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天官】双玄 长相守(二)

章节 (一)

*贺玄X师青玄

*HE向,两人已经在一起设定

*欧欧西归我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急如焚的师青玄片刻也不愿等,神情满是焦躁难耐,眼角微红,泪花急得在眼眶中打转,却又苦无办法能立即寻找出贺玄下落,此刻彷佛热锅上的蚂蚁,心被提到嗓子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谢怜对好友的一意孤掷感到为难,能够理解他的焦虑心情,却又担心身无法力的师青玄前去遇险,不知该拦还是不该拦时,远处海平面处忽起波澜,只见平静水面掀起三尺滔天巨浪,骇人惊心的猛烈拍打上礁岸,白浪溅起水花四散,水底似乎形成一个巨大漩涡,如同有意识般向两边退去,景象看上去气势磅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谢怜一时间也有些错愕,花城则是蹙眉走上前,不动声色将人保护在自己范围内,沉声向他们警告:「当心,有时什么东西正向我们前来。」谢怜听闻也立即将手按上厄命,静待四周危机变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却恍若未闻,只是不发一语的严肃紧盯着水面,心脏飞快跳动,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,便会错过心心念念的在意之人。藏于袖口中的拳头紧握泛白,身躯紧绷唇紧抿,手不自觉摸上腰间那把修复后的风师扇,似要求得片刻心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顷刻,水像被人切开般向四周散开,一道身形如流光,持剑破水而出,浑身湿淋淋,有着几分狼狈,却不减那人面容肃杀之意。待岸上三人看清来者时,却不得一怔,谢怜最先沉不住气,不由得惊讶提高音量询问:「裴将军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裴茗似乎也未料想到会碰上他们,稍收敛起方才气势,漫不经心挑眉道:「太子殿下?你们怎么会在此?」语落,本想将碍事的长发撩向身后,却发现湿漉漉的模样实在有失仪态,向来注重外貌的裴茗,心情这是恶劣上几分,内心更是咒骂起好友实在不厚道,复仇非要拉上自己,和那只大水鬼打架时,还不分敌营的将人一并扫落水中,殃及周遭无辜,害得自己现在这般落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就在裴茗不断低咒的同时,余光意外瞟见一旁的人,顿时猛然抬起头质问:「师青玄!你!」他不敢大意的上下打量眼前之人,只见师青玄一身白衫外罩,腰系翡翠玉佩,眉眼温润柔和,彷佛又见到当年风师的姿态重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自师无渡死后,尚未复生那段时间,裴茗因好友关系,终究不忍放任师青玄流落凡尘,曾多次到皇城寻人,却始终未能找到师青玄,四处打探下才知道,对方被贬后成一名瘸腿乞丐,与城中老乞丐们生活,后来在个严冬为保护名小乞丐,将身上衣物给对方,自己却冻死在冰天雪地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这件事,裴茗心中不胜唏嘘,虽然不喜欢师青玄那家伙,但从过去百姓信仰的神官,堕落尘泥成乞丐,最后落得一个悲凉下场,还是令人无限悲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师无渡回归,躲过贺玄的追杀,自铜炉山厮杀中出来成了一名绝,得知幼弟竟饱受欺凌死去,差点过去直接找贺玄拼命,还是裴茗费尽气力将人拦住,让他先韬光养晦,从长计议后再找黑鬼报仇,才令师无渡悲愤的忍住滔天怒气,暂且先培养势力,另一方面仍不死心四处寻找师青玄,却不料竟会在贺玄的领地见到人,这令裴茗不由得感叹命运捉弄,这些年师无渡简直快将三界翻过来,却唯独没搜过黑水沉舟的地盘,结果人正在此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有些莫名对方反应如此大,然心神仍全然系在贺玄身上,眼下并非叙旧的好时机,于是随意搪塞他几句欲匆忙离去:「裴将军,我身边还有些要事,回头再说吧。」旋身就想离开时,却忽然被人伸手拉住,阻止他的脚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这是何意?」皱眉瞅着裴茗,师青玄心头有些焦躁,口气略有些不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裴茗瞟了一旁的谢怜与花城,斟酌片刻仍决定如实和对方说出实情,「你可知师无渡一直不断寻找你的下落?」他神色凝重,语气低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哥哥?哥哥还活着!师青玄惊愕瞪大眸子,一时也忘继续反抗,不停颤抖着唇,彷佛不敢置信般无声落泪,激动神情中又带着一丝脆弱,以及不确定的轻声询问:「哥哥还……还活着?」这些年,虽然在贺玄的呵护与照料下,师青玄过得能称上是锦衣玉食,无忧无虑,但师无渡的事仍是彼此内心一个结,谁也不曾主动开口提,彷佛这样便能忘却过去仇恨,粉饰太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如今裴茗的一席话,却将这层假象打碎,惨忍逼迫师青玄面对现实,他最担心的恶梦终究出现了!师青玄当然不会天真认为,哥哥与贺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,他们之间隔着的可是血海深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简直快要崩溃,他连忙揪住裴茗厉声问道:「哥哥去哪了!哥哥现在去哪里?」激动下一时不察,手指力道大的瞬间掐红裴茗手臂,令裴茗吃痛皱眉,稍微用力推开师青玄道:「你做什么!师无渡在哪?这里可是黑水领域,你说他上哪去?当年他听闻你死讯,可是差点疯掉,今天当然说什么都要找对方算账。」他不明白师青玄为何情绪如此激动,甚至呼吸急促,胸口不断起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听闻眼前一黑,世界天旋地转,脚步趔趄差点往前倒去,吓得裴茗连忙将人扶稳:「喂!你没事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脸色苍白褪去血色,师青玄颤抖着手拽紧裴茗,频频摇头:「带我去!你赶紧带我去见他们!」一个是血浓于水的至亲,一个是执子之手的爱人,两边自己都无法伤害与失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裴茗似乎也察觉气氛不对,与于将师青玄身体扶稳后道:「抓紧我,我这就带你去。」师青玄连忙颔首,转向一旁谢怜勉强挤出苦笑:「太子殿下,实在不好意思,你特地远道而来,我却……唉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谢怜见裴茗出现,以及听闻师无渡和贺玄的事,知道是他们之间的恩怨,自己到底是个外人不便插手,于是有些歉意的摇头:「没事的,反倒是我没能帮上什么忙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见状不由得感叹谢怜的有情有义,露出感激神情道:「这并不关太子殿下的事。很抱歉今日无法招待你们,下次我肯定会好好尽地主之谊!」谢怜微颔首,眼神示意他们办正事要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裴茗面容一凛,准备带着师青玄跳水时,扶着对方的手臂忽感一阵强烈刺痛,令他手中力道不禁一松,师青玄整个人瞬间飞快往下坠。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裴茗心一跳,眼看对方就要落水之际,水面下探出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,直接将师青玄接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自高空跌落心神未定,却突然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,那人的气息将自己紧密围绕,让他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落地,他有些激动的哽咽扑上前抱紧。随即贺玄向上一蹬,翩然踏水而出,抱着泪水涟涟的师青玄,怜爱的替对方整理凌乱发丝,沉默望着他不发一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泫然欲泣,彷佛找到失去又寻获的珍宝,双手牢牢环住对方脖颈,貌似亲昵的撒娇,亦真亦假埋怨起对方:「贺兄!我找你时,你怎么就不理我?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!」他不轻不重捶了对方胸口一下,口吻状似玩闹,但贺玄却没有忽略对方话语中那点惊惧,他半敛着眸,看着心尖上的人如只猫崽,小心翼翼攀着自己,语气软糯朝自己抗议,心彷佛被爪子轻揉挠过般,眼底阴霾尽数散去,大手温柔抚过师青玄背脊安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像是不满意他的敷衍,师青玄硬是扳过贺玄的脸唧吧一口,用手指抵住对方唇不满道:「别把我当小孩子哄!」随即不安分的扭动几下身体,却换来贺玄警告般轻拍下他的臀部,令师青玄「嗷」了声,脸颊迅速涨红,蹬向不满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两人沉浸于歪腻气氛同时,巨大水声瞬间遭人拍起,迫得两人不得不回神,师青玄这才尴尬的瞥见太子殿下神情带着揶揄,正想欲盖弥彰时,一道冷冽嗓音却让师青玄浑身彷佛被钉在原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贺玄!你竟敢这么对待我弟弟!」师无渡简直不敢相信半刻前亲眼所见,自己挂念的弟弟与仇人相拥而泣,亲昵又依赖的画面深深刺痛自己的心,随即愤怒与无力争先恐后涌上,亲弟背叛自己,与仇人相爱的事实让他痛苦不已!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浑身彷佛浸泡在冰水中,下意识瞟向身旁的贺玄,却发现对方眼底尽是讥诮与不屑,心更是往下一沉,深怕贺玄出手与师无渡打起来,连忙揪紧他的衣襟,鼓起勇气小声嗫嚅:「贺、贺兄你先别生气,这肯定都是误会……让、让我和哥哥说好吗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无渡不由得冷笑,感叹弟弟的天真,他之间又有什么误会?仇恨是不争的事实!但令他意外的是,贺玄倒是纵容师青玄,神色虽然难看,但仍然轻应了声:「嗯。」随即便收起手上法力,替师青玄将一绺发丝拨向耳后,安静站在他身旁待对方发话,而师青玄也感激的报以贺玄一抹微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间琴瑟和鸣的景象,看在师无渡眼底却十分刺眼,怒火更是瞬间窜上,冷淡瞟了眼师青玄,转向贺玄冷笑道:「有本事就别拿我弟挡!贺玄我与你之间还没完!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这大概就是神仙打架修罗场。
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13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