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萧蔡 以身饲魔(一)

*萧疏寒X蔡居诚

*黑化有慎入

*囚禁梗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不明白为何事情终究走到不可挽回的余地。四周映入眼帘皆是素色纱帐迤逦一地,衬得身下艳色鸳鸯被格格不入,身侧躺着另一人,青丝散落半掩颊面,露出五官俊美无涛,他双眼紧闭安静蜷伏,羽睫随匀长呼吸如蝶翅般轻颤,沉睡中青年少去清醒时的残酷凌厉,多了份乖巧柔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本该缱绻温存的两人,却是同床异梦,并非良人,共枕一榻更显分外讽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轻敛眸掩下复杂情绪,师徒孺慕究竟是何时开始变质?脑子尚有些昏眩,萧疏寒浑身绵软无力,整个人如踩在云端之上,体内丹田空虚,使不上半点内力。他不清楚蔡居诚给自己下的是何种药,只知此药霸道非凡,不但迫使经脉滞塞,发作起来更是痛不欲生,陷入癫狂见人就伤,若无按时服用解药便会浑身痉挛而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颤巍巍的勉强抬手,禁锢铁链立刻铮铮作响,这点动静瞬间惊醒身旁之人,一双红瞳孔倏然睁开,眼底清明,毫无半分睡意。蔡居诚默然盯着面前试图挣扎的萧疏寒,周身顿时迸出一道杀意,语气慵懒却又饱含警告响起:「师父这是想上哪里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身躯不禁一僵,萧疏寒未料蔡居诚竟如此浅眠,半点风吹草动也不肯放过。但他无所畏惧,即使身受囚禁大道于心,坦然而视淡然置之,「胡闹。」平静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,彷佛长辈包容稚儿一切顽劣行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眼中闪过寒光,蔡居诚翻身坐起,衣襟顺着圆润肩膀滑落,裸露出精实胸膛,两枚红果微微挺立,他只手撩开凌乱发丝,窄腰勾出微凹曲线,弧度暧昧诱人,无意间流露几分妖娆风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下意识蹙眉,偏过脸不愿再看,这个动作却令蔡居诚瞬间陷入疯狂,他倾身迫至萧疏寒上方,居高临下睨着他,一手掐住萧疏寒颈子冷笑:「师父这是怎么了?即使这样还是不肯看我?」手上力度逐渐增强,有那么一剎那,蔡居诚是真想杀了这人!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冷漠瞅着蔡居诚,薄唇残忍打碎蔡居诚痴妄:「孽障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脏有如遭人用力擭住,蔡居诚勉强压抑住心底愤怒,眸光流转忽勾起一抹清浅笑意:「师父休想藉此激怒我,令我失去理智痛下杀手。」如同情人亲昵的靠在萧疏寒颈肩,他像只奶猫撒娇般蹭了蹭,语气似真非真嗔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想拘禁我到何时?」萧疏寒立即侧首拒绝他的亲近,冷冽嗓音打破蔡居诚刻意营造的一室温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相由心生,魔根入骨,疯狂执念瞬间倾泄而出,满腔情意却换得冷漠无情,蔡居诚顿时面容扭曲,瞳孔深红妖异,出手朝对方脸颊猛烈扇去:「萧疏寒!别给你几分好脸色,就敢和我摆架子!」黑色指甲锐利划破肌肤,在萧疏寒脸上留下一道鲜红血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身躯毫无招架之力,萧疏寒被对方打得头晕目眩,依旧抿唇不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蔡居诚还欲继续讽刺他几句,外头却传来弟子叩门低语:「掌、掌门?蔡师兄?」懦弱嗓音带着几分惶恐与关切,似乎是鼓起勇气才敢开口询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瞟了萧疏寒眼,直接点了对方哑穴随手将人朝一旁扔去,慢条斯理披上外衣,拨开重重纱帐,赤足下榻应门而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门吱呀被人缓缓推开,门外两名弟子,见到蔡居诚慵懒斜倚墙边,神情淡然问道:「有何事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瞅着蔡居诚俊逸面容,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,总觉对方越来越俊美。其中一名弟子脸颊莫名涨红,飞快垂首不敢再望,颤抖语气小声嗫嚅:「闻、闻师叔让我们替掌门送药过来,顺道询问师兄有哪需要帮忙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眼底闪过一抹讥诮,表面上仍谦和有礼应道:「劳你们费心了,替我向闻师叔道谢。但师父近日情况仍未起色,发病时如同魔怔陷入疯狂,见人便伤。」接过两名弟子所递丹药,蔡居诚面不改色撒谎,眉宇间浮现一丝忧虑,嘴上说得振振有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两名弟子见他如此,神色瞬间有些动容。自掌门骤然疯魔,发病见人就伤后,无人敢再靠近一步。然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时,武当弃徒蔡居诚却挺身而出,自愿贴身榻前服侍,收起过去骄傲暴戾,全心全意照顾萧疏寒,包括对方生活起居,武当上下无一不对他逐渐改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虽起初仍有人对他抱持质疑,但这半年来的细心照料,众人皆看在眼底,疑虑渐渐消除,转而感叹蔡居诚懂得知恩图报,从此对他态度不再怠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不、不不,蔡师兄才真是辛苦了,我们定会将话转达给闻师叔。」弟子连连摆手,不敢以功自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闻言淡淡一笑:「多谢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还请师兄多保重,我们先行告退。」两名弟子相视一眼,端正身子朝蔡居诚恭敬行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恩。」蔡居诚微颔首,亲自目送他们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两名弟子兀自感叹蔡居诚待掌门凡事亲力亲为,是他们过去瞎眼才错怪他时,却未曾瞧见木门重新阖上霎那,蔡居诚眼底闪过的癫狂神色,讽刺勾起唇,彷佛是在嘲笑他们的无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谁人能想到,蔡居诚其心可议,这一切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的好戏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其实算是执念扩写,大概就是师父被蔡居诚拘起来,师兄已经心魔入骨,只要师父表现太过淡然不理会自己,他就会陷入疯狂,甚至让师父OOXX自己。

 

剧情大概就是这样,我说完了。最近有点懒散不知道会不会坑哈哈哈
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25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