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一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
        冷眼旁观木清芳痛心疾首的神情,以及眸底难掩对自己的嫌恶,沈清秋双手交迭好整以暇地倚靠在榻上,目光依旧冷清,置身事外的淡然态度,彷佛这一切与自己毫无瓜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无耻?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讽刺扯起嘴角,心中暗付道:「不过是达成目的的手段之一,又何来无耻之谈?再者,岳清源是甘之如饴付出,自己从未逼迫他,更谈不上利用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饶有兴致打量起眼前过分天真的医者,沈清秋从容不迫直起身,遂又动手抚平袖口几道褶子,举手投足皆是温文儒雅,若非木清芳清楚他的处境恶劣,不比自己这阶下囚好过多少,指不定也会被对方这等做派所欺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道貌俨然的伪君子!」木清芳不由得低声斥责,实在无法苟同沈清秋这种极端的手段与作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不免嗤之以鼻冷笑道:「那又如何?」能为善,而不能必得其福;不忍为非,而未能必免其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不就是血淋淋的例子?这世态炎凉,温柔善良换得伤痕累累,再柔软的一颗心终究有天会支离破碎,曾经的小白花遭鲜血浸染堕落深渊,成了彼岸妖异的曼珠沙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清芳简直被气笑,只觉得曾经倾慕的沈师兄魔怔了,亦或是自己从来未识清此人真面目!自私自利,丝毫不顾旧情!令他忍无可忍的劈头痛骂:「沈清秋!你究竟有没有心?」就算今日自己瞎了眼,也看得出岳清源待他如何,是剖心掏肺相对,但沈清秋却能无动于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没心?

 

        眸中狠戾一闪即逝,心头顿时有些不是滋味,沈清秋不禁冷哼道:「要那玩意儿有何用?」不过是任人扔在地上践踏的卑贱东西!

 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心早在自己家破人亡而沦落市井,尝遍人间七苦时就死了!

 

        陈年伤疤时刻提醒着自己那段不堪往事,表面看上去愈合结痂,里头却是血水脓疡溃烂,尖锐刺痛总在撩拨自己绷紧的敏感神经,骄傲自尊心不容自己喊疼,沈清秋只能逼迫自己淡漠无情,忘却曾经的痛苦经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半敛眼眸,掩下内心所有情绪,似九重天上无情的神仙,口吻冰冷不近人情:「你只需告诉我能或者不能。」十二月寒霜,再刺骨也莫过于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……」木清芳为之气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踌躇片刻,袖中指节微动,须臾终是缓缓紧握拳,拧眉沉声道:「你究竟想如何?」想逃也必须有个合情合理的条件,洛冰河并非傻子,无缘无故把人弄丢,倘若对方兴师问罪起来,自己与千草峰上下皆是难辞其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烂好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嗤之以鼻的冷笑道:「你问我?这就要看木师弟有多大的能耐,能在洛冰河眼皮子下瞒天过海,让我毫发无伤的离开。」他漫不经心的说道,修长指节轻扣着檀木桌,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情有些棘手,木清芳微蹙眉,在屋内来回踱步沉吟片刻,握紧的拳缓缓松开,他轻声叹口气,猛然扬起头一瞬也不瞬凝视着沈清秋:「我这有颗丹药,可使人短暂陷入假死状态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似铁了心般,抬手迅速推开木门,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,唤来外头服侍的弟子,神情严肃吩咐道:「去丹药房取来檀木匣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弟子先是一愣,随即神色惶恐的看向木清芳:「师尊?那里头莫不是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清芳横向他一眼,随即负手转身,语气沉稳地道:「我自有分寸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是……」弟子见状连忙战战兢兢应声,三步并作两步的快步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不清楚这颗丹药对于木清芳有何意义,但由方才师徒对话中可得一二,这假死药怕是世间难得的珍品,如今木清芳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只能忍痛割爱给自己厌恶之人,这心里头恐怕更不是滋味!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思及此,沈清秋恶劣的心情更是好转几分,不禁微挑眉随口问:「那东西赠与我,岂不会不舍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岳清源虽待木清芳不薄,但终究并非他值得托付生命的对象,只单凭岳清源当年的请求就信守承诺至今,如此看来这木清芳不愧为真君子,答应的事必会一言九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种英雄主义,却也恶心的令自己想吐!

 

        得了便宜还卖乖!木清芳闻言眸底闪过一丝阴郁,正欲板起脸孔说话时,外头却传来一阵骚动,伴随着几道惊呼,只见遥远另一端,洛冰河肆无忌惮的踏入院落,一旁弟子敢怒不敢言的纷纷退避开,他面上神情依旧狂妄,不把他人放在眼中。



没车但有河蟹的词

评论 ( 110 )
热度 ( 125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