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 熊熊烈焰铺天盖地而来,华美楼宇瞬间陷入火海,人群伴随着哭喊声四处逃窜,他们慌不择路踩踏在倒卧血泊中的尸体上,肮脏卑劣的人性赤裸裸被直接摊开,骨子里的私欲显露无疑,暗红色火光照映着沈九那张苍白的惊恐小脸,火舌彷佛一头猛兽疯狂肆虐,贪婪渴望的要吞噬掉这个世界,空气逐渐变得稀薄,高温热浪向他身上猛烈扑来,一寸寸侵袭自己的神经、肌肤、内脏,压迫的自己几乎喘不过气,脑袋陷入一片短暂晕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人间炼狱大概也不过如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身形瘦弱单薄的沈九虚弱趴在地面,晶亮眸子蓄满泪水,害怕的颤巍巍抬起手,试图呼喊着谁可以来拯救自己:「救、救命……」自己就像世间卑微的蝼蚁,身不由己地遭受宿命无情摆布,无人可救赎只能慢慢地堕落沉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冷汗涔涔湿透被褥,沈清秋倒抽一口气硬生生被疼醒,半梦半醒间的噩梦令他不由得蜷曲起身体微微颤抖,有如回到多年前弱小无能的自己,沈清秋痛恨这种狼狈的滋味,这会时刻提醒着自己清高孤傲的皮囊下,藏着多么卑贱不堪的灵魂,他无法忍受过去如此懦弱的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沈清秋伤势过重,木清芳一刻也不敢怠慢,好不容易将人从鬼门关抢回后,更是片刻不离他身的守候在旁仔细照料,知道这几天是关键,却也只能听天由命,若是人迟迟未醒,即使自己医术精湛依旧束手无策,如今见到对方转醒,木清芳胸口沉甸甸的大石方能安心落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小心翼翼将人扶起,端过一碗泛着苦涩的药汁,语气难掩一丝欣喜的道:「苍天好德,沈师兄你可醒来了!」渡过危险期后,接下来只需要好生调养,别再胡乱折腾便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脑子尚未完全清醒,难受的低喘几声,瞅向这位多年未见的木师弟一眼,无名怒火霎时窜上胸口,不分青红皂白的用力将汤药拨开,戒备且愤怒的冷笑几声:「少装模作样!都是一群恶心的东西!」帮着洛冰河助纣为虐的无耻东西,又想变着法子羞辱自己!

 

        仍冒着热气的药汁被沈清秋这用力推开,瞬间洒落一地,瓷碗也跟着应声碎落,木清芳向来和善的眉眼,顿时也不禁微微皱起,自己亲手煎上好几个时辰的汤药就被这人轻易糟蹋,饶是自己脾气温和,也不免被这人不识好歹的模样给弄得心头不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师兄这是何意?」顾忌着对方身体虚弱,不宜继续动怒,木清芳勉强压下怒气,盯着沈清秋沉声问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拢紧身上的被褥,沈清秋此刻觉得心底一阵羞耻难堪,木清芳是医者肯定清楚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事,那些屈辱的伤疤,以及腹中这个孽种都是自己心中最难以启齿的秘密,如今被人瞧得一清二楚,这种愤怒不亚于受到洛冰河侵犯,令他瞬间被挑起最敏感的神经,面容阴骘的凝视着眼前青年:「你无须救我!见我这般你很得意是吧?」他用最大的恶意揣测对方意思,不禁恶劣的将昔日同门当作卑鄙小人,与洛冰河相差不了多少,同样喜欢趁人之危,如今又想对自己落井下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清芳被他这态度给瞬间点燃胸口怒火,勾起那些深藏心底的些许恨意,倏然起身拂袖怒道:「沈清秋,你别以为自己全然无辜!」若非是这人凌虐徒弟,是个不配为人师表的师父,洛冰河也不会对他恨之入骨,苍穹山派更不必因此遭受无殃之灾!

 

        人非圣贤,即便木清芳为人温润,看似对医术、炼丹外的事不感兴趣,但依旧无法原谅让师门受灭顶之祸的根本源头。至少在当年,自己对师徒二人都是恨上的,他们之间的恩怨何苦他人来承担!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沈清秋首次见到这位向来谦和的师弟发怒,印象中木清芳鲜少有过多情绪波动,待师门任何人都是温和有礼,许多弟子也极喜欢这位性子好的峰主,所以当沈清秋赫然发觉这人居然对自己怀恨在心时,不禁也是一愣,看着他沉默半晌道:「既是如此,你又何必救我?」对方眸中那难以掩饰的埋怨,令沈清秋心情一阵复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心力与他虚与委蛇,木清芳淡淡瞟过他一眼,毫不客气的指责道:「沈师兄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,我并非什么善人,若非你那好徒弟挟持我千草峰上百条性命威胁,你是死是活我都不会插手。」昔日同门情谊早已不复,木清芳直接捅破这层窗,彻底与沈清秋撕破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沈清秋面容又是难看几分,握紧拳头冷声道:「别足的借口!只是这种原因,就让你放下过去仇恨救我,不觉太过可笑了吗?」他用着尖酸刻薄的言语,继续折磨着内心煎熬的木清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够了!」木清芳忍耐到达极限,忍不住大声斥喝出声,仇恨遮蔽他的心,难得出言讥讽道:「那又如何?你不就想寻死!看到沈师兄如今活得生不如死,我也便能安心了!」泪水顿时夺眶而出,矛盾的情感纠缠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冷漠望着他,心中一片冰冷,讥诮的勾起唇。不论是谁都是相同的,懦弱且无能,就如同当年无人可听闻自己的哭喊,谁也不会来!

 

        胡乱宣泄过后,木清芳情绪逐渐平复下来,他收拾起方才失控的状态,刻意板起脸说道:「我是不会让你死的,师兄就别白费心思了。」他也不是傻子,清楚沈清秋之所以会如此刺激自己,不外乎就是想让自己直接杀了他,藉由自己的手获得解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千草峰尚有多位弟子的性命,我不能弃他们于不顾。」木清芳淡淡地解释着,像是说服沈清秋认命,也像替自己找个心安理得的理由,好让心中恨意能藉此粉饰太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中的计划落空,沈清秋沉下眸色,指尖忽然温柔摩娑着自己平坦地小腹,口吻却异常残忍的问道:「弄死这个小畜生的又会如何?」两人本来就不是因爱而结合,横在他们之间是浓烈仇恨与污辱,不符期待而出生的孽种,又有什么理由可让自己留下?

 

        医者父母心,孩子是无辜的。当木清芳听闻对方以如此毫不在乎的口气,想扼杀那努力存活下来的孩子时,心头一阵抽痛与不忍,沈清秋果真是狠人!不仅对别人狠心,对自己更是毫不留情!

 

        深吸口气,木清芳也不做隐瞒的说道:「可以,但坤泽小产对身体十分负担,若是因此落下病根,往后也会影响修为与本体。」稍微停顿下,木清芳沉默一会终究劝道:「我不建议师兄如此做,这些年你受过严重伤害,加上又欠缺休养,已是掏空身体根基,若是这次孩子保不住,往后怕是再难受孕。修为也可能从此滞留原地,难以继续增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听闻后顿时沉默,心中权衡下利弊后,于是微微垂下眸子:「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」木清芳痛恨着自己,实在没理由出手帮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思绪逐渐飘远,木清芳视线落向窗外景色,有些远目的惆怅说道:「多年前掌门曾亲自托付过我,若有天沈师兄需要协助时,务必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。」我只是不想食言而已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岳清源……还真是用心良苦。沈清秋自嘲的笑了笑,瞇起眸沉稳说道:「我想与你做个交易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哦?」交易?沈清秋葫芦里又卖什么药?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岳清源并没有死,我可以救回他,但前提是你必须让我诈死离开这里。」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与那头畜生朝夕相处,而坐以待毙实在非沈清秋的作风,不如自己利用眼下这个好机会逃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脏顿时猛然一跳,木清芳错愕的抬眸,未料对方竟是打这个主意,忍不住咬牙切齿道:「无耻!」眼底闪过一丝不屑,打从心底厌恶起连掌门都可当筹码利用,无情无义的冷血之人!

 

        枉费掌门一片澄心,用在这白眼狼身上倒是良心都掏去喂狗吃了!和洛冰河倒真是一对极品的师徒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每天都好忙好久没更新了。啊!顺便祝大家中秋节快乐!


评论 ( 49 )
热度 ( 82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