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镇魂】巍澜 圈套

*甜不甜不知道,送给我家天使的 @絮-巍澜太迷人 

*目前只看了影视,原作还没补完,欧欧西全归我

 

        狭小暗巷不见天日,藏匿恶臭阴沟的鼠辈,待黑幕降临不安骚动,犄角旮旯如同有只怪物在安静蛰伏,随时都会伺机而动,等猎物上门便会张牙舞爪的给予致命一击,微弱月光照映下,树影婆娑摇曳,四周鬼影幢幢,诡谲氛围油然而生,正值逢魔时刻百鬼夜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青石板街道,跫音规律的回荡,如同踏破黑夜而至,心脏彷佛被瞬间牢牢擭住,压迫的令人喘不过气。温热血液沿着手臂流淌而下,赵云澜倚靠在石墙上大气不敢出,失血过多让他开始产生晕眩,脸颊褪去血色显得有些苍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伤口传来的烧灼感,令他吃痛的皱眉,有些虚脱狼狈的自嘲勾起唇,还真是越活越回去,向来自诩心思缜密、胆大心细的赵云澜,居然也有被人暗算的一天,不仅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还险些被逼进绝地,一旦行踪曝露就可能难逃生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脚步声离越来越清晰,赵云澜不禁胡思乱想起来,这个地星人还真是恶趣味,明知自己就躲在附近,却刻意不疾不徐的逼近,如同是猫捉老鼠的游戏,营造出令人惊心动魄的恐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瞅着冒出汩汩血泡的手臂,赵云澜明白自己撑不了多久,于是只得小心翼翼戒备的同时,腾出另只手狠狠按上伤口压迫止血,刺骨疼痛随即侵袭而上,冷汗涔涔湿透衣衫,手不受控的轻微颤抖起来,让他不自觉咬紧牙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捱过猛烈痛觉,令赵云澜正想松口气时,脚边一个没留神踢倒瓶空罐子,清脆碰撞声瞬间在周遭响起,于宁静的巷子显得格外突兀,如同揭开漫长黑夜的序幕,掀起藏在风平浪静下的波澜,赵云澜心底不住咒骂声,欲掏出腰间黑能量枪的同时,一道人影现身在自己面前挡住眼前去路,本在另一头的步伐也顿时停下,赵云澜不由得苦笑,这下不单是行径曝露,还被两个拥有异能的地星人前后夹击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月光恰巧投射在他身前,令赵云澜看清眼前面容姣好,穿着一袭红衣的女人正冷冷盯着自己,她的眼神毫无温度,彷佛是在看一个死人。赵云澜神色镇定的稍微向后退一步,僵硬的挤出一抹友好微笑,双手平举表示无辜的说道:「大姐,我们有话好好说嘛!现在可是讲究文明的时代,就算是地星人也该讲道理的是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红衣女子脸色冷漠没有作答,身后的同伙倒是冷笑出声:「传闻镇魂令主是个油腔滑调的男人,却没想到竟会如此幽默。」话语间尽是恶意及讥诮,充满对赵云澜的不屑与鄙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发话的男人,嘴上继续没个正经的打诨插科:「哈哈哈是吗?我倒是觉得自己为人正直,是个爱好和平的普通百姓。」与此同时,他将两人的距离稍微拉开,随时观察周遭动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不禁嗤笑一声,面色不虞的看着赵云澜说道:「我倒是有点佩服你,大难临头还不知死活。」女人则是彷佛失去所有耐心般,踩着艳红高跟鞋一步步逼近:「废话少说!现在就送你上路!」话刚落,女人手中就发动异能向赵云澜袭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早就有所戒备的赵云澜堪堪闪避,猛烈攻击瞬间让身后砖瓦崩落,心有余悸的盯着先前自己所站之处,成了片断垣残壁,赵云澜额上滑落一滴汗,忍不住干笑几声:「用不着发那么大的脾气吧?我不过开个玩笑而已!」但女人却不打算放过他,攻击源源不绝的向赵云澜迎面而来,男人同一时间也围攻上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狼狈的左闪右躲,赵云澜抓准一个空档掏出黑能量枪,赤手空拳的格挡下男人攻击,朝对方小腿用力踢去,准备趁着他重心不稳开枪时,脑海中猛然闪过母亲死去的场景而出现动作停滞,这个闪神的瞬间,片刻犹豫却带来致命伤害,女人藉此发动异能向赵云澜打去,剧烈力道让他重重撞上身后石墙,胸口血气翻涌,猛然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只觉浑身发疼,刚才那击伤到五脏六腑,他咬牙拼命挣扎站起,即使痛的脑袋昏沉,眼神依旧锐利明亮,直至最后一刻也不肯坐以待毙,因为他还在赌一个机会,内心期待的那个人会在紧要关头赶来!

 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似乎因为方才被个人类袭击,脸上闪过一丝屈辱,面色铁青的阴骘瞪向赵云澜冷笑:「都结束了!该死的人类去死吧!」他恼羞成怒的抬起手,强大异能向赵云澜袭去,瞳孔倏然一缩,眼看自己就要命丧黄泉之际,斩魂刀及时挡在自己面前,将所有攻击全数扛下,瞬间把赵云澜从鬼门关拉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心跳极快,却不由得吐出一口气,恢复一贯吊儿郎当的态度,还有心情开玩笑的向沈巍说道:「可以啊黑老哥!一登场就英雄救英雄,可真是抢足了风采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巍沉着一张脸皱起眉,瞟向赵云澜忍不住说道:「你还有心情开玩笑,知不知道刚才……算了!等下再和你算账。」随后他化身黑袍使,举起斩魂刀气势磅礡的向两名地星人挥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知道自己不是黑袍使的对手,相互对看一眼便转身逃逸,赵云澜眼看好不容易逮住的乱源就要跑离,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带伤,就要向前追去时,手臂伤口一个猛烈牵扯,鲜血瞬间直流,令他痛得不得不停下脚步蹲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巍这才看清赵云澜身上早已血迹斑斑,胸口顿时涌上一股怒气,以及难以言喻的担忧与关切,沉着脸不发一语的赶至他身旁,连忙察看赵云澜的伤势,也不顾是否会沾染上血液,掏出一条干净手帕暂时替对方包扎止血,音量不自觉提高几分发难:「赵云澜!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你非得要这样逞强吗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被他这一吼瞬间蔫了,立刻噤若寒蝉的乖乖闭嘴,小心翼翼觑着对方脸色,讨好般诚恳笑道:「我这不是相信你嘛!再说了,老楚他们是我的人,我怎么能让他们犯险?这不是……不得已吗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对方的辩解,沈巍简直要被他气笑了:「不能让他们犯险,所以就自己犯险?」下手一时没了分寸,用力牵扯到伤口,瞬间疼的赵云澜不禁嗷嗷乱叫,脸色跟着惨白几分,让沈巍顿时有些无措起来,连忙放轻手上力道,好不容易上来的脾气又被对方弄没了,于是只能独自保持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自知理亏的赵云澜只好使出浑身解数装委屈,乖乖伏首认错:「我是不该贸然行动,这的确是我不够深思熟虑,但你也知道事态紧急,我总不能呆愣在原地的是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抬头凝视着赵云澜的双眼,沈巍沉默半晌说道:「我有时候会觉得,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知道沈巍这是不打算和自己算账了,于是又壮着胆子继续开玩笑:「还能怎么办?要不,你以后还是在我脖子拴上一条链子,这样以后都是你说的算,你往东我绝不敢往西,沈大人你看怎么样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巍目光却一瞬也不瞬盯着赵云澜,忍不住低笑出声:「你以为我不想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知道这件事总算是揭过后,赵云澜内心不禁呼出口气,假装谄媚的瞇起眼继续玩笑道:「那沈大人以后可要牵牢了,汪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回去吧,你身上还有伤需要回去处理。」沈巍绕过对方肩膀,将对方自地面小心扶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点头,牵扯到伤处时忍不住龇牙咧嘴:「还真是够疼的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巍闻言跟着放慢动作,嘴上却不忘好声没好气的说:「怕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招架不住对方轮番说教的赵云澜,赶紧举双手投降,神情无辜的说道:「沈教授我错啦!我都被你拴住了,以后肯定会乖乖听话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……唉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汪!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很喜欢巍澜啊!哈哈谢谢我絮絮推坑,经常和我晚上一起疯狂吹巍澜,他们真的太好了!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0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