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】冰九 鸿门宴(中下)

*古代AU

*冷酷暴虐亲王冰哥X心冷无情男宠九妹

链结 (上) (中上)

 

        隆冬新雪纷飞,倚窗雪落炉烟直,飞琼集庭院,方寸天地覆银白,苍劲松柏巍然矗立,朔风吹密霰,小阁重帘掩明灯,月影疏寒映池塘,沈清秋兀自侧躺软榻辗转难眠,只得披衣坐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尚未来得及平复心绪,门外又是一阵叫嚷,伴随着惊呼声脚步声逐渐逼近,沈清秋不得不皱眉静观其变,只听闻侍女阻拦不及,一位五官艳丽气势跋扈的女子,直接用力踹开门,态度不屑轻漫冷笑:「我倒要看看阿洛是被什么狐狸精给迷住了,还金屋藏娇起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胭脂水粉香气扑鼻而来,沈清秋略感不适掩住口鼻,神情淡漠瞟向她,毫不客气下逐客令:「滚出去。」他对这种后宫争宠的戏码毫无兴趣,委身洛冰河只是权宜之计,他也懒得和对方美眷费心周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年来洛冰河将他圈养在偏院,虽没限制他的行动,但活动范围也只限于庭院,相当于变相软禁,对方则是隔三差五过来留宿,嘘寒问暖虚应一应,粗鲁将人手腕拽过抵在榻上,随手便撕烂沈清秋蔽体亵衣,毫无温情与欢愉的单方面进行掠夺,强迫沈清秋忍受不堪的粗暴侵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当事后伤痕累累,浑身布满青紫痕迹的沈清秋,像个被蹂躏的残破娃娃扔在一旁,身下痛得彷佛快要散架时,屈辱的泪水就会忍不住默默滑落,滚烫液体灼痛他的眼,饶是如此他依旧一声不吭保持沉默。

 

忍辱负重践踏自尊,成为他人禁脔,沈清秋暗自发誓,总有天必将这些仇恨十倍奉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美目圆睁,似乎没料到沈清秋竟敢对自己指手画脚,气得浑身发抖,发髻上斜插一支步瑶不停晃动,美艳动人的容貌因妒忌使得扭曲,染上蔻丹的纤细手指,此刻化作地狱母夜叉,恶狠狠掐住沈清秋的脖颈:「你个不要脸的兔儿爷!竟然敢勾引殿下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发突然沈清秋被他掐得脸颊涨红,一口气提不上胸膛,难受地蹙着眉咳得撕心裂肺,正当他因为缺氧眼前开始一片漆黑时,女人忽然发出惊叫,他还来不及反应,整个人就瘫软在地上,半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朦胧间他看见洛冰河派遣给自己的侍卫,挡在自己身前,并且一把擒住扬起手还想行凶的女人手腕,神情毫无半点起伏并低声警告:「夫人请自重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自重?凭什么叫我自重,殿下居然要带只公狐狸去赴宴?」女人语气严厉,毫不客气指着沈清秋破口大骂,不分青红皂白就想扑上去将人直接撕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脑袋一片嗡嗡作响,沈清秋还来不及弄清她的目的,忍着身体不适,准备出言反击时,先前被惊动的洛冰河已经赶到,看见自己贵妾和男宠起争执,把屋子弄得鸡飞狗跳时,脸色瞬间沉下,眼神凌厉瞟向一旁的女人,吓得本来骂咧咧的人噤若寒蝉,委屈地红了眼尾泪花在眼眶打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冷眼盯着哭得梨花带泪的女人,不由得不屑撇嘴,他可没忘记方才这女人究竟多么不可理喻,现在倒恶人先告状,不愧是喜欢洛冰河那种货色的肤浅女人,还真是绝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动声色观察着地上狼狈的沈清秋,洛冰河依旧从容不迫说道:「怎么就动手伤人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虽自知理亏,但害怕洛冰河追究起来,于是率先服软泣不成声控诉:「殿下怎么可以偏心?我这不是替姐姐们打不平,柳姊姊平日辛苦持家,出身又是良好世家,这冬宴是正经八百的宴会,带她去才不算辱没咱亲王府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微挑眉,却没出言反驳,但一旁的沈清秋却忍不住发出冷笑,他怎么会听不出来,这女人的言外之意不正是暗讽自己低贱,不过是个以色侍人的男宠,地位还不如洛冰河这几位夫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神情露出几分古怪,似笑非笑瞅着女人:「妳们倒是姊妹情深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心中自然得意无比,表面仍装作替他人打抱不平模样,还不来及继续搧风点火,便率先被另一道清冷嗓音给打断:「不劳费心,殿下自有打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柳溟烟情神淡漠,短暂瞟过沈清秋片刻,不理会气得咬牙切齿的女子,仅仅是朝洛冰河微颔首:「是我管教无方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瞇起眼,对于自己这位名义上的正室还是颇为满意,不管是出身望族,还是出挑的长相,亦或知情趣的脾气,不得不说柳溟烟都是一位贤慧的夫人,可惜就是性格过于冷淡,洛冰河实在说不上喜欢,顶多落得一个不碍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位性格骄纵蛮横的女子,则是当年自己风流债惹得一位不得了的小祖宗,女子出身赫赫有名的江湖世家,是幻花宫的掌上明珠,自幼习武染上几分江湖儿女脾气,天生敢爱敢恨,洛冰河因一时兴起,让小宫主芳心沦陷,心甘情愿抛下自尊和骄傲,成了洛冰河小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起初尚有几分新鲜,喜爱她恣意骄傲的模样,但随着时间一长,从前那些喜爱却成了厌倦和麻烦,小宫主善妒爱争宠,屡屡到洛冰河面前告状,小事不顺她心意就要吵得天翻地覆,几次来去洛冰河也对她失去耐心,索性把人打发到偏院眼不见为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千算万算,还是没算到她竟然敢到沈清秋跟前闹,洛冰河眸色逐渐冷下,冷冷凝视着心有不甘,开始口不择言怒骂的小宫主,轻描淡写地说道:「闹够没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小宫主终于发现不对劲,她畏惧着盛怒中的洛冰河,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,眼泪如珍珠般滚滚落下,秋眸氤氲上一层水雾,沾湿美艳的脸颊:「我、我不该过问爷的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皱眉,似乎不打算和她争论下去,朝柳溟烟摆摆手让她处理去,彷佛用罄所有耐心般冷声道:「以后没有我的命令,不准踏入这个院子半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柳溟烟一愣,随后又恢复冷静,向人指示把小宫主带下去后,又朝洛冰河福身告退,留下欣赏一场荒唐闹剧的沈清秋,以及心情明显不佳的洛冰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冬宴?那是什么宴会?」沈清秋十分敏锐抓到一个关键词,于是不甚在意的随口问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收回思绪,眼光闪烁勾起唇,「是由太后娘娘主持的家宴,邀请的都是那些个士族子弟,表面上是君臣同乐的宴会,实际上是暗地里别有居心的拉拢各派势力,可谓是场鸿门宴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不禁腹诽,明知宴无好宴去还是赴约,还真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这不是有病是什么?于是他也毫不客气拒绝道:「不去。」沈清秋可没他这种闲情逸致,没事给自己找事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回绝自然让洛冰河不乐意了,但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多说些什么,反倒若无其事耸了耸肩,像是不经意般忽然说道:「是吗?那可真是可惜了,这次太后还邀请你那德高望重的舅舅,若是本王没有猜测错,哼!那些老家伙忌惮着当年参与过废储君一事,畏惧某日会遭到本王报复,私下早连成一气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当今太后也是出身沈氏,对当年出手狠戾的洛冰河视为眼中钉,在他出手害死沈皇后后,对他更是厌恶至极,两人多年的矛盾瞬间白热化,私下几次小动作频繁,朝堂上也是多次针对洛冰河,两人不和的谣言更是甚嚣尘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懒得掩饰,对太后更是怠慢,太后也不待见洛冰河,干脆坐实谣传,小皇帝年纪尚幼,是个善心的仁君,夹在母后与舅舅之间十分为难,却又明白自己劝不住,只能装聋作哑由着他们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冬宴太后本来也无意邀请洛冰河参加,但小皇帝实在看不过,于是出言劝导亲人间该以和为贵,太后不好拂了他的面子,加上「出手」时机已成熟,破天荒答应邀洛冰河前来家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明就里的小皇帝十分高兴,将这件事转告洛冰河,并且要他一定要前来,但天生直觉敏锐的洛冰河,立刻察觉这件事肯定有蹊跷,表面上答应赴约,私下却派人调查太后一派的动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太后将事情瞒的滴水不露,但还是意外让洛冰河查到些蛛丝马迹,其中参与行动的一位大臣,养了位娇艳妩媚的外室,几番云雨间被美人迷的神魂颠倒,不小心泄漏太后想趁着这次冬宴,伪装成刺客闯入误杀亲王一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这名贵妾实际上是洛冰河的人,她表面不动声色娇笑着祝丈夫行事顺利,私底下很快便将这件事转告主子,顺便又藉以美色套取许多信息,让洛冰河心中有所警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知道后并不打算打草惊蛇,反倒是决定带沈清秋前去赴宴,也正是吩咐下人时,碰巧被小宫主听见,才会演变出后来这些破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猝不及防听闻沈相等人,沈清秋猛然抬头,瞳孔倏然一缩,那些被遮盖的新仇旧恨瞬间涌上,他无法刻意心头怒火,沉下脸抿着唇道:「你这是什么意思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当初不是你求本王帮你吗?现在怎么反倒问起本王来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未答,只是直拗的继续追问:「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暧昧朝他一笑,指了指墙外:「本王不曾食言,应下沈公子的事,自然也会兑现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藏于袖口的拳紧握,沈清秋面上不改,但胸口急促起伏却泄漏他不平静的心绪,他想过这天的来临,也想过手刃敌人的场面,但是却没想到竟来的如此快,快的让他骨子里的血液沸腾,心头猖狂叫嚣着「杀光他们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了、迫不及待看那些欺辱他的废物吓得屁滚尿流的丑态,比起自己受过的屈辱他们这又算什么?或许只有亲手割下他们的肉,自己才能痛快,漫天恨意才能弥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像是恋人般宠溺的看着沈清秋,笑意逐渐深了几分,伸手将人拉过自己怀中,缓缓用手将他的双眼蒙上,靠在他耳畔轻声低语:「比起佯装乖巧的你,我更喜欢你盛怒中的样子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时兴起养了只小野猫,不就是想看看,这个小东西究竟能走到哪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鲜明愤怒的情绪,足以焚毁所有的恨意,洛冰河能清楚感受到这人胸口强而有力的脉搏,同时清楚他对自己的道不清的爱恨,洛冰河抚上沈清秋的脸,欣赏般喟叹着:「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想把这个完结了,但是……写不完……明明是个短坑却让我好崩溃。


评论 ( 109 )
热度 ( 79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