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冰九】霸道主人与他的俏猫猫

-又名《我捡了只猫该怎么破》-

-毫无剧情的沙雕梗段子-

-手贱饲主冰哥x高傲猫猫九-

感谢评论区 @顔兮  小天使給的靈感

01.

 

最近洛冰河遇到一件麻烦事,他捡到了一只猫,还是只脾气暴躁的猫。

 

说起来这都是缘分,某天傍晚下班回家的途中,他听见屋檐上方传来一阵吵闹声响,似乎是什么动物在吼叫、追逐声,洛冰河正纳闷的抬头时,猝不及防被天上飞来的横祸砸在脸上,一个软绵绵的毛团,像厚重的绒布直接盖在他脸上,差点让洛冰河不能呼吸。

 

「喂!你!」洛冰河直接拎起那团毛球,和他稍微拉开一点距离,这才发现那是一只毛色光泽,摸起来有些柔软的大猫。

 

于是活了二十多年,从来没和毛茸茸生物相处过的洛冰河,有些皱起眉不知道该扔掉还是放下,但还没等到他思考完,大猫就先炸毛似乎因为这个粗鲁动作弄痛他,粉色肉掌拍上来,二话不说亮出爪子开挠。

 

洛冰河吃痛得瞟了眼手臂,一条肉眼清晰可见血痕,正当他准备扔开猫时,矮墙上又跳来好几只野猫,眼神凶狠、龇牙咧嘴地盯着自己手上那只蠢猫,洛冰河莫名其妙卷入一场猫的斗争。

 

他看了眼手上那只好像事不关己,依旧淡定伸出舌头梳理毛的小家伙,忽然提起他到跟前晃了晃,逼得大猫不得不炸毛抬头,洛冰河勾起唇直视着他说:「丑东西,看看你招惹多少敌人,今天我就好人做到底,以后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可要记住了。」

 

大猫眼神鄙夷,彷佛看见傻子般懒得理他,正准备挣扎洛冰河时,眼前那个男人却猛然将他塞进自己怀中,接着动作迅速地捡起脚边石子,朝墙上的野猫扔去,精准地打在几只猫身上,让他们愤怒地不停发出威吓声。

 

洛冰河冷冷看着眼前的猫群,从容不迫把玩子手边碎石,而面对比自己强大且凶残的敌人,野猫本能的弓起背脊,判断出眼前人类不好惹后,一群猫顿时四处散去。

 

留下怀中那只看上去很不爽,拼命扭动的猫,洛冰河低下头恰巧看见对方脖子有挂一块猫牌,于是很快就忘了刚才教训的他,毫无迟疑拿了起来,上头没有任何信息,只刻着一个名字——沈清秋。

 

猫……应该不会取那么风雅的名字吧?饲主的名字?

 

正当洛冰河愣住的同时,大猫又亮出了锐利的爪子,狂帅酷霸跩朝对方手背狠狠抓了下去。

 

……

 

……

 

「靠!死猫!」

 

「喵!」

 

02.

 

洛冰河想要扔了烫手山芋,于是抓着猫去问遍附近街坊邻居,却无人走失宠物,于是他只能头疼的把这家伙弄回家,至于他脖子上那块猫牌意义不大,因为小区内没有这号叫「沈清秋」的人物。

 

看着眼前趴在窗台上懒洋洋的猫,洛冰河始终无法理解的冷冷吐槽:「你主人也是什么毛病,一只猫取了这么风雅的名字。」

 

沈清秋不理他,尾巴垂在墙边缓慢扫着,一双清澈的琉璃色眼珠,安静眺望着窗外。

 

于是人生寂寞如雪的洛冰河又手贱了,悄悄从身后一把握住沈清秋的尾巴:「喂、叫你呢沈清秋。」

 

大猫瞬间陷入僵硬,浑身像受到巨大惊吓般炸毛,彻底成了一颗膨胀的毛球,接着沈清秋怒了,发出一声低声喵吼:「喵——」下一刻华丽出爪。

 

血贱七尺,人间惨案发生再添一桩。

 

「……沈清秋你死定了!」

 

「喵!」蠢货。

 

03.

 

由于没有养宠物的经验,洛冰河上网爬了很多文,还顺便问了公司也有再养猫的女同事柳溟烟:「猫都是那么喜怒无常的生物吗?」

 

「也没有吧,我家的就很乖,亲人爱撒娇。」柳溟烟耸肩随口回答。

 

「噢。」沈清秋向自己撒娇……这简直比鬼故事更恐怖好吗?那可是和自己此生誓不两立的猫。

 

柳溟烟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,隐含着一点期待和雀跃的转头向他说:「你家的猫公的还母的?」

 

谁会知道!洛冰河纠结了一阵不太确定的回答:「母的吧。」那么暴燥、脾气差,天天朝自己乱吼、爱挠人,肯定是只个性极差的母猫。

 

听到洛冰河的回答后,柳溟烟眼睛顺间为之一亮:「那太好了,下次我带我家柳清歌去找你家猫玩吧!」如果看对眼更好,可以顺便拐回一个媳妇。

 

柳清歌……洛冰河眼神古怪瞟了她一眼。

 

现在的人都那么奇怪了吗?连取个宠物名也要那么讲究。

 

不过沈清秋还得感谢自己!他可是好心替他找回一只个性温柔的公猫配种呢!

 

04.

 

结果糗大了。

 

和柳清歌见面的那天,沈清秋就烦躁的在屋子里头打转,平时沉稳的大猫坐立难安不停喵喵叫,连洛冰河手贱多揉了他几下,沈清秋也毫无反击,反常的样子让洛冰河有些奇怪。

 

后来柳溟烟就带着他家「号称」温柔、乖顺的柳清歌来了,结果那只体型格外大,外表有些凶猛的猫,一见到沈清秋似乎有些不屑,冲着他张牙舞爪的低吼出声。

 

沈清秋更是不甘示弱朝他回吼,两只猫瞬间闹得不可开交,洛冰河脸也跟着黑了下来,转头劈头就问柳溟烟:「你不是说你家猫脾气好?」这凶猛的模样不比自己的沈清秋差啊!

 
说好的很乖,亲人爱撒娇都去哪了?

看着两只扭打在一团,看架势不死不休的两猫,柳溟烟尴尬的轻咳了声:「他对母的是会比较克制,但你没说你家的也是公猫啊。」两只陌生的成年公猫在一个地盘,不打死都是万幸了啊!

 

于是这场相亲宣告破局。

 

洛冰河事后还发现,自家猫被柳清歌给挠出不少伤口,气愤的抱住沈清秋咬牙切齿:「下次让我看到,我就扒了他猫皮!」

 

随后又有些拉不下脸,表情有些不自在的朝沈清秋说:「我不知道……你会那么讨厌他,下次不会给你乱找了。」

 

本来神情还有些恹恹,准备又要扬起爪子的大毛球,忽然像是失去兴致般放下,把毛茸茸脑袋转向另一侧不理他。

 

洛冰河愣了愣,有些受宠若惊的摸摸皮毛柔顺的沈清秋,第一次没有被攻击,于是唇角不受控制的扬起,脸上表情诡异的开始吸猫大业。

 

沈清秋烦躁的接受有些蠢的洛冰河抚摸,浅色眸子睨了眼有些傻的人类,于是嫌弃的低叫一声:「喵。」蠢兮兮的家伙。

 

大猫心情似乎也不是那么差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就是一个突发奇想的故事hhhhh可能以后会有后续吧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78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