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渣反】冰九 以身犯上 上

两千粉点梗,来自小可爱 @玄都桃千树 

*洛冰河X沈九

*重返当年拜师时期


        夜寒犹峭,秋雨坠落,挟带冷风透窗入,柴房烛火忽明忽灭,狭小空间显得阴暗森冷。缺少衾衽遮覆,一道单薄身躯蜷曲于角落不住打颤,严寒凉夜衣不蔽,刺骨寒意透体,浑身血液彷佛冻结,少年面容苍白双眼紧闭,颊上浮现一抹不正常潮红,冷汗不断自额上沁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疼、撕心裂肺的疼痛侵袭而上,双膝传来如火烧灼般刺痛感,骨头遭人残忍打碎,伤口不停渗血,鲜红血液沾染素色亵裤,看上去令人怵目惊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多久不曾如此狼狈?彷佛会到犹在清静峰那会,自己曾天真以为满腔情意终能换得沈清秋真心以待,对于师尊冷酷无情的责罚,向来打落牙齿和血吞,然他的逆来顺受,委屈隐忍又换得什么下场?错付情意,输得一败涂地!惨烈下场就此令洛冰河誓言复仇,与沈清秋不死不休!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以魔身重返人间,将那些羞辱过自己的杂碎撕裂后,最后才来到清静峰,在师尊错愕惶恐的眼神中,亲手残忍废去沈清秋一身修为,将他四肢削去做成人棍。当洛冰河居高临下瞅着自己曾经景仰的师尊,内心隐约感到怅然若失的空虚,沈清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崩溃大吼着让他杀了自己,洛冰河本该快意无比的心,此刻竟显得麻木不仁,毫无一丝欢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冷眼盯着泪流满面的沈清秋,陷入癫狂痴傻状,最终仍是挥动手中心魔剑一剑封喉,令这个纠葛自己半生的男人彻底解脱,温热血液溅洒脸颊,染红眼前视线,手颤巍巍抬起似乎想触碰却又顾忌,利剑于指缝中掉落,发出一声刺耳金属碰撞后,四周安静的可怕,心彷佛如死水再也掀不起半点波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灼热液体夺眶而出,泪水遏止不住滑下,洛冰河不敢置信抚上自己半张脸颊,唇角扯出讥诮冷笑,像是在嘲笑自己愚蠢,竟然至此才发现藏于内心深处对沈清秋的畸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多么讽刺?爱上亲自手刃的仇人!

 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只是场梦,他情愿永远沉沦,不必面对这个可笑现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洛冰河倏然睁开眼,却意外发现自己躺在冰冷地面,他震惊的欲起身查探,但身上的伤却不容自己忽视,一牵扯伤口痛意立即传递,原来半梦半醒间的疼痛并非错觉,而是真实存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怒意瞬间暴涨,眼底闪过一道寒光迸出激烈杀意,洛冰河脑海浮现几名亲近之人身影,猜忌着谁有这能耐与胆识算计自己!下意识运功时,却发现丹田成衰颓之象,经脉也有许多处滞塞,修为更是较原先少去五成,这令洛冰河顿时心下骇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忍着膝下痛意,双手撑着地面缓慢爬起,却遭眼前景象震慑于原地,这双瘦弱布满伤痕的手,怎么也不可能是脱胎换骨,从地狱爬回人间的自己!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胆且令人讶异的猜测自他心中形成。洛冰河打量四周环境,却因光线晦暗不明无法看清,他压下内心诸多迟疑,冷静抚上自己面颊,一张略显稚嫩脸孔,俊秀的五官轮廓证实他所有怀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半敛眸掩饰眼中情绪,未曾料想竟能回到过去。洛冰河逐渐忆起自己当年为何会被关在这里,眼底露出一抹狠戾,唇角勾起嘲弄,这次惩罚不过是自己不遂沈清秋心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永远忘不了,沈清秋如同藐视蝼蚁的轻蔑眼神,他讥讽瞅着自己,修长指节漫不经心把玩着一只玉杯,随后他缓缓起身,踱步至洛冰河面前,扬起手中杯毫不留情向他头顶浇去,茶水顷刻湿濡身上衣衫,沈清秋羞辱般扳过他脸颊,薄唇吐出恶毒话语:「果然是小畜生,你那什么眼神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液体冰凉刺骨,令洛冰河瞬间打了一个激灵,瑟瑟蹲在角落缩肩发抖,心底寒意却远远抵不上身躯冰冷,痛彻心扉的滋味侵入四肢百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洛冰河什么也做不了,甚至不敢反抗,只能无声承受,一双清澈明眸蓄满眼泪,怔愣仰头望着沈清秋,不明白自己究竟又做错什么?为何要得师尊如此对待?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轻蔑鄙夷睨着洛冰河,起身无情踹倒他,在那人眼底这个徒弟向来是打发时间的可怜东西,皮靴踏上洛冰河瘦弱身躯,随后狠狠施力,一脚踩碎他脆弱的双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椎心之痛霎那卷袭而至,洛冰河倏然瞪大眸子,眼泪瞬间溃堤,他痛苦发出如同受伤小兽的嘶吼:「啊——」身躯痉挛扭曲,双腿血液汩汩冒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的师尊只是冷眼旁观,彷佛一切事不关己,「自己爬回柴房。」接着冷漠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往事历历在目,洛冰河恍若见到过去被扼杀的软弱自己,只懂讨好顺从沈清秋的乞怜模样,恨意与爱意交织扭曲,令他不禁勾起冰冷笑意。既然沈清秋当年敢如此对待,而老天又注定让自己重返,那么就该让他也好好尝受苦果!当初自己有多痛苦,今日沈清秋就该加倍奉还!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忍下强行冲开滞塞经脉的痛楚,催动体中内丹驱散身躯寒意,冷热交融的紊乱气息瞬间在穴脉中乱窜,如同被人用利刃剐刑,令他身体剧烈抽搐,凭着强大意志力,洛冰河用仅剩不多的修为突破如今瓶颈,功力顿时大幅提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待他做完这一切,血液挟杂汗水早已湿透单薄亵衣,浑身仍隐约传来一阵抽痛,洛冰河弯起嘴角无声冷笑,不疾不徐缓身站起,一掌劈开破旧木门,正大光明的走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膝上血液仍不停沿着双腿流淌,洛冰河浑然不觉般径自向沈清秋寝居而行,深红血珠滴落脚边尘土,随即一朵暗色血莲晕出,在夜色衬托下显得魅惑妖艳,彷佛象征着洛冰河再次爬回人世,悄无声息伸出瘦弱手臂要将沈秋清一并拖入地狱。
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小可爱听我解释!!这篇真的是HE,也会是下克上,只是容我下篇卡个车,如果顺利今晚应该会完结发出去【如果我没被拖去吃鸡……
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44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