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】冰九 豢养

*假设九妹成功反扑,把冰哥豢养起来

 

        更漏沉沉夜,沈烟一缕腾金兽,芙容作帐锦重重,红绡软榻掩烛光,连枝灯辉映斗室如昼,火光寒夜中跳跃,隔纱笼上一层朦胧,视线迷糊不清格外暧昧,薄褥上人影慵懒斜枕,贪恋这份安逸,平白添上几分若有似无魅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蓦然,一双节骨分明的大手,拨开金色流穗探出帐外,拾起玉盘上一串晶莹剔透,果肉圆润饱满的葡萄,慢条斯理地剥开葡萄皮,啜入口中甜美汁液瞬间四溢,细品齿颊留香令人回味无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风尘仆仆自远处归来,周身寒气尚未消退,沈清秋一掌拍开木门即见此景,心头霎时掀起波澜,眸中蒙上一层阴郁,无端生起的怒火使他逐渐露出一丝不耐,不阴不阳冷笑道:「你倒懂得享受。」沦为阶下囚却能心安理得接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该说这位曾经的魔尊究竟是气魄胆识过人,亦或太小瞧自己,没将人放入眼底?

 

        手上动作停顿下,随即又拾起盘中香果,冷冽如寒泉般的嗓音于纱幔后响起,漫不经心地悠悠说道:「师尊今日倒是来意不善。」他似真似假的嗔道,却又彷佛不是那么在意,只是百般无聊便随口搭话一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此举顿时点燃沈清秋胸口怒火,粗暴上前将人一把扯落榻下,洛冰河猝不及防受他发难,有些狼狈的重摔在冰冷地面,吃痛的眉头微蹙,眼底闪过一丝讥诮与轻蔑,单手支着头倚靠墙面,似笑非笑道:「师尊只剩这点能耐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被狠踩到尾巴的猫,沈清秋面色不虞的咬牙切齿怒斥:「闭嘴!」他越是显得从容不迫,自己便越是滑稽可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藏于袖口中的拳紧握,指甲深陷掌心,深刻烙下一个月牙印,所有愤怒屈辱无所遁形,沈清秋眸子满是怨毒,居高临下藐视着洛冰河,如同在宣告对方,自己才有资格主宰他命运,而洛冰河现在不过是自己豢养的一条狗,自己留他一条贱命,也是为了报复当年!


剩下有敏感词走链结 


微博链结

评论 ( 75 )
热度 ( 62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