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楚留香手游】萧蔡 重生之反派BOSS要逆袭(五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
*萧疏寒X蔡居诚

*蔡居诚穿越到小棠的书里

*副标:是不是开启剧情的方式不对?、师兄,你拿错剧本了

        那日与萧疏寒的对谈简直媲美一场灾难,蔡居诚单方面与他不欢而散后,之后便刻意回避着萧疏寒,本想让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谣言不攻自破,岂料流言非但未沉寂下去,反倒出现各种光怪陆离的版本,一时间底下弟子瞅蔡居诚的眼神也开始不对劲,只要自己经过总会引起众多窃窃私语,令他一时不堪其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从开始的愤怒崩溃,到如今心累懒得搭理,他只能悲愤的仰天长叹,这个世界太疯狂,大伙脑洞无下限,已经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境界!索性装作若无其事,眼不见为净,反正那帮弟子碍于自己辈份,也只敢背地里议论,还不至于当着自己面侃侃而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世自己早对这些抨击舆论习以为常,这点无伤大雅的小事,倒不至于令自己真放在心上,反正这并非事实,蔡居诚对这种子虚乌有的误会更是不屑搭理,只当武当这群人都吃饱撑着没事干,不勤奋修练与静心也罢,背后议论同门简直败坏名门声誉!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蔡居诚除白日早课外,其余时间则待在自己院落,拒绝与门中师兄弟来访,彷佛回归上一世与他人疏离,茕茕孑立的日子,这种熟悉的生活才逐渐让蔡居诚舒坦下来。然而看在邱居新等人眼底,只当他那日再次出师不利,导致如今的心灰意冷,但又碍于这人自尊高傲不好直言,众人只能干瞪眼焦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世上无密不透风的墙,掌门与二师兄的八卦逐渐甚嚣尘上,饶是郑居和吩咐门中弟子不可妄言,违者就抄写百遍道德经,仍无法遏止谣言弄得满城风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日,蔡居诚恰好路经门内弟子厢房,正准备拐过一处回廊时,却被不远处几名弟子的交谈声所吸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喂、听说没?」一名弟子压低声小声询问同伙,随即左顾右盼一会继续道:「蔡居诚又被掌门拒绝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早听说了。还真是恬不知耻,咱掌门可是修练太上忘情,他自己守不住道心也就算,还非得扰乱掌门修行!」另一名弟子口吻听上去十分不屑,神色鄙夷的嘲讽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沉下脸,讥讽勾起唇。武当哪时成了弟子素质低落的杂鱼门派?若是萧疏寒连底下门生都管不好,自己并不介意亲自出手教训!正当蔡居诚一个起手式,利剑出匣冷冽寒光蕴含杀意,挽出一个漂亮剑花欲上前时,却忽地堪堪停下脚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个身形较矮弟子不悦的开口反驳:「师兄慎言,即使蔡师兄如此做法使人诟病,但他终究是掌门得意徒弟,乃居字辈师兄,还轮不到咱们评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被反驳的弟子随即恼羞成怒:「哼!他这般无耻行径怎不能议论?他有脸做得出来,咱们武当可没这个脸丢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也不该是师兄来说嘴。」那矮个头弟子倒是倔,仍是不放弃为蔡居诚辩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惊讶有人竟会出面替自己平反,蔡居诚不由得多瞧了那师弟几眼。相貌倒是平凡,五官尚未长开还有些稚嫩,完全是个十足的毛头小子。蔡居诚玩味一笑,就是不知道他是一时兴起,想逞大侠古道热肠一把,还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维护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臭小子!你讨打是不是,男人喜欢男人,我呸!老子想想都恶心!」那名弟子越骂越起劲,连带言词也开始不客气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!」只见那名小师弟听不下去,准备出手与他理论的同时,却见一道挺拔身影挡在自己跟前,那人面容俊美,举手投足姿态颇具风骨,神情似笑非笑,一双眼眸犀利叫人难以直视,唇角挂着一抹讥诮,给人增添几分凌厉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几名弟子都呆住,暗地里说人坏话是一回事,被当事人所撞见又是另一回事。更遑论他们都只是资历较浅的弟子,平日居字辈除萧与宋二人外,其他甚少在门派内走动,这向来只有听闻不曾亲眼见的蔡师兄,看上去并不如其他位好相处,腿顿时一软,身体抖得有如筛子,惊恐的结结巴巴开始讨饶:「蔡、蔡师兄!我不是有意的,这……我也是听人说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闻言蔡居诚倒是轻蔑的笑了,眼底彷佛笼上一层寒霜,语气没有半丝温度缓缓道:「哦?那与我何干?本门弟子门规第四十六条,不得背地妄言、诽谤他人,轻者抄罚门规直至谨记于心,重者逐出师门,我瞧你们倒是忘得一干二净呀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蔡、蔡师兄饶命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蔡师兄,我们错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早已失去先前的嚣张焰气,纷纷夹着尾巴不停的狼狈求饶,希望蔡居诚能高抬贵手,放自己一条生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睥睨着几人跪地求饶,不见半点武当弟子风骨的羞耻模样,更是瞧不起这群烂泥扶不上壁的乌合之众,警告意味十足的削去大放厥词弟子一绺发丝冷笑:「管好自己的舌头,否则我不介意替你割下。滚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几名弟子神情慌乱,眼底闪过一丝难堪的爬起,频频颔首称是,随即几人相互扶持着逃离原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嗤之以鼻冷哼一声,正当蔡居诚准备转身离去时,却忽然遭人自身后拽住衣角,他不悦的皱眉望向身后,果不其然看见那名替自己说话的弟子,眼神充满崇拜的盯着自己:「蔡师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啧!麻烦!蔡居诚心下有些不自在,微挑眉淡声道:「何事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师兄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!」那名小师弟一瞬也不瞬的认真说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一怔,瞬间有些想发笑,连他都不明自己是何种人了,这个小师弟倒有意思,彷佛很了解自己般,「我不是怎样的人?」蔡居诚漫不经心反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弟皱起小脸纠结片刻,随后忽然露齿一笑:「就是好人!师兄不管如何我都支持你!」他煞有其事的郑重说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为什么有种熟悉感,彷佛不久前曾在哪里听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一时半会想不起,于是又随口道:「为什么要替我说话?不觉得……两人男人很恶心?」话甫落,蔡居诚差点没咬断自己舌头。自己都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!

 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这名师弟比自己还激动反驳:「不是的!蔡师兄和掌门站一块很般配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般配个鬼!他的脑子也被门板打到吗?蔡居诚错愕瞪大眼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而且其实……」师弟神情不好意思的扭捏起来。蔡居诚见状心底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,果然下一刻立即验证。他腼腆自怀中塞过一本小册子到蔡居诚手中:「我也很喜欢春风渡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蔡居诚莫名其妙瞟了眼手上的东西,这不看还好,一看差点脑溢血!那册子封面文图并茂,两个男人相拥深情对望,好一对耳鬓厮磨的公鸳鸯,但令蔡居诚气得七窍生烟的却是,上头人物好巧不巧就是自己与萧疏寒!是个傻子都猜得到这春风渡都写了些什么!

 

        小师弟见他呆愣在原地浑身不住颤抖,误以为他是太过欢喜而激动,内心更是感动这段可歌可泣的凄美爱情!哦!可怜的蔡师兄,用情极深奈何总为多情累!于是不待蔡居诚反应,他便已先脑补一万字,虚抹一把不存在的眼泪,语重心长的感慨道:「师兄我永远支持你!相信总有天,你能成为掌门夫人的!」随即像是害羞般涨红了脸,匆匆掩面跑离,留下额角跳着青筋的蔡居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要吃人一般,凶狠翻开册子,如愿在上头瞅见一个熟悉的笔名,气得他徒手将本子直接撕碎怒吼:「萧、居、棠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远在金顶替掌门义父整理书卷的萧居棠,彷佛心有灵犀般打了个喷嚏,于是他揉揉鼻子,不禁喃喃自语的傻笑声:「嘿嘿嘿嘿这肯定是宁宁在想我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等待他的是场灾难,而此刻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蔡师兄的坑爹生活日记XDD

谢谢提醒我这个填坑的小可爱!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20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