿势缺乏安全感,深怕自己离去的小徒弟,「居诚醒醒,先把脸洗净再睡。」他边说着边试了试门外弟子送来的水,确认温度适中后,才将布巾放入盆中沾湿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蔡居诚已经迷迷糊糊醒来,却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,两片眼皮子很快又开始打起架,若非萧疏寒稳稳扶着,怕是早已摔下去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盯着他昏昏欲睡的呆滞模样,萧疏寒不免感到一阵失笑,但碍于腾不出手拧干布巾,只好轻晃了下他的肩膀,再次唤道:「醒醒,一会再睡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半梦半醒间,受到干扰的蔡居诚十分不悦,小脸不禁皱了下,却还是乖巧的顺从师父动作,自他怀中下去,坐到一旁榻上发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萧疏寒这才终于空出手,将布巾迅速拧干,折成方正状来到蔡居诚身旁。接着萧疏寒却面临一个大难题,令他难得有些迟疑不定,对着那张白嫩的脸,竟不知该从何下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过去萧疏寒不曾照顾过他人,也没有什么人需要他照顾,服侍他人的经验更是少得可怜。如今小徒弟在自己眼中,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,萧疏寒生怕自己拿捏不准力度,将细皮嫩肉的人弄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摆弄片刻,萧疏寒终是小心翼翼的将布巾覆了上去,控制力道替蔡居诚擦拭脸颊。而脸颊碰到湿软布巾的那刻,蔡居诚打了个激灵,瞬间彻底清醒,盯着近在咫尺的冷淡面孔,不由得一愣,随后才意识过来师父是在替自己擦脸,惊得有些六神无主,难得结结巴巴起来:「师、师父……我、我自己来就行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天呀!怎么能让师父伺候自己?蔡居诚于一片慌乱中,自萧疏寒手中接过湿巾,朝自己脸上胡乱擦拭一把后,便手脚利落的褪去外衣,整个人立即缩进被褥中,恨不得以这种别扭的姿态逃避内心的羞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默然凝视着榻上缩成一团的蔡居诚,虽看上去面色不改,内心却不禁想道:「没想到这孩子年幼时,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。实在很难把成年后,性格变得自负偏执的蔡居诚联想到一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知道蔡居诚现在不肯出来见自己,萧疏寒倒也不强迫他,只是上前向缩成一团软绵的小徒弟说道:「早点歇息,莫将自己闷坏。」叮嘱完毕便转身从容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待外头许久没有动静,确认萧疏寒已走远后,蔡居诚才将被褥掀开,狠狠吸了口外头新鲜空气,小脸因方才包得密不透风而略显红润。他左右张望了下冷清的屋子,四周空荡,摆设贫瘠,更缺少几分人气。这时蔡居诚才发现师父留自己一人于此,内心不免感到一阵失落。沉默了好半晌,才后知后觉的想起,萧疏寒将床榻相让自己,独自到他处歇息,喧宾夺主的行为,更使蔡居诚羞愧难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想了想,便飞快下了榻,甚至顾不得夜凉如水,也不管自己是否单薄身子能承受风寒,披头散发的赤足跑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修行之人一夜未眠也无妨,萧疏寒将床榻让予徒弟后,独自来到偏侧书房打坐假寐,并未真正就寝。以至于当蔡居诚刻意放轻脚步,溜进书房时,萧疏寒早已察觉。但他却不欲点破,只是继续闭目养神,有如入定般泰然处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蔡居诚头一次来此,心下有些好奇的环顾一圈,发现书房摆设同样单调,只有张书案与软榻后,当下感到无趣的撇撇嘴,很快便失去兴致。最后他犹豫了一会,仍是选择悄悄来到萧疏寒身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蔡居诚清楚自己不该总向掌门撒娇,但自从发生那次意外后,年幼的蔡居诚仍心有余悸,不自觉得更加缠着萧疏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陷入一阵天人交战后,蔡居诚仍是败给自己心底的渴望,腼腆着脸轻手轻脚的爬到软榻上,将身子小心蜷在萧疏寒脚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软榻并不宽裕,睡个成年男子已略显狭窄,偏偏蔡居诚放着里头大床不睡,硬是过来与自己挤。于是萧疏寒心下有些无奈,不得不睁开眼,望向脚边看上去十分可怜,努力不碰到自己的孩子询问:「怎么不去里头休息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被抓到当下,有些心虚和不知所措的飞快低下头,无辜的小声说道:「师父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吵醒你。只是……只是……我想和你一块睡……」他不喜欢那种空荡荡只有一人的感觉,那会令他感到孤单害怕,就彷佛……彷佛师父要抛弃自己一般!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脑中飞快闪过这个念头的同时,不禁被自己吓了跳。师父怎么会不要自己,自己又没有犯错?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想法?他连忙将这种怪异感抛向身后,局促不安的拉了下萧疏寒的衣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知道小徒弟在向和自己撒娇,萧疏寒只得将人抱起解释道:「为师以为你不习惯与人抵足而眠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萧疏寒的话,蔡居诚心中一喜,原来师父并不是嫌弃自己!他当下立刻拉起萧疏寒的手,不免得寸进尺要求道:「师父,可是我想和你一块睡!你就答应好不好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这……」萧疏寒难得为难起来。自己不曾与人同榻而眠,如今年幼的孩子向自己如此央求,目光满是渴望的模样,实在令人难以狠心拒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蔡居诚看出他面露为难,才猛然想起自己这如神仙般冷淡的师父,往日不喜与他人亲近之事。于是连忙反省起自己这些日子以来,仗着年纪小,便有师父宠可以为所欲为的想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眼底希冀一点一滴黯淡下去,他忍着喉咙的干涩,勉强挤出一丝乖巧的笑意:「师父……对不起……我这就回去。」说完便要转身离去时,却被萧疏寒一把拦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唉……这孩子也曾如此乖巧懂事,怎么最后便会和自己离了心?果然是自己失职吗?萧疏寒见不得蔡居诚受委屈的模样,终究又是自己退让一步。他将没多少重量的蔡居诚轻柔抱起,语气平淡的说道:「这里太挤,一块进去休息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知道师父这是答应了自己。蔡居诚丝毫掩不住眸子闪闪发亮,漾起欣喜笑意,直接环住萧疏寒的颈子欢快叫道:「谢谢师父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萧疏寒抱着人,重新将他带回榻上,盖上被褥掩个紧实后,才瞧见一瞬也不瞬盯着自己的蔡居诚,于是拍了拍他的头说道:「睡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!」蔡居诚心里甜滋滋的听话闭上眼,身体却装作若无其事的不断朝着温暖热源靠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心感无奈,却如他所愿的将蔡居诚捞进自己的臂弯里,为防止他再次睁开眼,便用那双略显低温的手轻柔覆上,清冷话语在耳畔响起:「别动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蔡居诚果然乖乖不再动作,终于肯安心抵着师父沉沉睡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夜风轻拂青纱,一室温情脉脉,两人一夜无梦,好眠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这个文应该算很慢熟,下一章终于要出发寻找变小原因啦。感谢所有催更的小可爱,爱你们笔心!能让你们喜欢真是太好了。
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46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