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我的徒弟不可能那么可爱!(十一)

章节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

*大萧疏寒X小蔡居诚

*变小梗,之后会恢复

*私设有请自行避雷

 

        无名城隶属向来行事神秘的万圣阁,过去极少与外界往来,遗世独立般建于滚滚黄沙中,只有少数获得许可的行脚商人允许进入,里头错综复杂的势力不容小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势处敌暗我明的情况,萧疏寒并不打算冒然犯进,避免打草惊蛇,采用较万无一失的法子。他已经向人打探到,无名城固定每月初一与十五会开城,以利货物交易与消息流通,但也并非人人皆可进入,只有获得通行令牌的资格,城中侍卫才肯放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而自己碰巧赶上开城之日,若想不惊动城中势力暗中混入,那此次便机不可失!但也正是因此,萧疏寒面临一大难题,入城需要令牌,先不提自己堂堂武当掌门干不出偷鸡摸狗盗令牌之事,即便拿到令牌又如何?自己长相面生,怕是尚未入城就会被挡下盘查,到时身分还不得曝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再三踌躇与多方思量下,萧疏寒决定乔装成一名随行小厮,相较起冒充原主,随意顶替不起眼的下人会轻易许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按着自己在茶馆,随意找人攀谈获得的消息,金陵城中正巧就住着位拥有通行令,明日即将前往无名城的吕姓商人,由于他此次贸易物品数量庞大,府上人手短缺,因此招募短期长工,许多好奇无名城的青年都欲藉此一窥究竟,争先恐后的前去应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条件却过于严苛,如今距离出发只剩一日还招不满长工,姑且不论上门者必须家世清白,光是武功须胜过院中护卫,就令许多三脚猫功夫的青年遭到淘汰。但对于萧疏寒这却是天赐良机,他连忙换下一身贵重华服,随意买套粗布衫套上,对镜在脸颊上涂抹些膏药,利用简易易容术,乔装成一位就算在人群中,也不容易引人注目的青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淡然望着铜镜中,这个面容平庸,有些陌生的自己,唯一与这身装扮有所违和的便是,长年身处高位不怒而威的上位者气势,这是一名普通小厮不该有的,于是他轻敛眸,收敛起周遭气场,让自己彻底成为一位沉默寡言,相貌平凡的青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待确认一切做足准备,萧疏寒方从容不迫来到吕府上,展开自己的计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门下侍卫前来应门,见到自己释出来意后,似乎并不感讶异,彷佛已经习惯连日许多人登门毛遂自荐般,直接将自己带往校场后,连个招呼也懒得虚应一应便傲慢离去,萧疏寒也并未在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校场周围水泄不通的挤满人,看来今日依旧有许多青年慕名前来,萧疏寒抬眼瞅着看台望去,一名看上去财大气粗,长相其貌不扬的男子,正漫不经心盯着底下情况,擂台上比赛已进入尾声,最终以一位壮硕青年,惨遭护院殴打的鼻青脸肿收场,于是台上男子更是兴致缺缺起来,索性别开眼,连再看下去的意愿也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还有没有人要上前一试?」场中护院看似张狂跋扈的向人群叫嚣,但或许方才男人被打成猪头的模样,还令众人余悸犹存,声音逐渐低落下去,无人敢上前回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台上男人似乎也看够猴戏,慵懒的开口说道:「既然如此那就……」正当他打算下令众人解散时,一道清冷嗓音自台下响起:「还请赐教。」这情景不由得令他一愣,倏然起身寻找发话之人,但很快自己便再次感到失望,只见来者是名长相平凡,衣着朴素的青年,倒是一双眼眸,冷淡毫无波澜,彷佛勘破这三千世界,再无任何纷扰可撼动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饶是如此,男人仍不看好他,于是略带恶意的说道:「哦?你也想要一试?那行,只要你在何护院手下走十招,我便带你一块去无名城。」果然底下霎时发出群众窃窃私语,当然不乏更多是想看好戏,来自各方不同视线,有恶意、有羡慕的,一时间全聚集萧疏寒身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高手过招百招之内,但若非习武之人,不必十招即可定胜负。不知道男人是太相信自己的护卫,亦或者太瞧不起眼前青年,但既然主人家已发话,大伙也热于看戏,至于输赢如何,那便与他们毫无干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们或许怎么也没想料到,如此一来倒顺了萧疏寒的意。本来萧疏寒还暗自担心,比试时间过长便会曝露实力,谁知道对方这一提议,非但减少许多不必要麻烦,更让萧疏寒不须费心应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手无寸铁,身形挺拔的青年,撩开衣袍立于擂台中央淡声说道:「请。」竟有种说不出的宗师风范,正当护院感到一阵嗤之以鼻,打算当面让他出洋相时,一道寒意却忽然侵入他骨子,令他不由得浑身一震,居然感到周遭气场产生细微变化,难道是自己真看走眼了?这个臭小子根本不是病猫,而是深藏不露的高手?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护院收起玩闹心,不敢再托大的望向萧疏寒,一个闪身飞跃过去,打算来个先发制人!但萧疏寒已早有所防备,只见他并不回避对方猛烈攻击,而是一个利落旋身,在中空划过一个弧,反手轻易化解对方招式,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令人无不拍手叫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!护院简直不敢置信,自己的招式刚强猛烈,直取重点要害,但这个小子掌劲柔软,倒像顺势推回自己攻势,但自己竟一时半会反抗不了,就像一拳打在柔软棉花上,陷入却无法收回,绵延力劲使他瞬间动弹不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萧疏寒并未使出什么上乘功夫,只是用套入门弟子都会的太极拳,以柔克刚,化解对方猛烈攻势。犹如海纳百川,无欲则刚,任凭对上多阳刚的招式,皆受到萧疏寒柔和掌劲一一推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护院不死心,将体内真气提到极致,手上招式招招夺命,速度令人闻风丧胆,宛如只猎豹猛烈伸出利爪攻击猎物,看得一旁众人倒抽口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萧疏寒气息毫不紊乱,泰然自若的面对,这次却不再被动防守,反身一个小擒拿手,彻底将对方制伏于地,这时他们之间已来到第十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出人意料的结果,不可貌相之人,令四周顿时陷入短暂沉默,接着不知从哪喊出一道叫好,瞬间欢声雷动的呼声不断响起,人们正替场上这名青年喝采,萧疏寒却恍若置身世外的旁观,面上无悲亦无喜,如同所有喧嚣皆与他无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吕灏眼中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幕,他激动疯狂的欲望正在骚动着自己的心,他想狠狠撕下青年那层淡漠,将他摆弄成自己喜爱的模样,恣意染上属于自己的色彩!

 

        高傲不折的男人总是令人心神发狂,燃起征服与驾驭的渴望,让他身心被迫屈服于自己身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压抑住内心疯狂兽欲,吕灏笑着亲自来到擂台上,拍了拍青年肩膀赞赏般说道:「很好,我就是缺少你这种高手!明日你便跟着我一块前往无名城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嫌少与人有过密肢体接触,萧疏寒忍住心头那点不适,默不作声颔首,算是给过吕灏答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吕灏倒也不觉他失礼,回头便指使了身旁一个部属道:「朱茕,你先带他回去休息,明早大伙还得赶路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是。」名唤朱茕的男人,却只是木讷答应。随后瞟过萧疏寒一眼,径自往一处院落行去,也不管对方是否跟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本来就不是个热情,愿意主动搭话之人,见前方带路者寡言,内心倒也自在不少,一路上两人始终保持沉默,拐过几处弯,绕过几座假山后,他们来到处偏僻的厢房,接着朱茕停下脚步瞅着萧疏寒不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从方才举止来看,萧疏寒猜测眼前之人,性格大概有些乖僻,不喜与人交谈,如今带自己来到下榻处,也只是等着自己先开口。心下有些无奈,但萧疏寒总不好与他继续干瞪眼下去,于是便率先说道:「有劳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惜字如金,萧疏寒为避免自己身分曝光,也不欲与他应对下去,随口便道:「若无其他事,我便要休息,还请自便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。」朱茕这次终于有了其他动作,貌似要转身离去,就在与萧疏寒擦肩而过时,忽地靠近他耳畔,以一种极其微弱,只有两人能听清的音量说道:「萧疏寒,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但若只是听信某些江湖传言,而欲探无名城,那我劝你赶紧滚离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眸底霎时闪过寒光,维持方才姿势冷声问道:「你是谁?」为何他会知道自己身分?这个男人来历肯定不简单,但又有何缘故,会令他潜伏于一名普通商人家中?

 

        朱茕并未作答萧疏寒的问题,只是如同善心大发般再次低声告诫:「事情远比你想象复杂,如同萧大掌门这般远离世俗之人,可别淌了浑水。」话语间难掩几分讽刺,朱茕最后一次淡淡睨着他,随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冷漠盯着他背影不语,胸口那股邪火又隐约开始躁动。不论如何,那里都有个人正等着自己,而这次绝不能再弃之不顾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这章同样只有师父,下一章争取写个目前小居诚情况。

 

哈哈哈然后也看到评论里有人猜测,圣主是不是小明,答案是只答对一半,容我暂时先不解答,在这里卖个关子。


评论 ( 35 )
热度 ( 310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