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二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 (十一) 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 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 待目送洛冰河背影远去,木清芳难掩惊慌地将木门掩实,确定周遭四下无人后,忍不住苛责眼前任性妄为的男人:「沈清秋还疯不够?」方才自己心眼都要提到嗓子眼,面上还非得强装镇定,这才将疑心病重的魔尊给搪塞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嘴角扯起一抹讥诮的弧,沈清秋慢条斯理地将身上被褥皱褶抚平,毫无半点愧疚之意说道:「你该庆幸才是,如今有了这层借口,就算你把我给弄丢,洛冰河怎么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清芳霎时哑口无言,只是怔愣瞅着自私无情的男人,心头又是一阵难受,他从来不知道沈清秋的过去,对他的认知仅此于一位实力不俗的剑修,在外人眼中亦是受人崇敬的峰主之一,从前两人私交不多,很多时候自己只站在遥远人群外默默围观,那时的木清芳仍是倾慕他的,那人从来不曾为谁停留,就像位清冷高傲的神仙,就算与人谈天说笑,仍带着一股客套疏离感,笑意曾未真正到达眼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师门残破弟子凋零,木清芳才真正看清对方真面目,那些美好的表象不过是镜花水月,虐杀徒弟迫害同门,沈清秋为了自己的私欲什么阴损之事都干得出来,甚至恩将仇报向来维护他的岳清源,他骨子里流淌的血液卑劣又肮脏,实在配不上他人的崇敬景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沈清秋你最好兑现你的承诺,将掌门给救出来。」过了好半晌,木清芳终是干巴巴挤出了一句话来,事实上心底却没个谱,与沈清秋这种人交易等同于与虎谋皮,自己就连他话中的真伪都无法辨别,更遑论毫无顾忌的信任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瞇起眸子,无声笑了出来,不曾想木清芳这种人滥好人,也终于懂得与自己谈条件,果然兔子被逼急了还是会咬人的,当真是有趣!

 

        慵懒打了个呵欠,怀孕后的身子愈发容易犯困,沈清秋寻了个舒适的姿势,随意朝对方摆弄几下道:「放心吧,那家伙短时间死不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轻抚自己小腹,里头居然装了个小畜生,就是不知道这团肉出生后,又会长成什么模样?若是他肯乖乖听话,自己或许可以将他留在身边,但若是他太吵,自己不介意亲手掐死这点小东西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清芳见他兴致缺缺,本想着转身离去,但却意外遭对方从身后猛然唤住:「木师弟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袖中指节紧握又放松,他不情愿的回首问道:「何事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希望你能好好管住自己的嘴。」虽然自己是名不折不扣的坤泽,但沈清秋向来排斥这个软弱的身分,若非洛冰河的缘故,自己就会怀着这项难以启齿的秘密直到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木清芳听闻却难得勃然大怒,瞪大眼眸怒喝:「我自有分寸,知道什么应当说,什么不该讲!」难不成他以为自己与他一样卑劣,利用他是坤泽的事进行报复!

 

        话甫落,他旋即愤怒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倚卧在榻上的沈清秋感觉身子愈发沉重,稍微挪动几下后,神奇感受到腹中胎儿似乎与自己有种奇妙的感应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血脉相连,但坤泽怀孕后若是乾元不在身边,胎儿也会相对感受不到血亲气息而浮躁,对于坤泽来说是极大负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即使不情愿,在短期间内也无法离开洛冰河,他还必须依靠乾元对孩子的温养,待情况稳定后再走也不迟,否则熬不过就是一尸两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思及洛冰河那张令人厌恶的嘴脸,沈清秋胃中又是一阵翻搅,但他不怒反笑,这笔帐自己迟早会亲手讨回,腹中的畜生就是他羞辱自己最好的证据!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沈清秋笑了,笑得温和明媚,彷佛与世人记忆中的沈仙师逐渐重迭,他太清楚洛冰河心中所想,他之所以会如此残酷凌虐自己,不过是想抹杀这名无情残暴的师尊,那与他心中所想的清高仙人相差甚远,当他惊觉多年来自己的幻想不过都是场骗局,更令洛冰河怒不可遏,明知这项事实却不肯接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近乎执拗的将沈清秋牢牢束缚,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对方,只要沈清秋不符合洛冰河心中期待的模样,这种酷刑将没有结束的一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失忆的沈清秋便不同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有如白纸般纯净,忘却过去自己所犯下的罪恶,温柔单纯的包容着洛冰河,这与他年少时期臆想的「师尊」极其相似,是他心中最柔软的一块,也是他的白月光,那时的沈清秋是洛冰河的世界,也是心底最隐密的渴望与憧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舍不得伤害这样的沈清秋半分,只会更加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捧在手心,温柔仔细地呵护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窗棂忽地遭人自外头推开,猛烈的风瞬间灌入室内,洛冰河居高临下凝视着他,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,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和颜悦色,他说:「师尊,不如就让弟子留下服侍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心底不禁得意的笑了,他太了解洛冰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眨了眨眸子,微偏过头笑得人畜无害地说道:「好呀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心中有所警惕,沈清秋释出的一点善意,却也足以令洛冰河甘愿飞蛾扑火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个人觉得洛冰河心中应该藏着一个白月光,那个模糊暧昧的自己假想出来的沈清秋,少年时期的洛冰河是很倾慕师尊的,以至于后来才会爱有多深、恨就有多深,但不可否认的,这道身影在冰哥心中始终耿耿于怀,否则也就不会在原著的番外中,如此忌妒冰妹遇到沈老师了。


评论 ( 67 )
热度 ( 138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