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我的徒弟不可能那么可爱!(十)

章节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

*大萧疏寒X小蔡居诚

*变小梗,之后会恢复

*私设有请自行避雷

 

        按着追踪术蔡居诚失踪方位寻去,轻功已达臻至境界的萧疏寒,半炷香便抵达外观残破不堪,屋瓦塌陷一半,庭前种柳的旧宅外,这处地方偏僻,人烟罕至,倒真是藏匿人的好处所,若非自己洞烛先机,早一步设下防备,怕是一时片刻也难探查至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思及此,萧疏寒眸色浮现几分暗晦,神色难辨起来。自己简直无法想象,年幼依赖心重的蔡居诚,历经遭人强掳时又该是多惊恐,那张稚嫩小脸心碎哭泣的模样,自己已不想再见第二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无名怒火心中狂烧,隐约有跌出澄明心境之象,萧疏寒实时严肃敛眸默念几遍清心诀,才逐渐平息胸口起伏,同时略感诧异,自己何时如此轻易动怒?心下产生一丝怪异,却不及多想,红漆斑驳的旧木门此时遭人一把推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避无可避,迟早都会曝露,萧疏寒只得先发制人,率先提剑上去迎击,银白发丝飞散,身形如流光,一口样式古朴毫无雕纹利剑出鞘,挟三分寒光,七分精纯剑意,剑势如虹纵然跃身而往,锋芒之下无处可逃,一时竟令敌方措手不及,两名熊腰虎背汉子当场震慑原地,如此惊人阵仗,早已吓得双腿发软,魁梧身驱不停颤抖,直接跪地求饶,模样有着说不出的滑稽,与面前宛若神祇降临的萧疏寒,形成强烈对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敌手如此不入流,哭天抢地讨饶姿态,倒尽人胃口,饶是向来情绪淡漠的萧疏寒,也不动声色微退几步,省得那人扑上来,涕泪弄脏自己衣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禁声,遭你们所掳之人在何处?」似受不了两名大男人这般窝囊形态,萧疏寒冷声出言警告,开门见山质问蔡居诚下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两名汉子极怕眼前这名面若寒霜的剑客,因不耐烦便将他们一剑封侯,汉子果然成功止住哭声,惊恐至极不停磕头道:「大侠饶命、大侠饶命!俺什么都不知晓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狡辩。」萧疏寒居高临下睥睨着,一双浅色瞳孔彷佛揭穿所有阴谋诡计,令他们无所遁形,只是不经意淡然一瞥,却令汉子心脏如遭人擭住般,死亡威胁离他近在咫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两名男人再也不敢出声,他们知道眼前这个男人,并非什么九重神仙,而是夺命閰罗,他要取走自己性命轻而易举,甚至不费任何吹灰之力。他们瞬间脸色惨白,缩在角落哆嗦不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不欲再施舍半点眼神给他们,绕开两人使剑挑开大门,然而里头竟不见自己心念之人,欣喜顿时遭现实无情浇熄,担忧、害怕、怒意涌上脑袋,藏于袖口中的拳头早已握紧泛白,他抿唇转身盯着仍跪在原处的男人逼问:「人究竟在哪?」杀意顿时迸出,眸底闪过一丝寒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都怪自己粗心大意,只想着有追踪术便可高枕无忧,却不想低估敌人狡猾,来时早已人去楼空,萧疏寒心眼瞬间提到嗓子,如若蔡居诚出事,先不说师弟不会放过自己,便是自己也无法原谅!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次两个胆小如鼠,入不了他人之眼的男人,却出乎意料顽抗的闷不吭声,有志一同的装聋作哑,只是死死盯着地面,不肯与萧疏寒直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心底那把无名火,再次熊熊燃烧,顿时窜进胸口灼烧五脏六腑,萧疏寒莫名勾起深藏心底的暴虐因子,面色阴骘步行到其中一人面前,一脚便踹在他胸口,直接将人用力踩在尘土中,淡漠逼问道:「最好实话实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男人身上立即浮现伤痕,一张嘴仍像蚌壳般紧闭,怎么也撬不开,彷佛铁了心什么也不说。这模样令萧疏寒更是冷下眸子,心中怒火遏不可抑,手中古剑一使,竟一剑刺穿他手掌钉于地面,清冽嗓音如自地狱传来:「倒是好骨气,不肯说实话那便尝尝穿骨滋味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所有怒火彷佛凌驾于理智之上,萧疏寒也道不清胸口那是何种滋味,他只是冷眼瞅着身下遭受自己折磨的男人,不停发出惨叫哀号,锐利剑刃在自己手下动作,不仅刺穿这人肌肤,甚至还如同正翻搅着什么般,在那深可见骨鲜血汩汩冒出的伤口中疯狂挑弄,近乎残忍变态的行径叫人不寒而栗,那张如同仙人般白玉的面容,此刻眉心溅上一点温热血液,形同地狱罗剎妖艳无法直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说、我说!」男人痛苦的将身躯蜷曲起来,极刑逼供让他心智濒临崩溃,没想到这个外型俊美的男人竟是魔鬼,非但不利落给自己一剑,甚至欲将自己慢慢折磨至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直至此时,听见他大声求饶的萧疏寒,才如同惊梦般清醒,心下却是一片骇然,望着脚边那团恶心烂肉,颤抖着手抽出他身上的剑,怎么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做出此等事?自己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!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眼下当务之急,却是救回小徒弟重要,尽管明白这种无法控制心神的行径十分危险,萧疏寒仍勉强提高修为压下心头不适,恢复一贯冷静道:「人在哪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正确位置我实在也不知道……但、但这都是万圣阁的意思!是个自称万圣阁圣主的男人,给了我们兄弟十万两银子,要我们去诱拐金陵城中百名幼童……」冷汗不断自额角滑落,男人神情痛苦的说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别开眼,不去看他手上被自己用剑挑烂之处,再次冷声质问:「既非下属,为何方才询问时不回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另一旁被同伴之景吓傻的男人,才如同回过神来般,激动的抢着说道:「那是因为对方威胁我们,若是敢说出去,我们的家人就会有危险!因此才实在迫不得已……大侠求求您,放过咱们兄弟吧!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们也只是收钱办事,受人指使才这么做,再追问下去也没任何意义,心却因事情越来越棘手而沉下,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对方非是针对蔡居诚,而像是一桩集体绑架孩童事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稍微将思路理清后,萧疏寒于是开口询问:「可知他们向何处而去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俩难兄难弟听闻后对视一眼,咬咬牙最终仍选择透漏消息说道:「城东……金陵城东行,五百里外有座无名城,听闻那是万圣阁其中据点之一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,你们能离开了。」获得有利情报,萧疏寒心中顿时一喜,即便知道这可能是对方设下的圈套,但哪怕前方是深潭虎穴,亦或摔下去粉身碎骨的山崖,自己都会前往将蔡居诚救回!好不容易有机会弥平师徒之间的鸿沟,怎么能再次失去?

 

        强烈心绪翻涌而至,那股不名怒火又开始缠绕着自己,萧疏寒猛然惊觉方才念头似乎执念过深,实乃修道之人大忌,连带体内真气紊乱起来,他连忙压下这些杂乱念头,让自己表面看上去与平时无异,随即便撇下身后那两人,收拾好情绪,着手专心钻研起营救出蔡居诚之事。
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章没有小居诚。我知道很多人想看软萌萌的师徒歪腻,但是故事不可能这么一直下去没剧情,后面大概一些阴谋会慢慢浮出台面,师徒也会在过程中慢慢从中滋长情感。


哈哈在这之前可能要耐心点看,我不太想匆促让两人产生情感,虽然很俗套,但是总觉得两人在一起经历过什么事,然后彼此心意相通,最终相知相恋是最美好的。


评论 ( 24 )
热度 ( 26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