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人渣反派自救系统】冰秋 春梨

-大概是糖-

-与内容不相符标题取名废-

-奶狗徒弟在线发情-

 

        新莺啼早春,忽见枝头春意浓,棠梨初蕊嗅暗香,风动打落三月雪,吹乱一池春水,水面如镜映碧空,沈清秋青黛单薄春衫伫立,外罩逦迤一地沾染湿意,昔日执剑之手折落花枝,指尖漫不经心拨弄,眸子半敛眼尾染上几分绯色,温煦晨曦洒落拂过他脸颊,如同浸润在灿烂春日的画卷,色泽饱满温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微倾身肩头梨花不经意飘落水面,泛起圈圈涟漪,沈清秋弯腰掬起花瓣嗅得清香满怀,修剪整齐的手指拈起梨花,神情专注温柔缱绻,缠绵之意酥入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睡梦中惊醒,下意识瞥向身侧,才发现早已空无一人,他忍不住伸手拢紧被褥,上头却是一片冰凉,显然那人走了有段时间,半点余温不存残留,心中闪过无数念头,洛冰河眸顿时底闪过一丝冷意,无法遏止愤怒情绪滋长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师尊曾信誓旦旦给过承诺,不会再抛弃自己,但自从沈清秋复生后,那点不安如同巨大黑洞在胸口扩大蔓延,洛冰河试图藏起那些扭曲情感,唯恐沈清秋厌恶、恐惧,然而贪婪的魔族血脉令他食髓知味,甚至变本加厉,他不满足蜻蜓点水的吻,或者单纯不带情欲的拥抱,渴望追求赤裸的肉体纠缠,刻入血骨的浓烈情感,近乎执拗的占有欲将他理智逐渐吞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片刻无法容忍沈清秋离开自己视线,洛冰河神情恍惚有些患得患失,旋即他仓皇下榻,连鞋也不及穿的赤足四处寻找师尊身影,在竹舍内转了一圈,不见沈清秋后,他越发无法抑制心中烦燥,沉下一张脸抿唇跑出屋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沿路遇上不少清静峰的弟子,兴许是撞见洛冰河面色不虞,竟无人敢上前阻拦和招呼,任凭他大摇大摆地翻遍各处,明帆倒是暗地里翻了不少白眼,实在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还未断奶的崽,成天只知道巴着师尊打转,丢人行径简直没眼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大、大师兄,咱们不用理他吗?」望着那人把峰上搅得一团乱,小弟子忍不住战战竞竞,转头朝师兄征询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明帆不耐烦地瞟去一眼,皮笑肉不笑扯开嘴角讽刺:「理?怎么理?那人修为皆在你我之上,又仗着师尊宠爱目中无人,清静峰上谁敢教训他。」随即他又摆摆手,示意其他弟子别插手道:「随他去,师尊自然有本事管好他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彷佛失心疯般遍地寻找沈清秋下落,见不到师尊踪影的他几欲发狂,脑中浮现过去沈清秋死在自己怀中的画面,他试图力挽狂澜却徒劳无功,只能眼睁睁让沈清秋咽下最后一口气,身驱逐渐僵硬凉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啊!这位他敬、他爱的师尊,总能轻易抛下自己转身离去,哪怕自己如何呼唤都难令他回头,但偏偏又是自己悲苦的年少时期的救赎,他不经意流露的那点温柔使人眷恋,藏于心中的相思于多年后爆发,令洛冰河深陷名为「沈清秋」的毒瘾中,从此不可自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洛冰河像个丢失心爱玩具的孩子,委屈无助的四处乱转,他不死心的走向竹舍后方一方水泽,沿途梨花风动玉阑香,满地白花沾染尘泥,雪白微瑕惹人无端生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心生一念,似与那人心有灵犀般抬眸相视,蓦然回首此景映入眼帘,心脏霎时猛烈跳动,彷佛此方天地惟有师徒二人,沈清秋宛若九重仙人游历人间,此刻却为他一人驻足,暖阳像是为他披上件华丽外罩,驱散最后一丝春寒料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眉目柔和舒展,瞳孔中倒映出洛冰河的身影,神情中还带有几分惊讶,东风拂起他颊畔一绺发,衣袂轻扬翻飞,顿时吹散洛冰河眼底所有阴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屏住呼吸不敢轻举妄动,唯恐惊动画卷中的神仙,洛冰河伫立原地凝视着沈清秋,璀璨眼眸载满诉不尽的爱恋,灼热的视线就让沈清秋浑身似要烧起来,脸颊不自觉染上薄晕,只消一眼便足以令人沦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师尊……」他轻声低唤,眼眸低敛卑微的情感,让他不愿前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他的神明,又是他的心上人,洛冰河从此不敢看观音,任何感情都对他的亵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神情逐渐染上几分无奈,像是明白洛冰河为何迟疑的缘由一样,唇角勾起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笑意,朝着那委屈巴巴的奶狗徒弟招手轻叹:「杵着做什么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师尊,我不敢……」洛冰河受宠若惊的猛然抬头,却又近情难怯摇头向后退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敢让你知道我卑劣的想法,怕你露出厌恶的神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扶额感叹,这孩子也不知到什么毛病,床上把自己往死理折腾,平日却又意外的纯情和胆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别撒娇了,过来。」沈清秋主动向他伸出手,略带责备的轻声喝斥,受不了洛冰河的磨磨唧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哪经得起这般诱惑,眼波流转像溢满破碎星光般闪烁,师尊是要他的!他想要牵住这双手再也不放!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拽过沈清秋,像是要将他融入血骨的用力拥入怀中,洛冰河难以克制的喉头发出破碎呜咽,嗅着沈清秋身上熟悉的淡香,极力隐忍的靠在沈清秋耳畔央求道:「师尊我想要你。」温热气息吐在敏感肌肤上,沈清秋感到浑身蹿过一阵颤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……」这里还是野外,好歹也看清楚环境后再发情啊!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却恍若未闻的重复道:「师尊,我真的只要你。」刻意拉长尾音的话语,染上几分软糯无辜,他不屈不挠的向沈清秋婉转求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耳根子悄悄爬上红霞,沈清秋双腿几欲发软,对他这种不要命的撒娇方式,简直快要招架不住,只能半抵在洛冰河胸膛上,头摇的像波浪鼓般说道:「不、不行的。」太羞耻了!

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洛冰河开始软硬兼磨起来,眸子湿濡染上层水雾,轻蹭着沈清秋的脸颊,像只收起利爪露出柔软毛皮撒娇的大猫:「师尊,我想和你躺在梨花上欢///爱///,想看清你所有的表情。」他抚上沈清秋的脸颊轻柔触摸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混账,这、这都算什么啊!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最终涨红着脸败阵下来,他哪里舍得拒绝这样的洛冰河,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捧起他的脸,索性心一横闭上眼轻啄下那张柔软的唇,轻缓吐出令自己灵魂也颤抖不已的字眼:「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满园春色醉人间,千树万树梨花开,东风不解风情,落尽一地相思未了情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本来想开车但后来就懒了,有没有车之后随缘。

最近开始补history3的圈套,啊啊啊啊啊我快被里面的激情片段给弄死了,大家快吃我安利,超带感耽美电视剧!

评论 ( 50 )
热度 ( 60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