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原创】江城子(三)风起

很谢谢题字的漂亮封面ε٩(๑> ₃ <)۶з

以及其实我收到很多建议,当然也不乏劝退我的,问我做什么写原创,我承认沮丧是有的,但想了久,这个故事是我自己喜欢的,所以我还是会慢慢写完,谢谢来自各方的指教。

我在你坟上跳舞:



        沿途三人沉默不语,顾临渊别有深意暗自打量身旁男人一眼,倒有几分琢磨的心思,似乎正在揣测对方与府邸主人关系,语气甚似熟稔,察觉对方可能遇害态度立即转变,这干系绝对非同小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更令人值得玩味的是,此人身分可谓金贵,叶氏乃当今皇族,大羽开国鲜少赐封亲王,叶云轻祖上曾受封邑亲王,封地所属江南水路一带,尚来古今中外漕运必经水道,掌握这方势力相当是朝廷经济命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南叶氏受封从此飞黄腾达,成了当地众所皆知的望族,显赫背景与万贯家财令人不容小觑,叶氏拢络人心的本事更属上乘,与朝廷始终保持密切关系,每年除进贡难以数计的丝绸、黄金,去年更是将本家嫡长女叶云萧嫁入东宫,有了这层关系,叶氏与皇族亲上加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云轻虽非嫡系子孙,但父亲叶啸年年轻时曾拜入寒山派,师承青莲散人一脉,习得鬼斧神工的锻剑工艺,出师后自立门户梦溪阁,短短十年一跃成了江湖炙手可热的铸剑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上亦有言,梦溪阁神兵利器千金难买,但凭有缘人可得,叶啸年为人海派豪爽,五湖四海皆兄弟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三教九流。先皇配剑破云便是出自他手,以及峒越派掌门手中剑霓翾也是当年他亲手奉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近年传至叶云轻这位少阁主手中,也始终打理的有条不紊,饶是朝廷也得看他几分薄面,虽梦溪阁不欲参与江湖斗争选择中立,仍因受人推崇而占有一席之地,隐藏在背后的叶氏亦是不容小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装作漫不经的心环顾四周一圈,内心暗自猜想,此处应乃梦溪阁一处分所,府邸外观与寻常人家一般,里头却暗藏玄机,初入门内无法一眼窥探所有格局,绕过月半湖与重重奇峰异岩别有洞天,几株寒梅含苞初始蕊,阆苑瑶台映入眼帘,雕梁绣户与琼楼玉宇相互辉映,目之所及皆华美不失雅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不免叹为观止,对这位传闻中的少阁主又多上几分好奇与认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行至一处偏院外,叶府管事见这仗势极有眼色迎上前,不亢不卑的向二人拱手行礼,似乎已猜到他们前来目的,引领一行人步入书阁中:「主子失踪前底下无人察觉异状,前三日只吩咐下属将信捎予言公子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闻言微挑眉,随即提出:「那枚云纹在何处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管事忙不迭地带着二人绕过屏风,指向一旁案上角落说道:「那东西不起眼,就在这犄角旮旯,若非此处乃主子书阁,天天有下人定期打扫,怕是一时半会也无人发现。」

 

      言成蹊越过管事,仔细端详角落,果真如他所言,云纹所在不起眼处,他正欲抬手触摸时,手背却遭扇柄轻轻拍落,轻脆声响及微麻触感令他一愣,抬眼对上顾临渊抿唇,似乎正在质问他为何阻挠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忍不住心叹,这货还是光明磊落的正派侠士,莫说邪门歪道那些阴损手段,就是三教九流也少不了下作路子,就怕那些人在上头淬毒,非要置对方于死地!

 

        随身取出怀中一根铁针,顾临渊未多作解释,直接动手以末端触碰云纹道:「若有得罪,还请见谅。言兄不会怪故某唐突吧?」态度谦和恰到好处,叫人挑不出一丝毛病。

 

言成蹊胸口满腔怒火也不得发作,只得按捺住性子,瞟了他一眼冷哼道:「多事。」随即双手环胸,不打算继续动作,状似将主导权全托付到对方身上,自己则冷眼旁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倒也不恼,确认铁针触及云纹未产生变化,遂伸手抚上那处仔细端详,即刻却有惊人发现,这道云纹不单只是烙印上如此简单,而是遭人以尖锐物逐一刻上的,下手之人非等闲之辈,内力中正纯厚,云纹在案角上入木三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历经此番,顾临渊心中顿时了然,当机立断转身向一旁管事问道:「寒江城内有多少佛寺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家事先是一愣,接着却面有难色的摇头:「当今圣上礼佛,笃信佛法,宫中尚供养几位禅师,民间亦尊崇神佛,寒江城虽偏处塞外,却也深受其影响,城中大小佛寺亦是不计其数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既是如此,敢问叶阁主近日是否上过佛寺?」顾临渊继续追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这……主子不信神佛,除每年几次陪家中女眷上香外,鲜少礼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那府上可曾造访过什么人?」沉吟片刻,顾临渊轻摇手中折扇,彷佛若有所思的询问,半点蛛丝马迹也不肯放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管事思索半晌,语气略带迟疑的说道:「有,半月前澜渊大师曾登门造访,与主子在后院赏花品茗。」他不明白顾临渊用意为何,小心觑了一旁性子冷淡的言成蹊,见他似乎并不反对顾临渊插手,这才放下几分心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微挑眉,心中顿时有些诧异,叶云轻向来讨厌无趣,即使他身为梦溪阁主人,为人可谓八面玲珑,手段更不乏长袖善舞,继承父亲豪爽性格,人脉极其广泛,但言成蹊却深知对方真实性情,他不喜与无趣之人来往,甚至私交甚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澜渊大师又是何许人?一位秃驴竟能让对方刮目相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瞧见对方不动声色蹙眉,顾临渊猜中言成蹊几分心思,于是状似不经意的抬眸向管家问道:「这澜渊大师与你主子为友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,澜渊大师善棋,主子经常邀请大师上门对弈。」管家如实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云轻棋艺精湛,幼年曾拜国子监冯太师门下,接受琴棋书画熏陶多年,也从那处习来一手好棋,多年过去依旧难逢敌手,他的棋路不同书香子弟优柔寡断,却又不似兵家路数杀伐果断,他著名的是以奇制胜、剑走偏锋,心思活络灵巧,棋路如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虽不懂棋,却也见过那风骚孔雀,大摇大摆与人对弈的情景,叶云轻思路清晰,下手迅速落棋无悔,让对手三子却又能赢得漂亮,当今可与他旗鼓相当的人屈指可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澜渊大师能得叶云轻鼎力邀请,相信也是位棋艺过人的高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显然没言成蹊这些复杂心思,但他心中已有定数,转身朝言成蹊拱手庆贺:「恭喜言兄可放下心中大石,叶阁主性命暂无堪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管家听闻立刻吃惊的抬头问道:「公子此言差矣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经一语点破,似乎也察觉里头玄机,脸色瞬间沉下寒声道:「云纹看上去相似,但与云蛟山庄图腾不同,反倒与寺庙中常见云饰相同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颔首接续道:「以及信中那句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在加上云纹刻入力度,除少林或佛寺中出身的高手,极少武者有如此阳刚霸道的精纯内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这……这么说?」管家仍有些一头雾水,丈二金刚摸不着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言成蹊抿唇不语,脸色愈发难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顾临渊笑得倒有些耐人寻味,眼波不经意流转,一双桃花眼横生几分风情,「对于这位叶阁主,顾某还真是愈发好奇了呢! 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走!」言成蹊冷冷开口,随即潇洒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目送对方孤傲的背影,顾临渊不由得感叹摇头:「当真是位无趣之人,唉可怜叶阁主有这位不知情趣的兄弟啰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迈开步伐准备离开时,顾临渊不忘逗弄眼前管家,伸手拍拍他肩膀笑道:「放心吧!你家主子没事,咱们言大侠可是马上就要去英雄救美威风一把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什、什么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呆望着两道奔逸绝尘的身影逐渐消失,管家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但哪里还有对方的身影,只余秋风卷落几片残叶,拂过竹林发出沙沙声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起风了。
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些天其实我丧了很久,好几次都有点想放弃了,因为有熟人告诉我为什么要写出力不讨好的原创,让一切要重头开始。其实在写这个故事时,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没人看,可能就我一个人尬写。但当被亲友毫不留情指出这点,我觉得还是有点难过。不过现在我心情已经调整好了,故事还是会继续写下去啦,也算是我心中的一种自我实现啦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  1. 我就是帥破蒼穹我在你坟上跳舞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谢谢题字的漂亮封面ε٩(๑ ₃ )۶з以及其实我收到很多建议,当然也不乏劝退我的,问我做什么写原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