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冰九】劣根难除

【冰九依旧七夕24h—23:00】

@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 

-強勢九妹上線-

-師徒相互嫌棄-

        天寒岁晚雁正稀,路危行木杪,寒摧露草根,万古孤坟荒草生,山鬼吹灯灭,北风呼啸零星霜飞,苍茫天地生寂寥,洛冰河丝面不改色疾行山涧飞泉,水珠沾湿衣襬,飞溅上俊美五官仍掩不住天生戾气,手提心魔剑无惧向前,气势如虹遇神杀神、遇鬼杀鬼,叫生人纷纷回避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唇畔冷冷一哂,嗅到妖魔腐臭气味,神情一凛凌厉瞟过林中深处,毫不拖泥带水拔剑出鞘,三尺锋芒慑人心魂,剑鸣长啸划破空,洛冰河无情朝那处刺去,果不其然逼得妖魔被迫反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杂碎尔敢!」洛冰河瞇起眸轻松化解招式,居高临下冷酷盯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妖魔似乎不甘心,嗓子发出喑哑难听嘶吼声:「该死……你只是个半魔,凭什么统驭一方称君!」魔界虽不兴血脉继承一套,凡事以强者胜出败者臣服,但洛冰河身为人魔后裔,还是受到许多非议与诟病,但又碍于洛冰河实力,众人皆敢怒不敢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虽偶尔仍是有不知死活的敢上门送死,然洛冰河向来不在意,杀戮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弹指间轻松的事,区区一个妖魔更是不必忌惮。只是没想到这个杂碎竟敢触碰他的逆麟,被洛冰河一掌打得半死不活时,仍气焰嚣张猖狂的挑衅道:「真是可悲,到头来你还不是栽在沈清秋手上,你那对你残忍不仁的师尊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与沈清秋那点破事,在茶馆说书人嘴里加油添醋传遍六界,当年亲眼见到洛冰河被师尊亲手打落无间深渊的人不少,里头那些恩怨人人心知肚明,但碍于两位主角淫威和实力,无人敢在他们面前编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情况不同,反正横竖都是死,妖魔干脆破罐子破摔,把这些陈年往事拿出来讥讽洛冰河一番,逞嘴舌之快也不算死得太枉,普天之下谁不清楚,洛冰河最忌讳他人谈到沈清秋,更遑论是那些不光彩的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倏然瞳孔一缩,面色阴晴不定,心头怒火如烈焰般恨不得把世间焚毁,杀意霎时迸出震慑四方,眼神如同看着蝼蚁般冷酷无情,他居高临下睨着脚边杂碎,盛怒中反倒勾起一抹笑意:「哦?」上扬语气听不出喜怒,然而妖魔却不住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呸!以为不说就没人知道,你和沈清秋间肮脏的乱伦关系?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」妖魔极为不齿的嘲讽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怒意高涨的洛冰河,忍无可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,像是嫌弃他弄脏自己手般的皱起眉,脸上掩不住厌恶地冷声道:「我和沈清秋之间的事,你没有资格插嘴。看来,你似乎不想死得痛快些,那我就成全你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话语刚落,洛冰河手上青筋暴起,妖魔顿时被掐住脖子,胸口呼吸逐渐困难起来,痛苦得不停挣扎,身躯不断抽搐起来,洛冰河却始终没有松手,正打算活活掐死他的同时,身后无预警来了一场奇袭,蛮横霸道的剑术强行插入,逼得洛冰河不得不放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妖魔顿时瘫软跌坐在地面,心有余悸不停喘息,害怕地朝庇护自己那人凑上去,自身也找回一些底气:「怎么?被我猜中心思恼羞成怒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面色不虞瞟向插手管事的男人,洛冰河不由得弯起唇发出讥笑:「这是我和他的恩怨,阁下不应该多管闲事才是。」一眼认出男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妖域统领者,洛冰河忍不住出言低声警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若是我插手管定了呢?」妖尊似笑非笑瞅着他泰然自若地询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你们就一起见鬼去。」洛冰河双手一摊耸肩道,丝毫并不把他们放在眼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妖尊不屑一顾地冷笑出声,凿金色的瞳孔霎时迸出杀意,毫无预警扑向他发动攻势,尖锐指甲利如钩刃,狠戾拍向洛冰河胸口,同时另只手持扇朝他脸上袭击,动作杀伐果断,像要置洛冰河于死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碰上棘手的敌人,洛冰河下意识皱起眉,堪堪拉开两人距离,脸颊却不慎遭利爪划破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,伤口瞬间如火烧灼般疼痛起来,怒意盛浓的洛冰河提起心魔剑,剑势凌厉、招招致命朝妖尊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,仅是逼得洛冰河出手后,尚未继续出招,反倒是像猫捉老鼠般闪躲,神情略带一丝戏谑,而他正在缓慢消磨着他的体力,两人瞬间陷入僵持不下的地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心头闪过一丝异样情绪,当洛冰河猛然察觉时,脚下虚浮的厉害,本来实力旗鼓相当的一方,需费尽极大气力才足以招架妖尊攻击,体内五脏六腑绞痛不已,经脉逆行躁乱,鲜红血液自唇角缓缓溢出,洛冰河知道对方使诈,忍不住出言讽刺:「阁下的行事作风,真叫人不敢恭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手段很重要吗?强者间只讲问输赢。」妖尊睨了他一眼,指尖抵在洛冰河心口,装模作样地言笑晏晏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在几吋下去就是致命的心脏,他随时都可能会取了洛冰河性命,正当情况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柄三尺剑淬冷冽锋寒,纯粹剑意逼得妖尊瞇起眼,整个人向后退去,在这电光火石间,手持修雅剑的沈清秋,已经从对方胁迫中救下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根捆仙索束缚在洛冰河颈上,沈清秋恶劣地将绳子往后拖,逼迫洛冰河不得不臣服在自己脚边,瞟了不远处好整以暇盯着这对师徒打量的外人,于是刻意压低嗓音讽刺:「连这种货色的圈套也能中,你还真是越来越无能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沉下眸色,兀自低敛眉眼掩去冰冷杀意,轻描淡写莞尔一笑:「那又如何?沈清秋,你还是来了。」眼中闪过几分得意挑衅,他还是赢了,沈清秋终究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压抑住内心怒火,沈清秋不由得讽刺地勾起唇:「我现在一样可以杀了你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闻言却不可置否挑起眉,语气淡淡道:「别自欺欺人了,口是心非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富饶兴致看着两人对谈的妖尊,忍不住出言插嘴:「若是沈仙师舍不得,本座倒是可以代劳。」瞟向一旁昏死过去的同族,妖尊不禁撇撇嘴,但也清楚继续缠斗下去,自己也讨不了好果子,毕竟沈清秋实力不俗,洛冰河也只是暂时失去修为,杀心逐渐淡去几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岂料沈清秋眼神却冰冷朝自己看来,忽然动作粗暴的伸手扯过捆仙索,让身受限制的洛冰河,一时重心不稳向前倾去,旋即扣住洛冰河的下颚,霸道且毫不掩饰占有欲地向他警告:「俗话说打狗也要认主人,他这条贱命是我的,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。」若是其他人胆敢觊觎,沈清秋不介意出手铲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毛骨悚然的话语,听在洛冰河耳底却格外悦耳,如同听了甜蜜情话般,他难得好心情的弯起唇,猛然一个翻身挣脱身上束缚,猝不及防拽过沈清秋的手,直接蛮横粗鲁地亲吻上去,撬开对方贝齿,极具侵略探入他口中,用舌头扫过口腔每寸软肉,疯狂汲取甜汁蜜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先是愤怒地挣扎起来,随后不甘示弱咬破洛冰河的唇,遵从本心情欲,和他吻得火热缠绵,银丝自唇角滑落,暧昧水渍声听得人脸红心跳,两位正主丝毫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,与其说是亲吻,不如说是一场暗中较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妖尊心头啧了一声,实在没兴趣看这对随时可能上演活春宫的师徒,扛起地上昏死的人,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吻方休,两人皆是胸口不断剧烈起伏,气息不稳的低喘,脸颊红晕尚未褪去,留着情潮过后的余韵,唇瓣红肿水润,衣衫不整的模样,不难看出他们方才历经过什么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被咬破的舌尖传来一丝痛楚,沈清秋皱了皱眉,不屑地冷笑出声:「果真是一头会咬人的畜生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则是伸手摸了摸沁出血丝的唇,微挑眉,随后毫不客气的反击:「不遑多让,你也是个烂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彼此、彼此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呵畜生配烂人,沈清秋,我们注定天生一对。」洛冰河也不恼怒,反倒卑劣地大笑出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只有彼此身边是容身之所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压死线!!!!!!!!!太刺激了!!!!!!祝大家七夕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!

评论 ( 65 )
热度 ( 75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