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原创】江城子 (一)局中局

有点小紧张,第一次写原创,先不要脸为自己宣传一下(///▽///)

算是有点深的坑吧,反正来日方长慢慢填!

以及大概是个背景架空的江湖故事。

我在你坟上跳舞:

        七月流火,一夜城中新雨晴,爽气澄残暑。寒江城西郊古道,乃通往塞外要道,西风萧瑟卷尘,大漠孤烟黄沙飞,巍峨关隘矗立其中,长城蜿蜒伏于重峦迭嶂山峦之巅,如一条沉睡中的巨龙盘踞辽阔天地间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远处传来驼铃声悠扬,和煦暖阳拉长影子,青年只身行于荒漠上,神情惬意悠闲,眉宇间难掩潇洒快意,横笛一曲磅礴奏起,倾诉胸怀鸿鹄之志,青丝如瀑劲风扬起,宽大羽氅随衣袂翻飞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忽地身后传来阵骚动,杂乱马蹄声朝此奔来,伴随着斥喝怒骂声响,习武之人耳聪目明,弄清方圆动静自然不在话下,言成蹊眉头微蹙,虽不喜插手江湖斗争,卷入他人的麻烦之事,但瞅着刻意向自己奔来,身后遭一帮黑衣人追杀的男子,笛声瞬间戛然而止,他不得不将横笛插回腰间,全神贯注应付起天外横祸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来者是名眉清目秀的青年,胯下骑着一匹良驹,身着一袭浅绿丝绸外罩轻纱,袖袍滚边绣雅致云纹,玉冠束发腰配蟠龙玉配,手持摇扇风流模样,不难猜测此人身分非富即贵。表面看上去他在劫难逃,慌不择路欲投靠言成蹊求助,实则上骑术精湛,遭敌一路追赶,始终保持着大段距离未落下风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尚未来得及出言制止,男子便已不请自来,神色故作畏惧的躲向自己身后,轻敛眉语气颤抖哀求:「少侠救命!我与他们无冤无仇,这群贼人见财起意欲追杀我!」他心有余悸不停喘气,说得煞有其事般,诚恳言词叫人一时挑不出半点真伪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「既是如此为何会盯上你。」言成蹊自是不愿听取他的片面之词,他并非初涉江湖的天真少年,见人有难便能轻易雪中送炭。他明白不只佛家讲求因果,这世间也讲求因果,所谓有因必有果,此人身上若非藏有什么稀世珍宝,那便是知晓什么不该听取的秘密,否则仇家何必多此一举派出多位死士,追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纨裤子弟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眼便看出那群训练有素,出手狠辣的黑衣侍卫,绝非正规江湖之流,而是受人培养在阴影下的暗卫,他们通常不讲求过程手段如何,只要结果与主子命令不谋而合便达目的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不待男子回应,那群黑衣人便亮出手中刀刃,三尺寒锋淬奇毒,轻者废其经脉,重者夺去性命,出手果断狠戾毫不留情。言成蹊勘勘躲避致命攻势,身形如流光般翻下羊驼背上,身手矫健的拍开背上剑匣,一柄古朴毫不起眼的铁剑霎时出鞘,气势如虹向偷袭之人飞去,灵动身法与纯粹剑意,逼得对方顿时节节败退,言成蹊眸底一片冰冷,受人冒犯的屈辱感,令胸口杀意疯狂涌上,寒着张脸直接砍下那名死士手臂,残肢顿时掉落,鲜血瞬间大量涌出,削铁如泥的剑刃沾染血迹,温热液体飞溅他脸颊,令他看上去似地狱修罗,气势张狂令人不敢直视,骇人景象饶是置生死于身外的死士也犹豫停下,不再冒然犯进的观察情势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分神注意着身后那人动态,但他好似真受到巨大惊吓般,躲在一旁瑟瑟发抖,脸色苍白难看,大气不敢出的模样令言成蹊十分鄙夷,于是他便将视线转回眼前这群人身上,扫视一圈冷冷说道:「我与阁下素昧平生,更与这人毫无瓜葛,但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上门送死,我可不负责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中心为首的那名死士听闻,眸色顿时凌厉的向言成蹊看来,似乎不信他的说词:「少废话!交出身上的东西!」这句自然是针对身后那人威胁的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忽然被人点到名,男人才犹如大梦初醒般回过神,缩着脖子嗫嚅道:「我什么都不知道!我不知道你们究竟要索讨些什么!」他边说着边向后退去,彷佛一切皆与他无关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死士不耐烦的发出冷笑:「少装蒜!你胆敢从主子身上偷东西,那就休想活命!」随即向身旁同伙使过眼色,一群死士从容不迫的将两人迅速包围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「哦?你究竟是偷了什么?」言成蹊倒是被勾起几分兴趣,瞟了身后男人一眼,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但男人依旧咬死不肯承认,气急败坏的瞪大眼眸反驳道:「我没偷东西!」言辞凿凿的态度过于坦荡,却也太过违和,反而令言成蹊更为好奇几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肃杀气氛随时都可能一触即发,加剧情势愈发急促紧张,即便是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言成蹊仍是面不改色沉着应对,反观害自己陷入危机的罪魁祸首,早已双腿发抖的瘫软在地。言成蹊微瞇起眼,虽男子看似洗清嫌疑,但依旧无法消除自己对他的戒心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大漠中突然出现一名衣袍华贵的公子,被莫名卷入偷窃案的情况太过离奇,不论他表现的再寻常不过,言成蹊都不可能相信!


 


        「哼!还不交出腾云剑——啊!」黑衣死士话尚未来得及脱口,远处数十枚暗镖朝他飞来,如流星般的快速打在对方死穴上,瞬间令对方成为一具不能再开口的尸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神情瞬间一凛,瞅向身后男人,锐利视线与他相互对视,懦弱的男人立刻狼狈抱头发抖。言成蹊脸色顿时沉下,事情发生得太过蹊跷,恰好是对方提到关键词眼遭人封口,不免让人有其他联想,又或者是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局中局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处于被动状态,遭人算计的滋味实在太过令自己心生不悦!


 
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为首的黑衣人见状,忽然朝其余同伙下了个撤退的指示,似乎极畏惧隐藏在暗中干扰的势力,也不顾是否达成主子给予任务,一群人动作利落地翻上马,随即扔下他们策马扬长而去,留下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言成蹊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重新将配剑收回鞘中,言成蹊本欲转身离去时,却遭身后那人拖住衣襬,十分恬不知耻的朝自己说道:「恩公留步!我瞧你也是刚要入寒江城,不如你我二人结伴同行如何?这漫漫长夜也有人可秉烛夜游。」随即暧昧向自己抛去一个眼色,收起方才那副吓得屁滚尿流的丑态,举手投足间极其风流的轻摇纸扇,似风流公子的向言成蹊提议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「没兴趣,我不喜与不熟识者结伴。」言成蹊讥讽般勾起唇,毫不犹豫地拒绝对方邀请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「恰巧,在下也是!小生姓顾名临渊,表字知章。敢问少侠如何称呼?」顾临渊中规中矩的朝对方拱手作揖,看似落落大方的给言成蹊行礼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无意与顾临渊结识,相较对方的大礼,言成蹊就显得随意的多,敷衍还以一礼后不耐烦回道:「言成蹊。」江胡之人并不盛行这一套,若非是看在对方态度热络诚恳上,言成蹊也不愿和他有过多交集,毕竟这人绝非表面看来温和,身上肯定背负着什么秘密,与其虚与委蛇的来往,倒不如不曾相识省得惹祸上身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却低估此人厚颜程度,只见顾临渊十分亲昵的向自己靠来,令自己感到一身恶寒的轻笑道:「瞧!这样不就一回生二回熟,你我如今也算相识,方才咱们又共度一场劫难,怎么也该是生死之交才对。」顾临渊这人相貌清秀,虽不显女气却也并非阳刚俊朗,顶多落得一个看上去顺眼,但他偏生有双勾人的桃花眼,为这容貌增添几分魅惑,看上去风流多情惹人脸红心跳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不习惯与人如此亲近,更是不好南风,当下立刻与他保持距离,毫不避讳地直言道:「那你怕是找错人,我与你并非一路人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似乎未料对方会如此直白拒绝,听闻言成蹊的话语先是一怔,随后竟是开怀大笑出声:「此言差矣!你我相逢即有缘,又岂非一路人?」他一语双关的点破其中玄机,不经意轻抚上对方袖口说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聪明人又何需多言,言成蹊脸色霎时大变,抽回他手中的袖口仔细审视,果不其然发现一条裂口,从切口断面看来无非是一枚暗镖所造成,方才就连自己都尚未摸清是何人所为,对方便能精准于自己眼皮底下杀人,精纯内力控制的恰到好处,又怎会是误投掷?如此一来就能清楚,这是对方给予自己的无声警告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非自己意愿,他们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无论自己是否同意,对方都把他们当作一伙,谁也逃不掉。或许这正是顾临渊处心积虑的一场算计,打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拖下水,目的就是为了找个替死鬼!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这场陷阱竟在自已不知不觉中步入,言成蹊瞬间更为恼怒,出手迅速掐住顾临渊咽喉沉声怒道:「就不怕算计我的下场是什么吗?」自己手劲只要稍微施力,就能把这个胆敢玩弄自己的男人立刻掐死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呼吸逐渐困难,顾临渊胸口起伏不住低喘,被人掐住脖颈脸色瞬间涨红,神色却一派泰然自若,似笑非笑瞅着言成蹊艰难地一字一句道:「咳、咳……岂敢?」接着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莫可奈何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无赖行径叫人气得咬牙切齿,言成蹊冷笑出声,理智尚未全失,明白此人对于自己还有用处,他一死所有局皆彻底成谜,赃物更是将死无对证,暗潮汹涌的势力自然也会将矛头指向自己,从此百口莫辩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「滚!」嫌恶的将人用力扔开,言成蹊连一眼也不肯施舍给对方,牵起一旁羊驼向黄沙中一座孤城行去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凝视着大漠中茕茕孑立的身影,低头瞟过指尖那道不仔细瞧,便也难以察觉的浅色血痕,眸中杀意一闪即逝,随后无声地笑了笑,再次恢复一贯温文儒雅的风流模样,重新迈开步伐向远处的言成蹊走去。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名字是从基友那拿来的,故事虽然他给我梗,但是被我写得面目全非了【。】总之随缘更新吧,反正也不是什么有趣的故事。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9 )
  1. 我就是帥破蒼穹我在你坟上跳舞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点小紧张,第一次写原创,先不要脸为自己宣传一下(///▽///) 算是有点深的坑吧,反正来日方长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