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曦澄风华鉴】国画•心上莲

-活动文-

-与内容不符取名废-

 

        明月别枝惊鹊,寒露濡松夜气清,山石嵬嵬溪涧潺潺,风竹飒飒来清音,云深不知处午时宵禁,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,江澄独自躺在榻上辗转难眠,夜风透窗卷珠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姑苏夜晚的宁静,与江面灯火通明宛如白昼的云梦不同,令江澄格外不习惯,若非蓝曦澄三番两次邀请作客,经历三年前观音庙事件后,姑苏便成了他此生不愿踏足之地,年少旧梦从此埋葬无情岁月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怀着重重心事,江澄烦躁地披衣起身,却不经意瞥见远处寒室尚未熄灯,下意识便皱起眉来,虽可理解身为宗主琐事繁忙,白日还要管理族内庶务,累积下来的卷宗也只得挑灯批阅,但蓝曦臣性格内敛,习惯将重责大任全揽下,经年累月为族内大小事奔波,如何不感到心力交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中计较了一番,江澄不免有些棘手啧了声,旋即伸手重新整理好衣冠,决定前去多管闲事的劝慰蓝曦臣几句,虽说自己无权插手蓝氏宗族之事,身分难免有几分尴尬,但好歹以两人现在的交情,他给蓝曦臣关心也并不为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深寒露重,草木摇落为霜,披着单薄外罩,江澄也不免感到几分寒意刺骨,于是他拢紧衣袖加快脚程,幸而此次是蓝曦臣亲自安排江澄的住处,姑苏蓝氏主客分明,非族中弟子难以接近宗主寒室,但蓝曦臣不愿让江澄下榻偏远厢房,且不说人是自己邀请,离主人家太远无法款待不象话,在蓝曦臣心中江澄的分量到底与他人不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提灯微光缀曙星,烛火不安跳动,一点无多小似萤,斑驳光影映照在江澄脸颊,凌厉五官柔和几分,他步履轻踏着落木徐行,金风过处舞衣袂,青丝狂乱扬起一个弧,吹散江澄心头最后一丝烦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晚吟?」熟悉嗓音自身后响起,朦胧夜色为此刻染上几分暧昧,蓝曦臣温润语调犹如一坛醇厚老酒,落入耳中直叫人浑身酥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澄莫名感到心慌意乱,却又强装镇定的转过身,双手环抱在胸前,不自在地冷哼道:「做什么鬼鬼祟祟跟着我?」笨拙的说谎技巧难掩羞赧,耳根悄悄染上红晕,泄漏出他的真实情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蓝曦臣微怔,盯着眼前分明朝寒室前行的江澄,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同时又贴心的不拆穿他意图,装作毫无所知地轻笑道:「是我唐突了,但我是特意前来向晚吟赔罪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赔罪?」江澄挑起眉略感困惑地迟疑片刻,不明白对方所指为何事?

 

        蓝曦臣笑而不语,故作神秘地比出噤声手势,旋即提起手中一壶桂花酿到他面前轻晃,狡黠地眨眨眼轻道:「邀请晚吟来云深不知处做客,却因族中事务耽搁,冷落江宗主多时,涣心中实在过意不去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意味深长瞟过他一眼,江澄忍不住嗤笑出声:「你们云深不知处不是禁酒?更何况这点东西就想把人打发掉了?」年少求学时顽劣被罚蓝氏抄家规几乎成家常便饭,又因为魏无羡那厮的缘故,江澄可没忘掉他家这条禁酒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岂料蓝曦臣忽然伸手牵住他,不待江澄反应过来,抢先一步与他言笑晏晏道:「晚吟是怕什么?」指尖状似不经意摩娑几下,酥麻触感令江澄宛如电流蹿过般,他当即羞恼将手抽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怕什么!还怕抄你家祖训不成?」江澄稍不留神便脱口而出,待话语落下方知覆水难收,这下不仅把自己给坑了,还平白让人占自己便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没脸去见对方此刻露出什么神情的江澄,于是又慌忙补上了句:「我可不是你的谁,做什么无缘无辜抄你家组训!」得!此地无银三百两,这下江澄可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瞅着脸颊涨红双拳握紧的江澄,蓝曦臣可不敢继续把人逼太紧,免得弄巧成拙真要把人气走了,于是巧妙转移话题化解彼此尴尬:「今夜月色如银,琼浆玉露当对酌,人生得意须尽欢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也不顾江澄是否同意,在蓝曦臣半推半就下,他们来到院落一处石亭上,江澄被动瞧着对方为自己斟满樽,忍不住出言道:「你倒是真想来个不醉不休。」江澄本是当对方戏言未曾放心上,此刻见蓝曦臣似乎真要与自己共饮,不由得发出迟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有何不可?说来这是我初次品尝酒的滋味究竟如何,是否真有书中描写如此甘甜?」蓝曦臣新奇的轻嗅着杯中酒香,向来沉稳的眸底隐约掀起一丝波澜,似乎含着隐隐兴奋与期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澄一时哑然失笑,不明白蓝曦臣为何突如其来起了兴致,偏过头想了想摇头:「不算好喝,但偶尔却能使人忘掉忧愁。」他的思绪逐渐飘远,目光落在不知名处,似乎正在思量些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早年最痛苦的时期,江澄为重建莲花坞和扶养金凌,所有重担他全一肩扛下,他没时间一蹶不振,就连悲伤也成了奢侈,更别提用酒精麻痹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能醉,那也是很好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江澄恍惚间听闻遭周传来巨大声响,砰——似乎有什么重物撞击声猛然响起,将他硬是扯回现实,他放下手中金樽蹙眉,当目光顺着那处投去,瞧见蓝曦臣整个人趴在石桌毫无动静时,不由得额头青筋跳动几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头顿时生起一股不祥预感,于是试探性的朝他叫唤几声:「蓝曦臣?蓝涣?泽芜君」然却未果,始终无人应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啧!」江澄没想到对方不胜酒力一杯倾倒,如今睡得不省人事,他不免赌气般伸手戳了戳对方肩膀,放软语调轻声埋怨:「蓝曦臣,你可真是说话不算数,方才是谁信誓旦旦说要陪我放歌纵酒?」他的口吻与其说是抱怨,不如说是无奈撒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算准对方毫无知觉,偶尔的示弱不会被对方发现,江澄自嘲地莞尔一笑,准备抬手独自畅快痛饮时,一双手却猛然拽过他,让江澄一时重心不稳整个人向前倾,胸口怒火瞬间蹿上,他忍不住沉着脸喝斥道:「你……做什么?」还未来得及继续发难,当江澄抬眸时霎时愣住,蓝曦臣像个没事的人,正襟危坐在自己面前,唇角挂着一抹轻浅笑意,彷佛先前醉倒模样不过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蓝曦臣你干什么?」江澄不免有种被戏耍的错觉,心头隐隐生起几分不快,气势上跟着咄咄逼人,锐利锋芒叫人不敢直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蓝曦臣似乎不曾料想会被严厉质问,神情隐忍染上委屈之意,抿着唇不发一语倔强盯着江澄,无声控诉对方无情,反常的行为举止,实在叫江澄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澄脑袋隐隐生疼,面无表情看着蓝曦臣半晌,就要失去耐心准备起身的同时,蓝曦臣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句:「画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什么?」江澄听不真切,正欲凑上前厘清时,蓝曦臣却突然不分由说拉住他,并且不让他有丝毫挣脱的机会,将人拖着朝寒室方向带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蓝曦臣,还不快放手!」江澄顿时觉得自己受到冒犯,手上紫电化作几道电流恫吓对方,江澄如同一把未入鞘的利刃寒锋直指逼人,不容许他人侵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蓝曦臣恍若未闻,始终牢牢紧握江澄的手不放,在江澄气急败坏的怒视下,将人推到寒室一处铜镜前坐下,接着开始不知鼓捣起什么玩意儿,一会弄来方端砚,一会又取来宣笔、镇尺,弄得江澄开始不耐烦起来,不明白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搞什么鬼?」江澄忍不住腹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星汉低垂明月光,镜中壁影成双,红影摇窗灯未残,蓝曦臣将手搭在江澄肩上,眸底难掩温柔宠溺的沉醉在镜中两人身影中,他羞涩腼腆的倾身靠在江澄耳畔呢喃:「晚吟,我画不出你。」温热气息吐在敏感肌肤上,江澄脸颊瞬间烧红,整个人彷佛燥热不已,身躯僵硬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也不打算得到江澄的响应,蓝曦臣径自轻笑出声,他倏然抽开江澄身侧一幅画轴,画卷瞬间在跟前铺开来,眼前这幕却彻底震惊江澄,精致水墨工笔,浓墨逐笔转浅淡,人物神情维妙维肖,画中人彷佛跃然纸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澄不敢伸手触碰那幅墨画,只消一眼便足已令他此生难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啊——那是自己啊!熟悉的眉眼与模样,如何不让人心悸动?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澄尚未来得及品尝桂花酿滋味,此刻竟觉得自己醉了,醉翁之意却不在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蓝曦臣凝视着镜中的江澄,于是苦恼皱眉不甚满意地摇头,指着画中的人孩子气般胡闹道:「他不像你,他还不及你七分容貌。」接着又转头向江澄邀功似的说道:「晚吟,我想画你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刻,江澄才方知原来这人到底是醉了,不免有些哭笑不得:「我说不行又能如何?你这不就偷画了?」不经意间语气带着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情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向来稳重的蓝曦澄,酒醉后彷佛变了个人,像是不满江澄的回答,幼稚的伸手环抱住对方,刻意在他敏感的腰间挠痒痒,让本就怕搔痒的江澄实在忍受不了,只能不断闪躲扭动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不住讨饶:「混、混账……哈哈哈哈住、住手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要,我要画晚吟!」蓝曦臣不屈不挠的说着,一口轻咬住对方肩颈薄肉叼起用唇齿磨蹭,整个人亲昵地贴在江澄背上,像极了一只撒娇的大猫,叫江澄无法狠心将推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受不住他软硬兼磨的江澄,终于承受不住糖衣炮弹攻势的嚷出:「画、随便你画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随即蓝曦澄眼睛为之一亮,下一刻却做出令江澄诧异的唐突举止,他略显粗鲁的扯开他的衣襟,提笔蘸墨待笔尖吸饱墨汁,按住江澄的手在他精致的锁骨上勾勒出娇嫩的花骨朵。


看蓝曦澄在线纯情画画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对不起我来拖后腿了,呜呜呜呜呜表白其他劳斯,大家都写得好好,我真的哭爆!我好爱曦澄!哭得超级大声!


评论 ( 42 )
热度 ( 46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