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朱白rps】清浅时光 R18


*圈地自萌,勿上升正主谢谢

*一发甜糖车

*提前送给我小仙女 @虺姚姚 的生日贺文

        清晨和煦暖阳洒落,透过白色落地窗折射一室光影斑驳,漫长冬季里久违的暖阳慵懒明媚,房间陈设简单整齐,但精心设计的盆栽、风景拍摄的挂画,仍看得出主人的细腻巧思。

 

  柔软舒适的双人床深陷,白宇用厚重被子将自己蜷曲成一团,小腿露出半截在外头,朱一龙盥洗结束后走出卫生间,见到对方层层包裹成白色团子的生动形象,不禁被对方逗乐,外人眼中看来稳重的他,此刻却轻手轻脚的摸到对方身旁,刻意用略显冰凉的手摀住对方裸露出的肌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沉睡中的白宇猛得打了个激灵,迅速将腿缩回暖和的被褥,翻个身想继续赖床装死,无奈朱一龙却不肯如他所愿,大手一掀拉开被褥,迫得白宇不得不睁开惺忪睡眼,整个人大字摊平在床上哀叹:「龙哥饶了我吧!再让我多躺会行不行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朱一龙好笑的挑起眉,语气佯装万分嫌弃:「一日之计在于晨,这都要日上三竿了。」遂继续扯着对方试图抢回的被子,居高临下轻拍白宇脸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自己臂力实在抵不过朱一龙,白宇彻底放弃挣扎,像条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,神情涣散的失焦盯着天花板喃喃道:「好吧,你赢了!我可说不赢你们这种文化人。」生无可恋的模样,令朱一龙不禁又气又好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嘴角微微上扬,不自觉带着一丝宠溺的戳了戳对方眉心,忍不住数落起来:「求饶也没用,谁让你熬夜打游戏?昼伏夜出当猫头鹰啊!」他边说着边不客气的将对方半拉坐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白宇却像个懒骨头的趴在朱一龙肩膀,嗅着他身上清爽的气息犯懒:「龙哥我错了,你就高抬贵手饶我一马吧!」随后他看似陶醉的闭起眼,凑上朱一龙身前刻意卖萌,嘟起嘴耍赖撒娇,「要不让你亲一口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把将人轻推开,朱一龙忍不住摇头笑骂:「少臭美!谁稀罕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却换成白宇不肯善罢罢休,死皮赖脸的胡搅蛮缠上去,作势要亲吻的扑倒他,跨坐在朱一龙身上不让对方逃开,之后又不满足的将人困在自己臂弯中调笑:「小美人,还不让爷香一个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还真演上瘾了吧?」朱一龙当然不会乖乖束手就擒,挣扎几下就成功往白宇敏感的腰部一掐,瞬间令怕痒的人猛烈往后缩,两个大男人立刻幼稚的纠缠起来,在床上激烈的扭打成一团。

上车链结

微博上车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