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人渣反派自救系统】冰秋 心肝

-2019墨香only中高考应援- 

-cp:冰秋- 

-2015年北京卷 深入灵魂的热爱- 

-祝大家考试顺利-

        黑云压山山欲颓,飞沙卷地日色昏,野火燎原尘涨天,宛如一条巨兽盘踞遮蔽空障目,蛰伏在雷雨卷云中等待伺机而动,魑魅魍魉凄厉哭嚎,群魔乱舞狂欢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景象宛如人间炼狱,洛冰河面不改色玩味观赏着,他居高临下站在楼台上,亲眼目睹鲜血溅染大地,深褐色印子蜿蜒成河,断肢头颅四散,分不清敌我的尸体交迭,就彷佛是一座万人冢,不计其数的死伤叫人怵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纱华铃安静垂首立于他身侧,小心翼翼觑着洛冰河的脸色,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有些苍白,虽早清楚魔尊的能耐,也见识过对方杀人如麻的惨忍手段,但面对此景仍不由得感到强烈不适,心惊胆跳起来,愈发对洛冰河心存几分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,不由得朝纱华铃莞尔一笑,深邃的暗红色瞳孔,倒映出女人玲珑有致的曼妙身影,唯独笑意不曾真正到达他眸底,反倒有几分轻蔑和讽刺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举令纱华铃惴惴不安垂首,藏于袖中指尖紧握泛白,惊恐自己方才的无心冒犯,洛冰河向来喜怒无常,他收起爪牙的乖巧模样,全是给沈峰主一人看的,就是要那嘴硬心软的仙师为他心疼,但这却骗不过纱华铃,藏于洛冰河俊美的皮囊下,就是个疯狂且偏执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亲眼目睹,在沈清秋尚未复生前那人癫狂的行为,试问哪个正常人可以和一具冰冷尸体共食同寝?甚至耐着性子替他沐浴冠发,不厌其烦地对着沈清秋絮絮叨叨着日常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纱华铃不得不进来向魔尊汇报公事,见到洛冰河亲昵搂着毫无生气的沈清秋,十指交扣靠在他耳畔亲昵低语,彷佛一对恩爱不渝的神仙眷侣,恍若无人地蜜里调油时,她心中不免产生一股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真界背地里都谣传,洛冰河疯病疯得厉害,亲手杀害师尊却又不肯接受真相,强行将尸体从苍穹山派抢过来,又耗尽心血小心保存,成天独自关在一方天地,耽溺在师尊不过是沉睡的假象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纱华铃只能眼观鼻,鼻观心装作毫不知情,余光瞥见洛冰河一吻落在沈清秋眉心,以指代梳整里对方鬓边凌乱发丝时,身躯瞬间一僵,姣好的面容上难掩震惊,旋即匆忙收回视线不敢再乱瞟,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画面实在过于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魔族也难以接受洛冰河这离经叛道的行径,更遑论正道那群自诩正义的修道者,挞伐舆论甚嚣尘上,有人鄙夷、不齿他侮蔑沈清秋的,也有为沈仙师不值惋惜的,唯独没有同情洛冰河的,只觉得他罪该万死,逼死自己恩师又辱了对方清誉,搅乱两界和平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却将这些罪名担下,不曾开口替自己辩解,任由世间最恶毒的言论抨击着,他麻木且讽刺勾起唇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必要澄清,这世上唯一肯真心相待的人已经离去,不会再有人奋不顾身为自己挡祸,就算伤痕累累也要护自己周全,从此无人愿意倾听自己的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段日子洛冰河过得浑浑噩噩,他甚至分不清何为现实,宁可沉醉在师尊眉目温柔凝视自己的梦里,直到他终于确定沈清秋活过来后,一颗心才彻底死灰复燃,重新为了那人而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某次意外察觉沈清秋吃软不吃硬后,洛冰河更是收起尖锐的爪牙,变本加厉的朝师尊撒娇起来,堂堂一位可只手翻云覆雨的魔尊,也不怕他人笑话,成天围绕在沈清秋身旁打转,苦肉计、深情虐恋通通都来,只怕那人不肯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清歌忍无可忍指控对方是白眼狼,但沈清秋心偏的厉害,嘴上喊着徒弟大了难管教,心却软得一蹋胡涂,甚至还把自己也赔了进去,气得柳清歌干脆眼不见为净,懒得再插手他们师徒间的破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看着眼巴巴跟在身后的洛冰河,活像只撒娇黏人的奶狗,心中不由得感叹,当年就不见这孩子这么傻,现在却犯傻的厉害,见不到自己就倔强着死活不肯离开,双拳紧握身侧,俊美脸庞苍白的吓人,眼眶中畜满一层水雾,强忍着不肯落下泪珠,骄矜却又卑微的模样,彻底击溃沈清秋引以为傲的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非事铁石心肠的人,洛冰河彷佛一头受伤小兽的模样,眸底悲哀绝望的情绪传递到沈清秋内心,令他不由自主感到灵魂深处的颤栗,洛冰河太过狡猾,他明知这是沈清秋的弱点,但他就是毫不留情霸道强攻上去,就像一张温柔牢固的网将自己缚住,此生难以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欺骗的了沈清秋、瞒过天下苍生,却骗不了见过他狠戾的纱华铃,如果不是此次有蠢货主动上门挑衅,魔宫内又有几名手下叛徒,或许洛冰河并不会亲自出手杀鸡儆猴,他心狠手辣的挑断敌人的经脉,又不肯爽快给他利落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居高临下睨着匍匐在地哀嚎的叛徒,恶劣抬起靴子踩上对方掌心狠狠辗压,就是要他们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,笑意不无轻蔑地说道:「师尊希望我宽厚待人,所以我不想让他失望,但我发现自己或许太过仁慈,尔等根本不配称作人,不过是小小蝼蚁也敢妄想杀我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救、救命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魔尊咱们不敢了……求求您!」

        纱华铃看得清楚,洛冰河眼底冷若寒霜,他皮笑肉不笑扯起唇:「我为什么要放过你们?」

        浑身浸泡在血中的叛徒,艰难伸手抱住洛冰河的大腿,吓得屁滚尿流哭喊道:「您……您不是说了,沈仙师乃是心怀慈悲的修道者,他……他肯定不希望您手染鲜血。」男人不知死活顺着他的话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听闻富饶兴致勾起唇:「哦?所以呢?」他果然停下手边动作,状似不经意的瞟过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纱华铃心中不禁冷笑一声,果真是愚蠢至极,提起那人的逆鳞怕不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误当这是求生的唯一机会,另一名叛徒见状也赶紧如法炮制巴上前,谄媚且讨好地说道:「沈仙师为人光明磊落,又是众所皆知仁善君子,您是他弟子更是不能落人口舌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下,洛冰河眼底闪过冰冷杀意,出手狠绝的将人双手折断,薄唇吐出残忍话语:「师尊如何是你们这些废物能评判的吗?」接着他又看一眼其他摊在地面的渣滓,面无表情徒手当场掏出他们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遭顿时鸦雀无声,那些本在暗处观望的势力,亦或者看戏的好事者皆对洛冰河心生忌惮,畏惧他近乎疯狂铲除敌人的手段,蠢蠢欲动的心思逐渐淡去,魔族向来遵从肉弱强食的原则,以武力胜者对其伏首称臣,如今的洛冰河更是万中选一的魔尊,无人敢上前违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纱华铃惋惜的瞟了眼沾染上鲜血的鞋尖,不免为这群不自量力的人摇头,怎么会错把猛虎当作猫崽?洛冰河心中藏着恶鬼,皮囊下是嗜血残暴的本性,平日里装出来人畜无害的模样,不过是为了不吓着心上人的假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心不在焉的甩手将鲜血抹去,瞟了眼身后几名手下吩咐道:「把这里清理干净,我离开清静峰那么久,师尊该担心了。」语落便旋即离去,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纱华铃淡定拢了拢衣袖说道:「该干嘛就干嘛去,君上的话没听到吗?」众人见闹剧终于落幕,于是也跟着善后完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独自回到竹舍,面上虽平静不动声色,但方才那席刺耳的话他兀自在心底不断琢磨,倘若师尊知道自己骨子里的残酷和冷血,是否会畏惧自己、抛弃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虽不提,但不代表洛冰河不知道自己身分连累了师尊,外人都在背后不胜唏嘘的谈论,风光霁月的沈仙师到底是可惜了,养个徒弟却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手上沾满鲜血,却有个好师父默默为他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一思及此便快无法忍受,但他最畏惧的犹是沈清秋的目光,若是见到那人双温柔含情的眼眸,染上对自己的惊恐之意,洛冰河怕是会崩断理智,赶在那人厌恶自己之前先杀了他,然后毁掉这个无趣的世界!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私又愚昧,深爱着沈清秋却又害怕他厌弃,宁可残忍毁去自己的爱情,然后选择自杀和这个人一同殉葬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冰河?冰河你这是怎么了?」忽地,耳畔传来沈清秋焦急的呼唤,洛冰河猛然回过神,却见到他蹲在自己身前,伸手抚上自己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……」洛冰河瞬间怔愣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有些手足无措的抬手揽住洛冰河的脖颈,当他又与自己闹别扭的柔声安慰:「唉傻孩子,怎么就哭了呢?」边说着边用衣袖替他拭去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哭了?原来自己哭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将头埋进对方怀里,看上去有几分脆弱可怜地闷声问道:「师尊,如果哪天你发现我……我其实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,你会不会讨厌我?」

        得!这又是闹哪样的?沈清秋忍不住翻白眼,他早就知道原作里的洛冰河坏起究竟有多坏了,看看人家多么变态扭曲,还想要摧毁世界呢!真当他平时在自己身上撒个娇,沈清秋就会真把猛虎当温驯小猫咪,他又不是真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话沈清秋当然不可能直白告诉洛冰河,免得伤这人自尊,晚上又要瞎闹起来折腾自己,他可还要自己的腰,不想隔天下不了床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只能耐着性子温言开导:「哎呀又胡说啥呢!怎么会不要你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师尊……我配不上你。」沈清秋,你知不知道我的占有欲很多时候都会让我犯病,我甚至无法容忍你离去而想杀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没想到他会这样说,于是不禁一愣,旋即彻底拿他没辙的无奈叹息,猛然伸手拽住洛冰河的手,让对方冷不防整个人重心不稳扑倒自己身上,让他靠在自己胸口聆听那沉稳有力的心跳:「我不知道要怎么让你相信,但我的心不会撒谎,不论你是什么样的人,你永远都是我的徒弟,我亦不会抛弃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沈清秋……你……」洛冰河既错愕又震惊的瞪大眼眸,沈清秋的一句话有如三月春风温柔拂过,把自己那些狂躁不安的情绪全数抚平,就连最后一丝涟漪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眶很酸似乎沾染上些湿意,像要融入血骨般狠狠将人拥入怀中,想要迫切告诉这人自己深入灵魂的热爱,洛冰河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更爱他才好!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趴在沈清秋肩上,泪眼朦胧间看见窗外那片灿若云霞的春景,于是他忽然不是那么想要毁掉这个世界了,这个虽然有些无趣,但是却有师尊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若是到了那不可挽回的一天,或许自己终究还是舍不得杀了沈清秋,只因这个人是他的命,是他费尽毕生气力才拥入怀的心肝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觉得自己偏题了,给大家拖后腿了!祝大家考试顺利,考上自己喜欢的学校!

评论 ( 64 )
热度 ( 1159 )
  1. 云知微我就是帅破苍穹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