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萧蔡 有其父必有其女

*萧疏寒X蔡居诚

*ABO背景,私设包子有

*副标:武当山上演的一场家庭伦理剧

 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打点完手下徒弟后,萧居棠慵懒伸过懒腰,准备继续打混摸鱼时,门外却忽然传来一阵大声喧哗,吓得他脸色大变,下意识连忙把门给关上,然后开始装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开玩笑!这武当山门规可是严禁弟子喧闹滋事,胆敢藐视这项规定的可只有自己那名义上的小侄女,也就是掌门义父与二师兄的女儿——萧澄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轻快步伐伴随着一道娇美嗓音,即刻在外头响起:「小棠叔叔!你赶紧开门!」紧接着就是阵猛烈敲门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要乖乖开门吗?当然是不!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果断选择充耳不闻,就不信这丫头能耗多久,反正她来找自己八成绝不是好事!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萧澄雪一点都没在客气,直接抓过旁边恰巧经过的弟子,唬着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威胁道:「说!你们师父上哪去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可别看这小姑娘娇俏可爱,她大小姐的厉害在武当山可是家喻户晓,小小年纪花样百出,被她整蛊到实在怕极的弟子立即哭丧张脸,牙一咬心一横把师父给卖了,颤巍巍抬起手指向屋内无声暗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啊!福生无量天尊,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,自己这么做也都是万不得已,师父你可要原谅我!往后寒衣节,徒儿肯定会多烧点给您老人家!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澄雪瞇起眼,一脚踹了过去,可怜的老旧门板瞬间应声倒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欣慰的看向小姑娘心道:「唉虽然是凶了点,不过好歹也算继承了她父亲的脾气……」不对!现在不是自己感叹的时候!

 

        欲哭无泪盯着寿终正寝的木门,萧居棠简直想仰天长啸,自打这丫头出生,自己那座小金库开始不增反减,每月必定要支出某些不必要的花费,例如打破玉杯、弄坏瓷器、损毁笔墨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如愿见到萧居棠,脸颊瞬间漾起甜美梨涡,笑嘻嘻上前抱住对方大腿:「小棠叔叔真淘气,人在也不发声,如果知道小雪就不会拆门啦!」萧澄雪眼底闪过一丝狡黠,面上无辜绞着手指认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才怪!这丫头就是混世大魔王!「我的姑娘奶奶,饶了我吧!」萧居棠只想抱头痛哭,连个小女孩都搞不定实在太给武当丢脸啦!要他说,女孩子还是要像宁宁才叫可爱!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小棠叔叔你做什么那么紧张?我只是让你借我躲躲呗!」萧澄雪挑起眉,随即躲到一旁屏风后朝他眨眨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躲?躲什么?正当萧居棠还不明就理时,一道如流光般身影,像阵旋风的刮了进来,随即气急败坏吼道:「看见那个臭丫头没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有其父必有其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居棠瞟了眼不断向自己使眼色的小姑娘,抽着嘴角僵笑道:「师兄找谁呢?火气那么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立即给予萧居棠一个鄙夷的眼神,咬牙切齿冷笑:「还能有谁?当然是萧澄雪那丫头!」外头天气炎热,蔡居诚跑了圈不见女儿人影,不免有些口干舌燥,径自走到一旁替自己添过茶水润喉,继续数落道:「那丫头胆子愈来愈肥,竟敢拔秃金顶上豢养的那群仙鹤羽毛,还在上头画乌龟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师、师兄……小雪毕竟年纪还小嘛!」萧居棠收到萧澄雪手抹脖颈的警告威胁,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替对方找机会开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还小?就是因为年纪轻才要好好教训,省得以后放出去祸害别人,被我抓到看扒不扒她皮!」蔡居诚边说火气越是来,一个不小心捏碎手中玉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哎呀!他的十两白玉杯!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似乎没有发觉对方面容纠结,反倒继续扳指控诉:「上一回那丫头还偷她爹珍藏的桃花酿喂乌鸦,外头那群乌鸦喝醉整整睡三天!」说到激动处,情绪一时控制不住,蔡居诚甚至徒手重重拍打桌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……是有点过分……」皮肉疼啊!五十两上等紫檀木!

 

        说至此,蔡居诚就算再迟钝也察觉萧居棠不对劲,于是瞇起眼狐疑质问:「你该不会把那丫头藏这吧?」这家伙明显心不在焉,一双眼不断瞟向屏风后,里头必定有鬼!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忽然冷笑一声,迈开步伐走向屏风,「萧澄雪给我死出来!真以为躲在这里,我就抓不到?」女儿是自己生的,还能不清楚她那点小手段!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澄雪瞬间僵着身躯,萧居棠则不忍直视摀住脸,实在是太丢脸!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绕过屏风后,一把拧住女儿的耳朵,将人连拖带拉的扯出来冷笑:「想和我斗?妳还早个十年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父亲……疼、疼疼!耳朵要掉啦!」萧澄雪委屈漾起泪,早没了先前那副嚣张模样,不住可怜兮兮的大声讨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躲!我就看妳能躲哪儿去!回去给我好好反省。」蔡居诚丝毫不手下留情,继续拉着女儿教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呜呜呜——你和爹都不疼我!」萧澄雪恶人先告状,忍不住大声控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怒极反笑,「不疼?不疼能让妳上房接瓦!」随后他要像忽然想起什么似,瞟向一旁正想溜走的萧居棠扬言道:「小师弟,等我处理好这丫头,回头好好和你算这笔帐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唉天要亡我也!萧居棠无辜被卷入一桩家庭风波,可怜抱着自己损失重大的荷包泪眼汪汪无言以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且说被半拖半拉回金顶的萧澄雪,哭闹一路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谁知方踏入金顶又放声哀嚎起来,好似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被修理多惨:「哇呜呜呜呜父亲打人!我都要被打死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闭嘴!」蔡居诚顿时黑着脸斥喝,哪里不清楚这丫头看准萧疏寒舍不得过于责备,刻意弄得自己看上去凄惨可怜,之后好来逃过惩罚。她这招可谓是屡试不爽!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呜呜呜呜呜父亲还让我闭嘴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臭丫头!妳……」蔡居诚眼看就要七窍生烟,挽起袖子就要上前揍女儿时,一道身影及时将他拦在身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小丫头见到是自己向来极少责罚自己的父亲,当即扑上前去,拉长尾音软糯糯撒娇:「爹!我不是故意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臭丫头就只会来这招!眼看伴侣即将要发作,萧疏寒只得安抚性拍拍蔡居诚的手臂,表示自己来和孩子说。蔡居诚睨了他一眼,嫌弃似甩开他的手,这次倒安静下来等对方先开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当然知道自己女儿顽劣与性子,于是难得板起脸:「为何淘气闯祸?回去抄写道德经二十遍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抄写道德经?二十遍?小澄雪瞬间懵在原地。自己向来百试百灵的卖萌撒娇居然失效!她当即嚎啕大哭起来:「我错了爹!别罚我!」精致小脸哭得梨花带泪好不可怜,奈何这次萧疏寒是铁了心,仍是站在原地无动于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萧澄雪只能赌气般皱起小脸,抽抽噎噎故意大声喊道:「知道了师祖!」不待身前两人回过神,迈开小腿瞬间溜个不见踪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分明就是暗指萧疏寒老牛吃嫩草,和自己徒弟合籍道侣,此时故意要气他一把,管他从父亲的辈分上喊他声师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疏寒难得沉下一张脸,蔡居诚却幸灾乐祸嗤笑出声,看似漫不经心用手肘顶了下身边人:「看看你的好女儿,也不知道这性子像谁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无奈摇头,萧疏寒伸手拉过蔡居诚的手纠正:「是我们的女儿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薄面子的蔡居诚瞬间涨红脸,虚张声势的大声说道:「少肉麻兮兮!」与萧疏寒十指紧扣的手这次却没甩开,耳根子悄悄染上薄晕泄漏真实情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女儿叛逆性子像谁,萧疏寒也不打算与他争辩,相信全武当任谁看了都会明白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哈哈哈就是私心想看两个人带包子随便写个一发。现在手上坑太多,先填完后哪天心血来潮就开个生子带包子。


评论 ( 41 )
热度 ( 39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