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渣反】冰秋 莫负韶华

感谢三千关注贺文,来自 @浅斟滴茶 小可爱点文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ABO怀孕设定,梗带球撞人

 

        酷暑难消,正值三伏天,桃李芳菲斗艳阳,绿树阴浓夏日长,枝头三两雀鸟鸣翠啼,惊扰一池春水荡漾涟漪相映成趣。沈清秋怀胎四月有余,身形依旧俊美挺拔,宽大袖袍掩盖微隆小腹,精致五官越发柔和,虽孩子到来乃意料之外,但身为坤泽有孕并不足为奇,更遑论洛冰河夜夜痴缠着自己辛勤耕耘,不想怀上也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初孕育子嗣时,沈清秋害喜十分严重,腥膻食不得甜腻尝不下,饶是在好的身子骨都也承受不住,成天寝食难安,整个人被折磨的清减不少,神情恹恹带着憔悴疲倦。除此之外,他的体质也逐渐改变,以往神清气爽鲜少出汗的沈清秋,如今却极为怕热,稍微动作便汗水淋漓浸湿亵衣,喜洁的他更是难以忍受浑身黏腻,碰上严酷节气,只得穿着轻薄衣物,手不离凉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金兽焚安神香,轻烟袅袅萦绕,竹舍外树荫下一张凉席,沈清秋慵懒枕在上头闭眼假寐,发髻松散落下带出几分随兴,单薄外衣露出弧度优美的锁骨,衣襟微乱用一根腰带系起,青纱垂落迤逦一地,俊美精致脸颊染上层淡淡红晕,旖旎暧昧油然而生,叫人不自觉浮想联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春光明媚,竹外桃花三两枝,清幽空谷岁月静好,使人流连忘返。洛冰河方踏入院落一眼瞥见此景,心念一动,轻手轻脚来到沈清秋身旁蹲下,眼神温柔缱绻凝视着他容颜,爱怜地替他将散发梳理整齐拨至耳后,无意间瞟见那白皙颈上青紫红痕,眸色顿时微暗,大手抚上摩娑几下,情难自禁倾身轻啄一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早在洛冰河来时,沈清秋就已察觉对方踪影,奈何昨夜被他毫无节制的索讨累坏,怀有身孕的他体力大不如前,折腾大半晚身子彷佛快散架般酥麻不已,羞耻之处红肿未褪,笔直双腿微张合不拢,整个人无意识的散发股诱人气息,格外让洛冰河想入非非,与向来禁欲淡然、温润儒雅的沈仙师形成强烈反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手不规矩的撩开沈清秋领口,粉嫩茱萸瞬间若隐若现,白皙胸膛布满齿印及啮咬痕迹,如同宣示主权般烙下专属印记。沈清秋微蹙眉,不得不睁开眸子,以手中凉扇抵住洛冰河无奈叹道:「白日宣淫,有失斯文。」他半敛着细长睫羽微颤,柔顺美好的模样却叫洛冰河勾起内心暴虐欲望,想将这个人霸道占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瞅着对方强势的侵略姿态,沈清秋忍不住感到一阵心累,余光偷觑了眼对方胯下巨物,果然已经开始搭起小账蓬,真该说不愧是精虫冲脑的种马男主吗?连自己有身子都能激起他的欲望,不分时间场合就想与自己翻云覆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冰河……我身子还不行……」沈清秋连忙起身制止对方抽开自己腰带宽衣的举止,神色有些难为情的红着耳根子轻声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瞬也不瞬盯着师尊猛瞧的洛冰河,呼吸更是加重几分,心痒难耐的埋进沈清秋颈窝亲昵磨蹭,带着薄茧的修长指节夹住他胸前红果揉捻,还不忘坏心眼的刮挠下乳孔,令沈清秋身躯不禁一个哆嗦,有些羞恼的以扇柄轻敲了下他的手警告:「别玩了,这里头还有你的崽……不行!」害怕对方真的会禽兽的扑上来,直接来个饿虎扑羊,也不顾是在野外就直接霸王硬上弓,沈清秋只好放软身段,有些羞耻的牵起洛冰河的手覆上自己微隆的小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温热手心隔着单薄衣物传递温度,紧贴着沈清秋的肚皮,洛冰河忽然有些无措起来,小心翼翼轻抚着,同时觉得又觉得很不可思议,这么小的腔室里竟孕育个小生命,总是纵容自己、宠溺包容的师尊,更是心甘情愿以男性坤泽的身分为自己留下子嗣。洛冰河不禁满足的喟叹出声,爱欲逐渐冲淡几分,伴随而来的是不舍怜惜,自己又得连累师尊受苦,不提怀胎十月有多辛苦,光是那些不适的症状就够沈清秋难受了,一思及此洛冰河眼角微红,泪水湿润眸子氤氲层水雾,神情泫然欲泣彷佛只遭人遗弃的小奶狗,不禁让沈清秋抚额又是阵头疼,嘴上却不厌其烦的无奈安慰:「怎么又哭鼻子啦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却怔怔瞅着他不发一语的摇头,沈清秋实在不知道他怎么又突然发难,以为他是情欲上来憋的难受,内心陷入天人交战片刻,看着堂堂魔尊可怜兮兮无语凝噎,豆大泪水争先恐后滑落的凄惨模样,终究不忍心的牵动恻隐之心,于是牙一咬彻底豁出去,羞赧的脸颊烧红扯开松垮衣襟,也不管不顾自己还是个孕夫,力道有些过猛的扯过洛冰河用力揽进怀中,神情却像视死如归的壮烈说道:「要不……你轻点弄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猛然撞进他怀中,瞬间彻底懵了,沈清秋手劲不小的将自己往死里塞,让他整个人压在对方柔软小腹上,鼻息间充斥着沈清秋身上的淡雅清香。沈清秋一时被强烈羞耻感给弄傻了,但洛冰河可没傻,方才自己扎扎实实撞在师尊腹上,那力道还不小,顿时吓得洛冰河脸色苍白几分,顾不得对方突如其来的求爱举动,隐隐作怒的低吼:「沈清秋你做什么!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怀里还揣个崽子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么一吼,沈清秋瞬间噤若寒蝉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实在欠妥,额上不禁也留下一滴汗,有些心虚的干笑几声:「我、我忘了……抱歉。」唉!这实在不能怪自己啊!好歹他也是个男人,那里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怀孕,让他学娇弱女子天天躺在榻上养胎,怕不用等孩子先出来,自己就给活活闷死,纯爷们偶尔粗手粗脚在所难免嘛!

 

        见他神情讪讪,洛冰河也知晓自己是关心则乱,语气难免过于严厉,于是跟着郁闷的趴在沈清秋怀中,面容虔诚的于脐上落下绵密细吻说道:「师尊,弟子并非有意凶你,实在很担心你的身子。」两人缠绵依偎,享受这份美好温存,沈清秋只觉自己内心深处柔软的一塌糊涂,虽说两个爷们歪腻画面实在不怎么和谐,但他还是忍不住抬手揉揉洛冰河的头轻道:「我知道。」语气满是不自知的宠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一张本是极具侵略性的邪魅俊颜,此刻却因眉宇舒展而柔和几分,他轻笑出声,霸道的将对方那只手与自己十指交扣,遂带至唇边轻吻:「师尊真好,但还是赶紧把衣物穿上,若是再继续诱惑弟子,可难保之后会不会真的就地办了师尊。」挑逗的搓揉起沈清秋胸前两侧立挺的粉嫩乳尖,洛冰河戏谑的瞇起眸子调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误解洛冰河意思的沈清秋,彷佛被踩到尾巴的猫,须臾涨红整张脸,视线更是不敢与他相对的飞快扯过衣袍披上,内心更是狠狠批评自己一番,欲求不满的分明是洛冰河,为什么弄到最后反到像自己饥渴难耐的主动献身。唉!都怪洛冰河那张脸太过逆天,害得自己老是被美色冲昏头!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有趣的打量着师尊一会红一会白的精彩脸色,不由得又产生一股捉弄之情,刻意暧昧的低头靠在沈清秋耳畔轻吹气:「但晚上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。」他一脸促狭,话语中暗示今夜良宵春色无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到底不是种马文男主角的对手,被他唬得一愣一愣,再次闹了个大脸红,却也不见他反对的轻声应道:「嗯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满意的吻上那张微启的红润薄唇,洛冰河不由得喟叹:「真乖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哈哈哈哈我不知道点文的小可爱,你为什么会想看师尊带球撞人,但是这个题目太难挥发了,可是又特别到吸引我注意,只能说你实在太优秀了2333


评论 ( 26 )
热度 ( 43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