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影帝】因你而来

-叶阑x江池-

-结局多年以后的故事-

-角色归原作欧欧西归我-

 

        闷热片场环境,临时搭建的简陋戏台上,江池跟着戏班师父一遍又一遍揣磨青衣身段,繁复台步、手势令人眼花撩乱,非戏曲科班出身的他吃尽苦头,顶着高温汗水浸湿衬衫,江池眼神始终专注盯着,并一声不吭的沉心记下所有动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挺直腰杆含笑注视前方,右脚颠身后,左手置腰间端起兰花指,右手持扇放胸下,起步先抬右脚,勾起脚尖向前迈步,快落地时脚尖向右外侧撇八字,上身端正尽量保持平衡的缓慢前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放下手边事物,目不转睛盯着江池,正感叹他的敬业时,老师父眉头一皱旋即喊停,厉声斥喝道:「走这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,你是端庄华贵的小姐,走起步子该是婀娜多姿、步步生莲,你僵硬着身子干什么去!」接着就是劈头痛骂一顿,丝毫不留情面把江池批评的狗血淋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四周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尴尬的面面相觑,随后又故作淡定低头继续装忙,毕竟如今的江池已经不是以往小有名气的演员,而是足以和叶阑并肩的影帝,经历岁月磨练演技纯熟精湛,低调温润的态度,受到不少导演青睐,更是后辈众星捧月的对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长年累月下来也为江影帝赢得好口碑,平日里剧组不敢对他怠慢,多数导演也会给江池留几分情面,一段戏几条没过不至于当众指着他鼻子责骂,让江影帝陷入窘迫的境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大腕通常都有自己的脾气,圈子里心高气傲的不乏少数,万一惹怒大神对两方皆不利,有些能折腾的就可以把剧组弄得鸡飞狗跳,更激烈的甚至会让投资方撤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好脾气虽是圈里出了名的,但好歹也是拿过两次最佳男主角的影帝,如今颜面尽失会肯轻易善罢罢休?

 

        导演顿时气得脸色发黑,差点没上前把这老家伙掐死,先不提江池是否会因此记恨上,给剧组穿小鞋,但他背后的叶阑工作室,是参与电影《十里胭脂》拍摄的制片方,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,就连主演都是两位影帝,如果被对方知道旗下艺人受欺负,难保敲定好的合作会临时变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大伙以为江池会因此恼羞成怒时,他却毫无任何尴尬亦或愤怒,反倒神情平静且认真地向对方鞠躬道歉:「老师不好意思,是我太在意姿态,却忽略最重要的神韵,让两者间本末倒置了。」真诚无半点虚假的神色,令人十分动容,大伙纷纷对江池的敬业感到钦佩,以及处理方式点赞,浮躁糜烂的娱乐圈,能保持初心,沉淀自我的演员实在太难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卑不亢的谦逊态度,也令对方脸色好上几分,意识到江池并非真正唱戏的角儿,他来只是为了拍戏时能快速进入状态,让人物更细致立体,特意向自己学习基本技巧的演员,不免放软口吻歉然道:「是我太心急了,我这人脾气老臭,气上来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痛骂,你可别真往心里头搁去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慈眉善目,江池不免一愣,与对方学唱戏大半个月,他也算摸透老师父的脾气,以往对自己严声色俱厉的前辈,突如其来软与温言关心,也叫江池不禁受宠若惊起来,无措地腼腆道:「不会的,这段时间谢谢您的指导,我自己也获益良多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戏班师父盯着眼前的年轻人,内心涌起千万感慨,有些惋惜又有些无奈摇头:「可惜了,现在沉稳肯吃苦的人不多,你若走我们这行熬个几年肯定能成为名角。」大半生都待在梨园,教出过许多当代名角的老师父,口吻中满是遗憾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没料到会获得极高肯定的江池,心中忍不住雀跃,但脑中却浮现一个身影,本来高涨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,眼底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甜蜜笑意:「可是我不后悔当一名演员,因为……这里有我追逐很久,现在终于可以并肩欣赏相同风景的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阑,我因你而来,投入未知的世界,跌跌撞撞来到你面前,拚尽全力追上你,就像飞蛾扑火没想过回头,你是我一生的挚爱,是我不曾后悔的任性决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伟力站在不远处,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,鼻头有些发酸,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,叶阑是万众瞩目的光,他天生耀眼眩目,江池却像他身后无数的追光者,不知疲倦的跟随,眷恋叶阑不经意的温暖,为了信仰江池可以不计较抛弃所有,终于靠着多年毅力,身躯内潜藏的星光终于吸引住叶阑,从前憧憬的微光,成了倒映彼此眼底的漫天星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江老师太认真了,很少见到师父那么夸人的。」被邀请来剧组充当临演的京剧演员,忍不住由衷地敬佩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这样夸自己的老板,李伟力更是与有荣焉的用力点头称是,「这是当然,咱们江哥为了这部剧很努力,回去饭店都还不忘记对着镜子练习走台步呢!」这段时间江池为了出演绝代名角,不仅日常生活全刻意举止女性化,就连咬起字来尾音也似乎有些软糯缠绵,生生多了几分妩媚和情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阑站在台下凝视着江池,眼神专注且温柔,他彷佛能明白当初的江池对自己是怀抱着何种情感,原来从这种角度仰望竟是如此耀眼,令人舍不得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李伟力很快就发现突然出现在片场的叶阑,惊得差点就要嚷嚷出声时,叶阑却悄悄比了个安静手势,让李伟力涨红着一张脸,到唇边的话又憋了回去,说到底他还是很怕这位叶影帝,只能无比僵硬的扭动脖子,继续回去关注台上的江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台上江池面容扮相精致,发饰繁复华丽,点绸花蝴蝶顶花缀红绒花,水鬓镶大泡子、双丁白钻,朱红衬褶子绣鲜艳角花,一双眼眸含春流转风情,单手挽个兰花指向上抬起,水袖向下滑开一个优美的弧,旋即启唇轻唱:「先前有人到书馆,你就该先对我父言。奴家生来非下贱,我岂肯私自进花园!每日闺阁多腼腆,如今受逼在人前。有心来把青丝剪,焚香念佛也就安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嗓音温润嘹亮,虽能听出几分青涩,但配合行云流水般的动作,俨然将戏中风华绝代的名伶演出万种风情,一颦一笑瞬间勾动叶阑的心,他讶异自己竟被江池带领入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叶阑将这段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戏接下去演,戏里他被饰演青衣的阮鸣凤吸引,身为纺织坊纨绔少爷的葛轩洪,忍不住心痒难耐上前调戏:「小娘子何苦长伴青灯半古佛,不如随我快活逍遥度良宵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叶阑哥?」江池诧异瞪大眼,似乎没料想到会见到叶阑,他比对方提早提早一个月进组的江池,见到分别许久的爱人,心头一阵激动,还来不及惊喜,却被叶阑用折扇点了下眉心:「错,爷不是这名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将葛轩洪轻浮态度演得维妙维肖,江池顿时福至心灵,媚波流转嗔道:「爷真是说笑,您可喜欢看戏?」他不动声色向后退,避开对方动作掩唇轻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看戏?那得看是什么戏,如果是你这种美人演得自然喜欢。」眼神暧昧露骨打量过一会,叶阑出言戏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莞尔一笑,随即却出人意料扯下头上金珠银钗扔到地面,在叶阑错愕的同时,勾起轻蔑笑意,并挑起眉居高临下说道:「可惜,我不爱演给不懂欣赏的人看,白白糟蹋《凤还巢》一出好戏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少敬酒不吃吃罚酒!」叶阑恼羞成怒破口斥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无动于衷睨着他,径自转头向一旁尚未反应过来的场务问:「我演得可像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像、像……」场务浑浑噩噩胡乱点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听闻后十分满意地扬起嘴角,他高傲瞟过叶阑一眼扔下句:「是呀,我也觉得这玉洁松贞的程雪娥演得可像极了。」接着毫无留恋的抛下叶阑独自转身离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片场瞬间鸦雀无声,过了几秒众人掌声如雷热烈响起,江池也从幕后走了出来,有些羞赧地看着叶阑咳了几声:「可能还不是那么好掌握这角色。」心脏在胸腔中飞快跳动,眼底隐隐有些不安,却又藏着一丝期待能受到对方表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阑不觉好笑起来,如他所愿的伸手揉乱他的发,毫不客气地用力夸道:「挺好的,把阮鸣凤演活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场务也忍不住崇拜地附和:「是呀、是呀!江哥太厉害,刚刚那眼神把我吓得六魂无主,差点都要腿软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得到爱人的夸奖,比什么都还开心地笑了起来,傻兮兮地模样让李伟力简直不忍直视,好在叶阑忽然话锋一转,上前若无其事拉住江池的手说:「你们先继续布置吧,我和你们江老师有些细节的部份想探讨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便飞快把江池带走,李伟力死死盯着叶阑背影,心里那是一个苦啊,明明自家老板平日里冷静有理智,但只要见到叶影帝,所有什么克制通通掉线,瞬间变成人家舔狗,还二话不说跟着走,唉自家白菜被猪拱,实在太令人心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阑一路拉着江池进到休息室,反手把门关上,将人直接压在墙上狠狠吻住,让江池只能无路可退地仰头,温顺承受对方有些失控的疯狂,他的主动让叶阑心中一软,暴风雨般狂烈的吻逐渐缓下,成了缠绵悱恻的细吻,清晰暧昧地水渍声,让江池不受控制红透耳根,细长睫毛轻颤,整个人半瘫在叶阑怀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来得及卸去的妆容,衬得他眼尾那抹红更加鲜艳,让叶阑忍不住又凑上舔过他唇角低咒:「妖精!真不想让他们看见你这模样。」刚才在台上的江池太过令人惊艳,他甚至忍不住心里想着,戏中的葛轩洪初见阮鸣凤登台的场景,这样一个精致漂亮的人,换作是谁都会心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瞇起眼轻笑起来,忽然想起《十里胭脂》中阮鸣凤勾引葛轩洪的一幕,于是刻意压低嗓音,交错靠在他颈间轻吹气,学着那热情奔放的名伶,不动声色用脚尖磨蹭上对方小腿,展眉慵懒调笑:「那爷呢?想不想见我其他模样,只有你能看的那种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低骂了句听不清楚的方言,叶阑瞬间把人压在化妆台上沉声警告:「别逼我现在办了你,江池……你学坏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没想到自己竟会一时脑热,大胆主动撩拨叶阑,回过神后的江池又不争气地脸颊涨红,有些不好意思眨了眨眼:「我、我可能最近太入戏了,一时忍不住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阑无奈地啃了他柔软的唇瓣一口,当作惩罚的叹气:「为了这部剧,你也未免太拚了,没少被那个教唱戏的老头骂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其实还是挺有趣的。」几年过去江池早和叶阑心意相通,如今让他知道自己的短板,已经不会像几年前一样感到羞愧难堪,于是想了想真心实意的轻笑回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这几年会在演技上突飞猛进,其实还是得归咎于本身的心态,他从来不介意放下身段去学习新事物,认真努力当一位尽责的好演员,勇于挑战任何角色,靠着自己一点一滴的累积,最终追上自己的喜欢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叶阑知道江池在想些什么,虽然身为对方伴侣,他当然不希望江池太辛苦,却也知道对方有自己坚持,于是什么也没说的拍拍对方头,随口换了个话题:「看过剧本后有什么感想?从之前的秦笙后,很久没看见你这么积极接拍一部戏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提起剧本江池态度跟着认真起来,「其实本来不想接的,因为套路挺老的,戏子和少爷的狗血故事,两人注定是悲剧收场,但里头的角色让我太印象深刻,阮鸣凤表面是个热情奔放的戏子,实际上对爱情刚烈的他,因葛轩洪动了心为了守住尊严,不愿染指这段感情选择跳楼,一直追求着他,始终没能得到对方亲口答案的葛轩洪,在那刻终于知道他的情,于是泪流满面仰天咆哮,从此世间没有葛少爷,京城却多了个叫忆凤的角儿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确实,故事只能算得上三流,人物塑造却挺饱满的。」叶阑也赞同他的看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停顿了下,迟疑几秒才又继续说:「其实这并不是最主要原因,我之所以会喜欢它,是因为戏中两人相互吸引的过程,前半段葛轩洪受阮鸣凤吸引,因为求而不得不停追逐,后半段阮鸣凤终于被他打动,愿意承认这段情感了。」他边说着边有些局促的低下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叶阑终于明白了,故作恍然大悟的点头:「原来是这样啊,你是想让我也明白追求一个人的感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的确是江池的私心,但被直接当场戳破还是让他有些羞赧,无措地低声叫道:「不是的……我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嘘安静,接下来的话只说一遍。」叶阑比了个手势,忽然打断他的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什么?」江池茫然抬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在追逐着你,江池从喜欢上你的那刻开始,我的目光就注定移不开你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倏然瞪大眼睛,脑袋被巨大喜悦砸得晕呼呼,鼻头忽然有些发酸,他瞬间红透眼眶,在一片朦胧泪花中,嘴角不自觉上扬地哽咽道:「这么多年过去,叶阑我总算追上你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出息。」叶阑莞尔一笑,伸手替他抹去眼泪不忘调侃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江池,这么多年,谢谢你没有选择放弃,最后来到我身边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谢谢我字绑的推坑,影帝真的太甜太好看了,呜呜呜结局还意犹未尽啊!

评论 ( 36 )
热度 ( 23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