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萧蔡 执念

*萧疏寒X蔡居诚

*黑化可能有慎入


        潮湿阴冷地窖,飘散股难闻霉味,环境闷滞狭窄无端生出沉重压迫感,彷佛黑暗角落有着什么怪物潜伏于此,随时都会张牙舞爪扑上来将人撕碎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微弱烛光于斑驳石墙投射一道人影,影子被拖曳拉长,那人衣衫褴褛,破损程度已看不清原来色泽,双手遭人分开用木桩钉上,若稍移动即尝钻心之痛,浑身布满大小不一的伤口,满地鲜血干涸凝固,不难看出这人曾受严刑凌虐。


        雪发凌乱覆面看不清容貌,若非胸膛还有微弱起伏,几乎与一具尸体无任何区别,直至一道跫音踏石阶而来,方打破这片停滞氛围。


        而墙上那人似乎有所感应,不顾身上禁锢晃动几下身子,铁链瞬间铮铮作响,掌心血肉模糊伤口迸裂,汩汩流淌出血液,再次染红木桩,遂沿着墙面滑落,极快形成小水洼,映入眼帘怵目惊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盯着眼前景象,眼底闪过一丝疯狂,内心感到无比快意,这个曾经为武当掌门,总是置身世外,淡漠万物的男人,终于遭自己拉下神坛踩落尘土,染上一身污秽不复当年神采!


        上前粗暴拉扯萧疏寒长发,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,蔡居诚不由得发出冷笑:「师父,成为阶下囚的滋味如何?我说过,谁也不放过!」阴骘扭曲的执念,将自己理智一点一滴蚕食鲸吞,最终眼底只剩这个男人!这个曾经抛弃自己,连个眼神都不肯施舍的男人!


        身心虽历经磨难饱受折磨,萧疏寒面上仍保持淡漠神情,彷佛一切苦厄皆非加诸己身,只在对方倾身逼近,姿势过于亲昵时,方蹙眉淡声道:「无药可救,道心失守,以身饲魔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闻言,脸色骤然大变,眼神逐渐阴沉,抬手残忍转动木桩,令他伤口加深鲜血流出。剧烈疼痛使得萧疏寒额上沁出冷汗,掌心不住轻颤,大量失血令他脸色苍白,脑袋开始产生晕眩,浑身彷佛褪去所有血色,嘴唇紧抿泛白,却坚决闷不吭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遂又将人逼至墙上,掐住萧疏寒脆弱脖颈,蔡居诚讽刺勾起唇:「那又如何?萧疏寒你已不再是武当掌门,少和我说那些大道理!那些全是狗屁!以前的我就是太蠢,才会活得战战兢兢,还要你的怜悯才得以在武当生存下去!瞧,我现在多好?想杀谁就杀谁,看谁不顺眼就铲除谁,再也不用像条可怜虫,苦苦哀求你看我一眼!」他边说着边加重手上力度,面容扭曲陷入癫狂,使得萧疏寒感到呼吸逐渐困难。


        「既是……如此……你又何必后悔?」萧疏寒艰难挤出这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不禁怔愣,后悔?萧疏寒说自己后悔?开什么玩笑!自己怎么可能后悔!能让萧疏寒眼中从此只有自己,不敢轻蔑鄙夷,随意弃如敝屣,不正是蔡居诚心底最深执念!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萧疏寒眼底却浮现一丝悲悯,面对他神色平静的说道:「执念入骨犹不知。既不悔,为何流泪?」


        流泪……什么流泪?蔡居诚恍惚放开眼前人,不敢置信的后退几步,宛如面对之人成洪水猛兽,他颤巍巍抬手抚上脸颊,指尖湿意令自己感到心惊,却止不住两行清泪缓缓滑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哭……自己为何要哭?
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蔡居诚脑中陷入一片混乱,感到不知所措时,萧疏寒却先一步有所反应,只见他彷佛武功不曾遭废,体内真气流向四肢百骸,立即冲破滞塞穴脉,手上运足内力震碎木桩,身形如流光,指尖迸发剑意,磅礡凌厉似利刃出鞘,逼至蔡居诚颈间一寸方堪堪停下,神情不怒自威道:「孽徒!铸下大错不知悔改,一错再错,还不跪下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欺骗我!武功压根未失!」蔡居诚忍不住愤怒咆啸。


        「自恃妒忌,构陷同门,忤逆师长,叛离师门。蔡居诚,还有什么你不敢做?」萧疏寒居高临视宛如神祇,眼神淡漠未浮现半点身影,他终究不肯回头看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心脏彷佛遭人擭住,场景犹如回到自己叛离武当那日,萧疏寒自始自终未施舍自己半个眼神,愤恨使他蒙蔽理智,胸口怒火熊熊燃烧,像要将自己一并吞噬。


        犹如飞蛾扑火般,无视颈间威胁,奋不顾身挺身而去,任凭剑气划破柔嫩肌肤,沁出一抹刺眼鲜红,如虹剑势同时跃身而至,挟带玉石俱焚之意猛烈袭来,萧疏寒不躲也不避,放任长剑刺破颈项,血液瞬间迸出,两人剑刃相抵,性命握于彼此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恼羞成怒:「为何不避?」
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未答,反问:「为何不杀?」


        「别以为我不敢!」寒光乍起,沸腾杀意,剑峰再逼半寸渗出血液。


        「犹不知悔!」萧疏寒眸底闪过冷意,迅雷不及掩耳迅速闪身,绕至蔡居诚身后,膝盖用力顶于他腿后,迫使他双腿不由自主弯下,重重跪于地面,脸颊泪痕未干,一时间无力反抗,怔怔垂首于原地,而眼神不再直视萧疏寒,深怕见那人眼底生厌。
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蔡居诚心不停向下沉,即要坠入无间地狱,忽然一双手犹如曙光破开重重云雾,再次将自己拉回人间。身躯瞬间猛烈被拉起,蔡居诚还搞不清发生何事,尚未回神之际,唇瓣须臾传来柔软触感,令他瞳孔倏然一缩,身体奋力挣扎,却遭双大手拦腰抱住,冷冽嗓音于耳畔低声响起:「孽障,当罚。」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来想写相爱相杀的故事,结果莫名变成这样【躺


评论 ( 74 )
热度 ( 40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