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渣反】冰秋 依恋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大概是甜饼

 

        啊啾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从来没想过向来身子骨不错,又是修仙之人的自己会染上风寒,前几日不提整个人脑袋昏沉,就是床也下不了,高烧持续不退,脸颊染上不正常潮红,因病痛缠身而眉头紧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模样可把洛冰河吓坏了,他从未见过如此虚弱的师尊,师尊向来温润淡然,即使面对当年疯魔的自己也不曾示弱,虽然他嘴上不说,但任何人也看得出他处处袒护自己徒弟,面对众人排山倒海的舆论和质疑,沈清秋始终没有让步,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表面温和儒雅,事实上有着自己风骨与坚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一场风寒,竟会让沈清秋兵败如山倒,见他难受的痛苦模样,洛冰河就束手无策,只能笨拙的守在床榻前不舍昼夜仔细照料,连日不辞辛劳看顾,倒让他比榻上沈清秋好不上哪去,整个人衣带渐宽憔悴不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宁婴婴见他这样实在看不过去,多次前来劝慰洛冰河,却屡屡未果,算是明白他的死心眼,无奈之余也只得由着他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起初洛冰河生手,喂个汤药都能把药汁弄得沈清秋满身皆是,这让洛冰河显得有些无措,却又担心对方继续穿着湿濡亵衣会着凉,便又笨手笨脚的伺候沈清秋更换干净衣物,谁知道才拉开对方系带,白瓷般的精实胸膛顿时曝露,就令洛冰河涨红脸,眼睛也不知道该放哪,想起两人曾经的欢好画面,更是沉醉与迷恋,正当洛冰河忍不住欲伸手碰触时,沈清秋似乎因为不适而发出几声呓语,这才彻底令他回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沈清秋仍病弱中的模样,对他起了欲望的洛冰河才暗骂自己粗心,这人都还病着折腾下去还得了。他赶紧敛起心思,有些心虚的飞快将沈清秋衣衫换下,过程中还打错好几个结,弄了好半天才总算打理好一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趴在床前瞅着双目紧闭的沈清秋,洛冰河也不知哪根神经被触动,他忽然迫切的欺上前,贴在沈清秋胸前,如同受伤小兽般呜咽出声,不住浅声低唤:「师尊……沈清秋……」沈清秋爆体而亡的时候也是这样,安静且无力的躺在自己怀里,再也无人温和给予自己关怀,对自己展露笑颜,这些都令洛冰河心慌惊惧,彷佛那个噩梦重现,让他心神不宁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低头细吻着沈清秋,似要确认对方还在自己身边,然沈清秋却始终不为所动,这种情景不禁刺激起洛冰河,眼底浮现一丝狂乱,内心阴暗的负面想法开始不断涌上,他冷冷地心道:「若是师尊死了,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,没有师尊的世界一点意义也没。」吻上唇瓣的力度随着起伏心绪,逐渐加重缠绵,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啮咬,洛冰河隐忍的持续低唤:「师尊……师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洛冰河忍耐快要达到极限时,耳畔传来一声幽幽叹息,惊得他抬起眸,碰巧与沈清秋视线交错,这令洛冰河一怔,眼底阴骘尚未来得及退去,那双温和平淡的眸子,却逐渐抚平自己心中狂躁,让洛冰河开始冷静下来,收起凌厉爪牙,如同温驯猫崽,黏腻在沈清秋身上无辜又委屈叫唤:「师尊……」尾音撒娇软糯,磁性好听的嗓音彷佛挠在人心底,令沈清秋不禁心软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太犯规了!」沈清秋摀住眼内心哀嚎,顿时觉得心跳漏了好几拍,无论怎么都抵抗不了洛冰河向自己示弱,即使知道对方是刻意卖乖,还是无法狠下心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沈清秋还是病着,只是方才对方在自己身上的动静实在太大,令沈清秋不得不费力睁眼,本欲出言制止,训斥徒弟自己还生病,就想拉着自己行鱼水之欢时,但当他见到神情癫狂,眼底流露担惊的洛冰河时,沈清秋便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,怒气顿时消散,只得抬起有些沉重的手臂,揉揉伏在自己身上的洛冰河,有些无奈却又怜爱的叹息:「傻瓜……得风寒的是我,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难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抿唇摇头不语,整个人却忍不住扑进沈清秋怀里,嗅着这人的气息不肯离去,一张本是俊美邪魅的脸孔,此刻却有着说不出的委屈,半敛眸泫然欲泣待在沈清秋身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半搂着像只大猫的徒弟,沈清秋耐着性子有一下没一下轻拍着背安抚:「我这不是没事,别抱那么紧。」过去的悲惨经历令洛冰河缺乏安全感,容易感到不安,一思及此沈清秋又是阵心疼,虽然洛冰河平时黏着自己点,但到底是自己的徒弟,不宠着他宠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师尊……不要走……」洛冰河忍不住叫唤他一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洛冰河这是在向自己撒娇,沈清秋犹豫片刻,仍是在他颊上落轻柔一吻,喟叹般怜惜道:「不走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举动立即令洛冰河瞬间惊喜的抬起头,红着脸喜悦的盯着沈清秋,随后捧起他脸颊,给予对方缠绵悱恻的激烈热吻,嘴上不住欢愉叫唤:「师尊!师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反应弄得有些羞赧,虽然两个男人黏黏糊糊成一块,总归是有些伤风败俗,但沈清秋忽然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,脸颊浮起淡淡薄晕,最后还是选择抱住这个有点傻,却又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徒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咬牙想道:「算了!反正断袖都断袖了,既然要爱就多爱一点吧!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写个黏糊糊的冰秋,啊啊啊还是好喜欢他们!


评论 ( 32 )
热度 ( 460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