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萧蔡 错牵红线,搭错鹊桥(一)

*副标:我的姻缘肯定是哪里有误会、这是孽缘不是姻缘

*萧疏寒X蔡居诚

*一个脑洞产物,洒糖向

 

        武当金顶殿上,一对师徒以别扭姿势并肩而坐,看似如胶似漆,实则师父神情淡漠冷静,徒弟却暴跳如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死死盯着自己手腕和萧疏寒手腕上一条细小红线,面色铁青的拉扯几下,然而红线非但没有断裂,反倒越系越紧,陷入两人皮肉留下一圈红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是场恶梦,蔡居诚只希望自己快点清醒!这个梦实在过于惊悚,与萧疏寒被迫缠在一起什么的,简直比某天走在路上,邱居新突然朝自己露出微笑还要毛骨悚然!

 

        红线长度有限,两人不得离开对方三步之外,蔡居诚暴躁的不停扯动红线,却苦了系在另一端的萧疏寒,一举一动皆受他牵制,只能任凭手腕遭到磨破沁出血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终于蔡居诚放弃挣扎,选择接受现实,停下手边动作,与萧疏寒大眼瞪小眼起来,四周气氛顿时陷入一阵尴尬,最后实在指望不上萧疏寒开口,蔡居诚只得干巴巴怒吼:「这肯定是邱居新那家伙想羞辱我所做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萧疏寒瞟了他一眼,淡淡敛下眸子,实在不知道从何得来如此结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而始终得不到萧疏寒半点响应的蔡居诚,忍不住朝身侧挪动几步,不自在的别开脸别扭说道:「你、你离我远点!」彷佛视对方为洪水猛兽,蔡居诚硬是将红线扯到最大长度,整个人僵直身子盯向他戒备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沉默望着自己手上红线,萧疏寒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,两个人此时遭受束缚,最远距离不过三步,两个成年男子不论多小心翼翼,在如此狭小范围活动难免略嫌拥挤,甚至能清楚感受彼此鼻息交融,以及对方身上淡雅清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猛然回首却差点撞上萧疏寒胸膛,唇角无意间擦过他的下颔,柔嫩湿濡触感,令双方不由得同时怔愣,蔡居诚瞳孔倏然一缩,脸颊瞬间涨红,却又故作镇定的转向他处,然而发红耳根却已悄悄泄漏真实情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瞅着蔡居诚局促不安,神情羞赧的模样,萧疏寒心下有些莞尔,觉得这个徒弟除口是心非、骄傲自恃外,本质上还是极其惹人喜爱,不管是欲言又止的纠结眼神,亦或分明在意自己,却又装作漫不经心的动作,都令萧疏寒觉得蔡居诚不坦率的可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彷佛再也忍受不了,两人共处一室微妙氛围的蔡居诚,因自己一时心神慌乱,忘了两人手上红线,转身想急忙逃离,而萧疏寒还来不及唤住他,线经拉扯骤然束紧,两人同时感到手腕上一阵疼痛,丝线瞬间割破肌肤渗出鲜血,同时蔡居诚因萧疏寒始终岿然不动坐于榻上,自己却又前行不得,竟重心不稳的向后跌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有些愣住,下意识伸手将人接住,然而却让场面愈发尴尬,蔡居诚恰好被抱个满怀,与自己密不可分的交迭在一块,双手勉强抵在萧疏寒胸口前,不让自己完全贴上,而萧疏寒为避免他向下滑,一只手扶在精瘦窄腰上,姿势有着说不出的暧昧和别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眨了眨眸子,蔡居诚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,所有字句都难以构成言语,近乎慌乱的结巴说道:「你……我……我们……」太、太近了!这个人怀里竟意外温暖,而非他面上的这般冷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蔡居诚还没思考好,该要如何推开萧疏寒时,却好巧不巧,红漆雕花门遭人用力推开,来者还欢快喊道:「掌门义父!我……」话还未说完,手上几卷书画顿时散落一地,两道视线顿时集中在他身上,萧居棠目瞪口呆望着衣衫凌乱、耳鬓厮磨的两人,理应待在金陵的蔡居诚,却与掌门义父在此私会,他的心底隐约产生一股兴奋感,看来最新册子又有新题材了!

 

        呸、呸呸!自己都在胡思乱想什么?看着蔡居诚彷佛要吃了自己的目光,萧疏寒淡然毫无反应的态度,萧居棠顿时寒毛竖起,认为自己可能撞破什么惊天秘密,小命怕是就要交代于这里!

 

        哎哟我的福生无量天尊!自己什么也没看到!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立即用手指摀住双眼,只露出一线隙缝偷觑着嚷嚷道:「我什么都不知道,也绝对没看到义父和蔡师兄歪腻抱一块!你们不要杀人灭口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触及二人视线,身子瞬间抖得跟筛糠似的,飞快弯下腰收拾好地上画卷,还频频说道:「你们继续、你们继续哈!」接着便转身逃离,退出去时还贴心的替两人掩上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你敢不敢更靠谱点!蔡居诚铁青着脸,咬牙切齿怒吼道:「回来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哎呀我的无量天尊!蔡师兄一脸想宰掉我、扒我皮的模样,今日小命注定休矣!

 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向来自己敬畏的掌门义父尚未发话,萧居棠也没胆再往前走,只得默默转身开门,哭丧着一张脸道:「师兄我能先交代遗言吗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顿时一噎,刀子眼冷飕飕飞了过去,皮笑肉不笑沉着脸道:「好啊!最好连身后事一并交代清楚。」自己今天绝对要打断萧居棠的腿!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胡闹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赶在一桩师门命案上演前,萧疏寒轻扯了下手上红线,示意蔡居诚先冷静,随后向萧居棠淡淡问道:「何事前来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这才注意两人手腕上系着一条……红线?这是什么闺房情趣吗?神色古怪的在两人之间瞟来瞟去,斟酌片刻才小心翼翼道:「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是大师兄让我把几幅画拿来给您过目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你能滚了!」蔡居诚率先抢白,毫不客气的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心底那是一个委屈,自己和义父还讲不到半句话呢!他怎么就乱吃飞醋起来?于是不免严肃板起小脸,语重心长道:「师兄,我知道你很急,男人嘛!憋坏总是不好的,但我和师父才说没两句……喂、喂你别激动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黑着脸怒吼:「憋你个鬼!毛都还没长齐,竟敢来教训我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、我是实话实说!你这醋坛子毛病是该改改,省得哪天师父受不了!」萧居棠听闻十分不服气,壮着胆子直言不讳数落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萧、居、棠!我一定要扒你的皮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豁出去般双手插腰,直起身子和他叫板:「来呀!别以为你是掌门夫人我就不怕!就算是义母也不能这么霸道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们愈说愈离谱,萧疏寒不禁揉了揉眉心,冷声出言制止道:「都说够没有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够!」蔡居诚想起方才小师弟嘴里乱七八糟的话,忍不住红着脸向萧疏寒发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萧疏寒非但没因突如其来的迁怒而恼火,反倒无奈的上前一把擒住他手腕,心平气和说道:「别再乱动,你的手已经磨出血来。」随后用略微冰凉的指尖,轻柔拭去白嫩肌肤上那点血丝,替他揉开腕上瘀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彻底呆愣在原地,浑身僵硬宛如遭受雷殃,心底却咒骂起萧居棠来,责怪他胡言乱语,才令自己产生这种怪异情绪,觉得萧疏寒对自己的好彷佛带着某种情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而萧居棠也看得两眼发直,无比惊恐的心道:「我是谁?我在哪里?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!否则怎么会出现如此惊悚的一幕?」顺道在心底默默记下,就那么愉快决定了,下本新书的题材是温柔掌门与傲娇徒弟,顺便再把红线情趣啥的也一并加进去!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敢打包票保证,自己的小金库又将添上几笔财富了!
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后面会交代红线是怎么来的,预计是中短篇,不打算写太长,如果顺利的话【。

 


评论 ( 43 )
热度 ( 41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