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双道长】溯回(六)

章节 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

*CP宋晓

*人物属于原作,OOC归我

*小学生文笔

*时间轴混乱,私设有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想过千万种可能,甚至早已做好子琛不会轻易原谅自己的准备,但亲口听他所言,心底还是感到一阵刺痛。面上忽感一凉,晓星尘怔怔抚上自己脸颊,指尖竟触及湿意,他忽然有些卑劣感到庆幸,幸而子琛现在见不到,否则只会令彼此更难受,眼泪留给自己便好,无须多一人品尝这酸涩滋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勉强挤出一丝笑意,小心翼翼询问:「子琛,还有没有哪里不适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宋子琛陷入一阵沉默,良久后再次开口:「我说过,我们不必再相见。」话语中犹带几分决绝,无比认真向晓星尘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问题避无可避,即便晓星尘不去想,却还是得面临宋子琛的态度。恍惚间,自己好像又回到上一世,于是晓星尘颤巍巍抬起手,覆上宋子琛的双眼,试图让自己别再发出哽咽:「子琛,我让师父医治你双眼好不好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答非所问的谈话,令宋子琛好不容易压抑下的情绪险些爆发,以为晓星尘是不肯面对现实,不停回避自己问题时,脑海中却飞快闪过什么,想抓住时又摸不着头绪,彷佛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见他沉默不答,当作是宋子琛不肯同意,于是再次迫切的向他提议:「子琛,你答应我好不好!让我医治你的双眼!」就如同上一世,让我与你交换双眼,替你承担这些苦难好不好?

 

        自失明后,宋子琛其他感官越发清晰,他敏锐察觉到晓星尘情绪有些古怪,加之他不断逼迫自己同意医治双眼,一个可怕又骇人的真相,逐渐浮现于宋子琛心中,惊得自己忍不住用力甩开近乎哀求的晓星尘,震惊又愤怒的吼道:「你疯了!你不是不想用自己的眼睛与我交换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宋子琛的严厉质问,晓星尘无言以对,嘴唇轻颤几下,却始终什么也回答不出。真相太过残酷,他们之间的关系如履薄冰,随时都会陷于万劫不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准!」额头青筋一跳,宋子琛顾不得身体尚虚弱,极其勉强坐起,厉声遏止晓星尘萌生的念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牙一咬,轻声说道:「这是我欠你的。」是我害你双眼被挖的!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必!」宋子琛面色铁青的打断他,心中怒火熊熊燃起,难以克制自己对晓星尘怨怼与愤怒的冷笑:「欠的你可还得起?你……」话甫落,方知失言却已覆水难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心中却听个明白,脸颊瞬间苍白几分,泪水无声滑落。是了,欠子琛的自己从来都还不起,不管是前世亦或今世。自己能还他一双眼,但能还他白雪观?一个温暖的师门吗?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子琛……我不能再欠你更多了。」晓星尘语带苦涩的低声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宋子琛却觉得这样苦苦哀求自己的晓星尘,太过可怜又太过卑微,彷佛要将世间最好的捧到自己跟前,只为求自己回眸一眼。自己的心岂非草木无情,对他自己根本无法产生任何憎恨,那无异只是迁怒,宋子琛若要恨,便是恨自己不够强大,保护不了白雪观任何人,甚至伤了挚友的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星尘,你究竟想怎么做?」宋子琛哑声问道,神色痛苦矛盾,最近却选择努力平复情绪,遂又拉住他的手坚定说道:「你并不欠我什么,我们终究不过是同样面临祸从天降的无辜之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至始至终没有谁对谁错,更不存在着谁亏欠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再也难掩哀痛,泪水瞬间夺眶而出,情难自禁的拥住眼前之人,发出低声啜泣:「子琛别吓我……别再这样了……」自己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宋子琛逐渐平稳心绪,无奈拍拍泪水沾湿自己衣襟的人,「世间皆有因果,你与那个屠杀白雪观的凶手,究竟是什么关系?」事情一切的缘由都是从那个,闯入自己世界残忍毁去所有的人开始。最终却只留下句,令自己匪夷所思的话:「这是晓星尘欠我的!既然他还不起,那你就替他偿还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晓星尘又怎会和如此心术不正之人往来?又欠下他什么?令他痛下如此毒手。这些谜团都是宋子琛想知道的,他与晓星尘并非走到不可挽回余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薛洋……提及这个名字,晓星尘浑身便不自主颤抖,那个人是自己上一世的恶梦!他毁了自己,也毁了子琛,薛洋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,没有人去教他如何爱人,所以他的爱具毁灭性,最终落得玉石俱焚。但这并不代表他无辜,能成为伤害他人的理由,可怜之人并有可恨之处,而他薛洋,即便身世可怜,却铸下滔天之过,甚至一错再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他是薛洋,他与我之间的纠葛难一言以蔽之。」晓星尘心头方寸大乱,自己尚未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见薛洋,甚至祈求这世不要碰上时,这个人却出现在自己面前,是福是祸终究躲不过,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与他究竟如何认识?又怎会结下如此深仇大恨?」宋子琛不禁皱眉追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……」晓星尘不曾做任何欺瞒之事,更不可能对好友撒谎,上一世的痛苦子琛好不容易摆脱,怎么能让他再体会一遍那种绝望?于是晓星尘牙一咬,心一横的说道:「子琛……恕我不能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说?为什么不能说?难道这中间有什么不可道与人知?尽管清楚晓星尘是个怎么样的人,但宋子琛不免感到一阵失望:「此事攸关我师门血海深仇,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严重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却彷佛铁了心一般,仍选择否认:「子琛,别为难我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复杂情绪顿时涌上,宋子琛不免失望的抽回自己手冷哼道:「随你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,瞬间又回至最初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来想元宵发出去的,迟发了还是祝大家元宵快乐!给朋友先看过,朋友说元宵发玻璃渣非常不友好,啊我……【躺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4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