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我的徒弟不可能那么可爱!(八)

章节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

*大萧疏寒X小蔡居诚

*变小梗,之后会恢复

*私设有请自行避雷

 

        天方露白,山林间薄雾尚未散去,残留一丝昨夜寒意。萧疏寒向来浅眠,作息早门下弟子一个时辰,他缓缓睁开浅色眼眸,不见一丝惺忪睡意,清醒的彷佛未曾入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轻敛下眼睑,瞅着怀中紧扒着自己不放,睡姿十分别扭的徒弟。萧疏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,这种体验对于自己非常新奇,但并不感到厌恶,向来心止如水的道心,竟莫名柔软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熟睡得蔡居诚就像只贪恋自己体温的奶猫,安静偎在起伏胸口前,呼吸和缓匀长,两人之间流淌着一脉温情。蔡居诚年纪尚幼五官还未长开,清秀脸庞却依稀可见未来俊俏模样,届时又会惹得多少女香客心生恋慕。成年后蔡居诚的身影深刻烙印萧疏寒脑海中,张扬自傲的神采,使他注定难掩锋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心里暗叹:「如若这孩子无法恢复,或许便是天意,不管未来将会如何,这次自己必定护他周全。」当然这都是下策,当今权宜之计,还是务必查清主因,赶紧让蔡居诚恢复。毕竟这种术法连自己也难保证,时间长了身体是否会出现反噬作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小心将趴在自己身上熟睡的蔡居诚挪下,萧疏寒重新替他将被褥盖好,独自走出屋外,深吸口新鲜空气,凉意瞬间沁入心脾,令他心神彻底清醒,遂又缓缓吐出体内一口浊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待他一气呵成做完这些动作,早候一旁的朴道生这才上前,恭敬向萧疏寒行礼:「掌门师兄,清晨叨扰了。」随即却微微一愣,原来眼前的萧疏寒外衣随意搭在肩上,露出纯白亵衣,发尚未束冠,任凭银丝如瀑披散身后。仪态有失雅正,但在朴道生眼底,萧疏寒却少了平日几分威严,添上一抹潇洒不羁,衬得他愈发仙风道骨,彷佛随时都将乘风而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未在意这些细节,却也知道朴道生为何而来,于是随手掐了个隔音咒淡声道:「那日我赶到时,居诚已变回孩童模样,事后询问过在场其他弟子,得到答案却一致,无人知晓来龙去脉。」萧疏寒简单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告知朴道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朴道生听闻,不禁皱眉道出自己猜测:「会不会是点香阁的人动了手脚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却立刻摇头否决:「应该不是,这件事对他们并没好处。」梁妈妈的反应,自己当日也瞧得一清二楚,利字当头为人市桧,更不是蠢货,这种毫无意义,甚至可能干涉利益的事,应当不是她下的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唯独可能是蔡居诚当天见过什么人,而那个人可能与他有过纠葛,或者是蔡居诚阻碍了谁的道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思及此,萧疏寒微瞇起眼,眸底闪过一丝寒光,前者与后者皆有可能。看来自己势必得再走趟点香阁,弄清楚蔡居诚当晚究竟见了谁。于是萧疏寒转身同自己的师弟嘱咐道:「我欲前往金陵一趟,这些天还请师弟多照看些,至于那孩子……」话尚未说完,却遭人打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道瘦小身影朝自己扑了过来,脸上布满焦急的神情,浅声低唤:「师父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朴道生与萧疏寒相视一眼,知道谈话必须终止,于是萧疏寒收回隔音咒,将蔡居诚的身子扶稳,目光略带责备道:「何事慌慌张张?怎么连鞋也没穿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赤裸着小脚,蔡居诚知道自己失仪,连忙红着脸悄悄将腿缩回衣襬下,小声嗫嚅道:「弟子知错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朴道生怜爱的揉了揉蔡居诚头:「瞧你这紧张模样,难道还怕你师父不见了不成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蔡居诚犹豫片刻竟点头,期期艾艾的回道:「恩……我梦见师父不要我了……」随后又想起自己不该总是撒娇,于是假装欢快的努力扬起嘴角:「幸好只是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朴道生心下顿时一紧,连忙蹲下身将蔡居诚抱个满怀,柔声安慰道:「怎么会?掌门师兄怎么会不要你?」即使蔡居诚理智受蒙蔽铸下过错,萧疏寒也只是震惊大于愤怒,从未亲口将他赶出武当。自己更多次曾见萧疏寒在夜静人深时,站在峰上眺望金陵默然无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萧疏寒对于这个徒弟还是念着情,并非看上去无动于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当下蔡居诚对于师叔突如其来的激动有些无措,却也知道朴道生真心实意关心自己,于是更加愧疚说道:「是呀!师父怎么会不要我?肯定是我睡胡涂了。师叔对不起,让您为我担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唉!这孩子坦率时就是如此贴心,这让自己怎么能不疼?朴道生慈爱之情瞬间泛滥,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却有些没辙,知道师弟如此下去,蔡居诚怕是要起疑了,连忙转移小徒弟注意力的说道:「这几日乖乖听师叔的话待在武当,为师要离开一段时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父又要离开?蔡居诚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彷佛就要崩塌般,没由来感到心慌,顾不得是否会让萧疏寒厌烦自己,泪眼汪汪的揪紧师父衣角,苦苦哀求道:「师父,那也带我一块去吧!」呜呜呜呜自己不想离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胡闹!」萧疏寒忍不住斥喝。自己这是身怀要事,又非下山游历,怎能带他一块去?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执拗起来的蔡居诚态度却十分强硬,任凭萧疏寒训斥也不肯轻易放弃,继续恳求道:「师父,我保证会乖乖听话,绝对不会乱跑的!」边说着,他边竖起三根手指,眼角带泪信誓旦旦的保证,模样有着说不出的可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……」萧疏寒本欲出言拒绝时,却遭朴道生截断后半句:「掌门师兄要不你就带居诚去吧,否则这孩子待在这也不会安心。」如今蔡居诚身体状况未明,好歹有个万一,萧疏寒在身边也能及时出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们……」萧疏寒心感无奈,却也明白朴道生的考虑,于是再三斟酌下只得放软态度:「出去后不可任性妄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明白师父这是答应带上自己,蔡居诚连忙感激的朝朴道生眨眨眼,忙不迭的点头称道:「是!徒儿明白!」这个小动作当然没少落入萧疏寒眼底,朴道生当然也知道,不禁感到好笑的拍了拍蔡居诚的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拿自家徒弟与师弟束手无策,只得板起一张脸,让蔡居诚先进去做准备:「去收拾收拾,用完膳便出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!」蔡居诚眸子晶亮的轻应了声,转身便飞快跑入屋内,任谁也瞧得出他现在十分欢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朴道生见状失笑摇头:「这小子怕是连武当殿内不得疾走的规矩都给忘了,还真是仗着师兄现在不罚他抄道德经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难得没接话,他知道师弟这是在调侃自己太过宠溺徒弟。但事实上萧疏寒也不太明白自己如今想法,对于突然变孩子的蔡居诚,内心始终抱持着复杂,却不妨碍自己多纵容他一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刚入秋,武当左右没什么大事,几个徒弟也都能独当一面,将门派上下打得井然有序。萧疏寒不打算惊动其他人,随口与朴道生交代几句后,便带着整装完毕,乖巧等候自己的小徒弟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陡峭崖壁上,望着逐渐被云雾掩去行踪的师徒身影,朴道生心中顿时有些感慨。也不知掌门师兄再次归来时,是否还能见到他们并肩而行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太高估自己了,本来以为这章会师徒出发,没想到还没【躺

评论还没看完,先等我吃完饭再慢慢回(*´艸`*)


评论 ( 33 )
热度 ( 38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