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渣反】冰九 以身犯上 下

两千粉点梗,来自小可爱 @玄都桃千树 

章節 

*洛冰河X沈九

*重返当年拜师时期

*一辆破车慎入


        重重纱幔迤逦一地,榻上沈清秋呼吸匀长胸口起伏,睫毛如蝶羽轻微颤动,眉头却不安稳的蹙起,他向来警觉且浅眠,任何点风吹草动都足以惊醒,即便沉睡在梦中身躯本能绷紧神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毫不掩饰步伐踏入沈清秋的领域,冷凛杀意瞬间激起,眸子倏然睁开,一道锐利眼神立刻扫视面前入侵者,状态冷静清醒彷佛方才只是闭眼假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瞅着榻旁站着一名神情委屈的少年,沈清秋眸底闪过一丝异样,却又不动声色起身坐起,「谁允许你擅自出来?」慵懒撩开身前一绺青丝,他理了理略显凌乱的衣襟,语气难辨的平静问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洛冰河只是眨了眨眼,带着些许惊惶与无措,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,局促不安嗫嚅道:「我、我……师尊,那儿好黑……我怕……」无辜彷徨全写脸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却见不得他这副畏首畏尾的怂样,语气满是鄙夷及不耐烦:「哪儿滚来便从哪儿滚去。」心中暗嘲讽着洛冰河的天真与愚蠢,自己从未给过他好脸色,这家伙依旧眼巴巴缠着自己,像块甩不掉的牛皮糖,有时烦人的紧!

 

        岂料,向来乖巧听话的徒弟,此刻忽然反常的忤逆自己:「师尊,我不走!」洛冰河坚定的说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,沈清秋当即火恼起来:「我让你滚就滚!小畜生,你想造反不成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猛然抬头,沈清秋却当场被愣在原地,惊疑未定的瞅着他:「你……」只见洛冰河一行眼泪沿着脸颊不停滑落,那双总是充满倾慕之情的明亮眸子,此刻正一瞬也不瞬盯着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还来不及反应,洛冰河已经上榻倾身凑到沈清秋面前,无辜神情中透着一丝魅惑,瞇起眸子轻笑:「所以师尊让我留下来才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孽障!」沈清秋心头顿时感到警戒,但反应过来为时已晚,手脚开始发软无力,体内真气溃散无法聚集,失去修为压制,紊乱气息开始在穴脉中流窜,冲撞的他眉头皱起。


接下來走鏈結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4545881

评论 ( 24 )
热度 ( 62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