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】冰九 年少慕艾

*时间点混乱

*写到后来我也不知道写了啥

 

        杏枝如画倚轻烟,春日迟迟恰逢好时,晓莺啼破相思梦,经年往事哪堪回首,洛冰河假寐休憩,纱窗虚掩不经意吹入点点桃花,平添几分心烦意乱,忽地一缕暗香晚送,勾起模糊岁月的荒唐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眉头紧蹙,指尖轻捻白花,猛然睁开眸却不见眼前人,他不由得一怔,随即嗤笑起自己实在疯魔厉害,误把春风错认故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年少那点旖旎如翻篇旧梦逐渐清晰,曾经洛冰河心底也藏着一桩可念不可说的秘密,如蝼蚁般虔诚跪拜着心中尊贵神祇,卑微的怯怯不敢抬头,彷佛一眼都是对那人的亵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惶恐万分,又心生期待的将一颗稚子心捧上,却忘了九重神仙无情又怎会稀罕自己,沈清秋大袖一挥,热茶自头顶淋下,灼痛洛冰河双眼,浑身却宛若跌入冰窖,血液瞬间凝固,凉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信,那个人是他的师尊,是受世人崇敬的沈仙师,是他将自己这名弃儿收入门下,让自己拥有归属之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多年前他曾见过沈清秋清浅笑容,犹如和煦冬阳破开三尺冰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神仙般的人物,又怎会苛薄待徒弟?又怎会视自己猪狗不如?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就像个小傻子,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即使沈清秋毫不掩饰的厌恶总是刺痛着自己,他依然佯装不知,沉醉在欺骗自己的假象中,彷佛时间久自己就会信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底念叨着,师尊并非厌恶我,他只是……只是弟子太愚昧,犯错受罚自是应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隆冬飞雪刺骨寒,洛冰河瘦弱单薄的身躯,跪立积雪中不停打颤,手脚早已冻到发紫失去知觉,依旧痴痴望着那扇阻隔自己视线的木门,心底万分忐忑的怀着希冀,幻想着沈清秋会推开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洛冰河衣衫褴褛最狼狈之际,沈清秋出现在自己面前,尽管他面露嫌恶,却将扇子另端递向自己,示意自己握住与他一块离去:「脏死了,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师尊。」他轻蔑的同小乞丐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的救赎就是从那刻起,他觉得眼前这人肯定是神仙,才会好心收留自己!

 

        从此心甘情愿受他使唤,只要能待在师尊身边,洛冰河觉得怎样都是好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那天雪夜里,他始终没等来自己心心念念的人,翌日被路过的弟子发现倒在雪地,浑身发烫高烧不退,赶紧被人送去千草峰救治,那次风寒差点要去洛冰河的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始终不怨怼沈清秋不顾师徒情分,只是想着自己还是不够好,仍不足以让师尊入得了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年少时期的洛冰河谦逊温和,一心向着沈清秋,他的心愿从来都不是名扬天下、渡劫飞升,只是小心翼翼的希望能多待在师尊身旁片刻,卑微到骨子里的恋慕,却又纯粹的令人动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身处无间地狱,洛冰河仍是感到欢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后来这一切不是沈清秋亲手毁灭,或许洛冰河如今还是他身边默默无闻的弟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沈清秋蓦然回首,洛冰河还沉浸在自己血脉的可怕真相时,这次清楚看见他眼底的鄙夷,他一步步逼近自己,洛冰河痛苦的欲为自己辩解,眼眶蓄满泪水,他不甘心、不甘心受到师尊厌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这样!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不是这样的!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尊听我说呀!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给自己任何澄清的机会,沈清秋冷漠无情的将洛冰河判了死刑,他衣袂翻飞,手持修雅剑,就像睥睨着卑贱魔物的神仙,亲手把徒弟推入万劫不复的无间深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直至此时,洛冰河才犹如大梦初醒震惊万分,眼底有过错愕、伤心、愤怒,他从没想过沈清秋居然想要自己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刻,他的世界就此崩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爱之深恨之切,满腔爱恋化为仇恨怒火,如同地狱业火熊熊燃烧,要将世界吞噬殆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曾经救赎自己的神祇,如今成了杀害自己的凶手!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誓言此仇非报不可,就是从地狱爬回来,都要沈清秋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!这是他欠自己的!这是不公平的世道逼自己的!

 

        是那些残酷扼杀了年少慕艾!让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厉鬼!

 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回来了!

 

        带着一身戾气与残暴屠遍苍穹山派,泄恨般直接削去沈清秋四肢,活生生让他成了人棍,看着昏死过去满身污血的男人,洛冰河眼底毫无一丝波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不配!他不配玷污神祇,不配受他人景仰!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看着他人惊恐万分盯着自己的神情,就像见到一位疯子似的!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不由得笑了,觉得自己很清醒,再也没有比这刻更清醒的时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愉快的哼起不知名小曲,行径却似恶鬼般折磨着沈清秋,把他的肉一片片割下,画面鲜血淋漓、惨不忍睹,洛冰河望着血泊中不成形的师尊,忽然像发疯般的仰天大笑,笑得眼泪直流,他狼狈的抬手掩上双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终于杀死沈清秋,这个与自己纠葛半生的男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余后十年,洛冰河精神时好时坏,他有时会分不清自己在哪里,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惊扰他,总是下意识寻找相似的身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却忘了沈清秋早已死去多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当春风不动珠帘卷,桃花一枝缀纱窗,暗香浮动花娇艳,提醒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只是自嘲般一笑置之,最终碾碎了指尖的小白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反正我没有写好,大概就是洛冰河杀了沈清秋,是为了摧毁这个陌生的师尊(他不願承認的沈清秋),成全自己心底曾经的白月光。最后碾碎小白花,代表着把年少的自己给扼杀。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38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