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萧蔡 错牵红线,搭错鹊桥(三)

章节 (一) (二)

*副标:我的姻缘肯定是哪里有误会、这是孽缘不是姻缘

*萧疏寒X蔡居诚

*一个脑洞产物,洒糖向

 

        被骂个不明所以的萧居棠,委屈巴巴瞅向萧疏寒:「掌门义父我已查到解法。」话里玄机不言而喻,正控诉着蔡居诚非但不感激,反倒还莫名对自己发脾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简直气得七窍生烟。哟!瞧对方说的,好似无理取闹的都是自己一个人,也不想想是谁没眼色?

 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冲突将要一触即发,萧疏寒面上端的是一派和平,心下却感无奈万分,两边都是徒弟不能顾彼失此,然而当自己瞧见忿忿不平的蔡居诚时,心已不由自主而偏,身体先一步动作,安抚起身边易炸毛,禁不起激怒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自己看来,蔡居诚这个时候率真的可爱,倔着性子非要与人争论到底,从小到大倒从来没变过,好胜心强自尊比天高,刀子嘴却又极其容易心软,矛盾又固执的性格让他吃尽苦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曾言,萧疏寒抛弃了他,不再看他一眼,但却不知道,打从萧疏寒见到这孩子在自己面前倔着小脸,明明眼眶含泪,却不喊疼的模样时,从此再也别不开眼,所以才会不停纵容他,让他恣意张扬自己的脾气,在同龄师兄弟面前活像只骄傲的小孔雀,明亮眼眸流转璀璨神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而自己视线从未离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牵着蔡居诚的手,柔软掌心稍握紧一分,用略带薄茧的拇指轻抚过手背,示意他冷静别动肝火。亲昵举动勾的蔡居诚心头彷佛被羽毛挠过,站在萧疏寒身后偏过头,似乎有些难为情,却又忍不住偷觑对方一眼,悄悄用小指勾动一下,随即又慌慌张张欲盖弥彰的想放开,却遭萧疏寒握牢不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心虚又尴尬的瞟向萧居棠,发现对方好像并未察觉,两人交迭的手又被宽大袖袍所掩盖,这才让他稍微安心下来,有股道不清的欢喜滋味涌上,整个人如同浸泡在蜜糖罐子中,一颗心柔软又甜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有意无意感受着眼前微妙气氛,于是萧居棠仍是忍不住再次插话,提高音量道:「咳!你们手上那条应该是普通红线没错,只是你们被人下了个禁锢术……」唉……真想快离开这里,然后偷溜去看眼宁宁,算是抚慰受伤心灵!自己分明就插足不了两人之间,多待一刻皆是尴尬!

 

        情况倒与萧疏寒所想不差,在红在线自己并无感受到任何恶意,反倒是两人之间像被什么结界所禁锢,离不开固定范围。而这条解不开也扯不断的红线,不过是阵术媒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见萧居棠话只说一半,蔡居诚不免不耐烦催促:「既然已经知道,那就直接告诉我们该如何解开!」啧!明明可以与萧疏寒分离是该庆幸,为何自己竟有一丝失落?

 

        勉强将脑中乱七八糟想法赶出,蔡居诚又盯着两人腕上的红线出神,无端感到似乎没有先前那么渴望解套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被问话的萧居棠却开始显得有些扭捏起来,支支吾吾半天,红着脸说不出半句话来,反倒将头低到不能再低,脚尖不停画圈,似乎在斟酌要不要把话说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做什么学小姑娘姿态,难看死了!」蔡居诚见不得他这般犹豫不决的模样,忍不住数落两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飞快抬眸,不满瞪向他:「我、我这还不是为了你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哈?为了我?那倒不必,你有话不妨直说。」蔡居诚嗤之以鼻,忍不住嘲讽般说道。好似并不认为对方会突然对自己好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为之气结,自己真是好心做了驴肝肺!一时间失去理智,气急败坏之下猛然脱口而出:「好啊!解法其实也很简单,就是有过鱼水之欢即可失效!」话甫落,四周顿时鸦雀无声,萧居棠方后知后觉意识过来,自己竟一时气昏头,一股脑儿把话都给说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吓得他连忙将手上书册胡乱塞到蔡居诚怀中,涨红小脸结结巴巴道:「我、我去找大师兄啦!」接着一溜烟跑得不见身影,连行礼告退也忘得一乾二净,留下两个有些尴尬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幸而萧疏寒喜怒不显于表,尽管内心也是有些诧异,但相较呆愣原地,脸颊红到欲滴血的蔡居诚,已经明显镇定许多。于是他看了眼外头暗下的天色,最后还是出言道:「早些歇息吧,一切待明日再议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担心蔡居诚多想,萧疏寒贴心的未熄灯,而是小心翼翼隔着红线牵着有些恍惚的人,随自己来到床榻上坐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蔡居诚总算自方才冲击中回神,顿时浑身僵硬,面上燥热起来,伸出一根手指抵在萧疏寒胸膛上,喉咙略显干涩的吼道:「你、你……我……不准靠我太近!」接着视线不敢再望向他,直接拎过被褥后便鼓捣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莞尔看着榻上气势汹汹用被褥将床分隔两侧的蔡居诚,萧疏寒只觉对方偶尔做出的举止,真的是幼稚的可爱,默默盯着蔡居诚做完这一切。接着便听见他豪言壮语般,慷慨拍了下床榻道:「先约法三章,要是敢越界一步,休怪我不客气!若你保持沉默,我就权当默认。」事实上,他根本不给自己反驳的机会,径自说完便飞快躺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侧首望着滚进最里边,双眼紧闭轻抿唇,佯装不在意自己,身体却绷紧的蔡居诚,觉得有些哑然失笑,却又担心两人拉扯太远,红线又会弄疼他,于是跟着顺势躺下,小心不越过被褥,尽量挪动好姿势让蔡居诚手腕红线获得缓解,自己却因这个动作不得随意翻身,幸而萧疏寒向来睡姿佳,一夜极少更换姿势,对自己而言这也不算太难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入夜后的金顶愈发宁静,房中燃着安魂香,淡雅清香使人心神获得安抚,逐渐冷静下来。然而蔡居诚半点睡意也没,脑中闪过许多念头,忆起从前种种犹如历历在目,以为再也回不去的武当山,却阴错阳差回来了,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,如今与自己同榻而眠,一切如同做梦般美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倏然睁开眸,蔡居诚背对萧疏寒,感受不到对方距离自己多远,是否早已经睡下?于是终究没忍住,蔡居诚缓缓转身,映入眼帘的是萧疏寒胸口起伏,呼吸匀称的阖眼模样,那人平日总是极少情绪起伏,带着不怒自威的严肃,而眼前这样却少了几分疏离,添上一丝亲昵,放下头冠后发丝披散衬得他五官柔和许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有些恍惚,不记得自己多久不曾好好看过萧疏寒,记忆中萧疏寒是高大、遥不可及的,自己从来都只能仰头,目光追逐在他身上,极少如此近距离端详,这人真的很好看,不容侵犯的模样,精致俊朗的脸孔,就像位完美的神祇,令人不由自主为他景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在这时,蔡居诚忽然发现萧疏寒姿势有些僵硬,那人侧躺屈着一双腿,手腕勉强向外伸展,却又刻意保持在自己给他的范围,睡姿看上去并不舒适,但那人却彷佛不在意,只是固定同个姿势不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令蔡居诚心下感到一丝怪异,不由得纳闷的打量起来,但当他瞥见萧疏寒伸出的那只手时,却瞬间恍然大悟,然而真相却让他不禁心头一震。只见他手上系着一条红线,另端相连之人便是自己,为了不让红线过度拉扯再次生疼,于是萧疏寒主动将手伸过来,却又遵守着与蔡居诚立下的约定,默默纵容自己所有行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眼眶有些灼热,于是他怔怔摸上自己的脸颊,却感到指尖传来些微湿意。自己这是……哭了?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……」不知何时萧疏寒已经张开眼,有些迟疑的抬手,似乎想抹去蔡居诚脸上的泪痕,却又不知该不该冒然犯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蔡居诚动作却比萧疏寒快一步,率先越界抓住那只停在半空的手,随后整个人扑上去拽紧萧疏寒的衣襟,整个人伏在他肩上,咬住下唇轻声嗫嚅:「我们试一试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什……」萧疏寒尚未会意过来,蔡居诚却又有了动作,主动翻身跨坐在他身上,如瀑青丝披散而下,眼尾微红,噙着泪水吼道:「萧疏寒……你是想故意羞辱我吗?你难道不懂吗?还是不是个男人!」说出这句话已经是自己的极限,奈何眼前这人却不解风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下一刻两人位置交换,蔡居诚只觉眼前忽然天旋地转,接着便遭萧疏寒十指交扣压倒在榻上,他还来不及反应,一记缠绵的吻便已落下,「萧疏寒你……唔!」霸道的唇舌滑过贝齿后撬开,肆虐般探入蔡居诚檀口,勾起他柔嫩的舌与之纠缠,两人吻得难分难舍,银丝自唇角不停溢出,而萧疏寒彷佛要榨光他肺部空气般,逼得蔡居诚差点喘不过气,身躯不住挣扎方肯罢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胸膛激烈起伏,脸颊染上一抹红晕不住喘息,本欲出言讽刺他几句,却见萧疏寒突然倾下身来,靠在自己耳畔说道:「莫哭。」瞳孔倏然睁大,泪水却遏不可止的流下,蔡居诚吸了吸鼻子恶狠狠说道:「我没有哭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……你没哭。」温柔吻去颊边泪水,萧疏寒跟着他重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混账!」蔡居诚嘴上毫不留情骂着,手却不由自主越抱越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双手交迭处,为两人所羁绊的红线,黑暗中隐隐透出微光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下一章大概是车,哈哈哈哈先卡着。


评论 ( 35 )
热度 ( 28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