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渣反】冰九 画地为牢(一)

*洛冰河X沈清秋

*养活尸梗,含冰恋

*作者三观不正,雷者请自行绕道

 

        黑云翻墨未遮山,云挟雷声走,暴雨逐惊雷,风驱暴雨来。天顶黑压压一片,如头巨兽张牙舞爪铺天盖地而来,骤雨打乱一池江水,惊扰高栖鸦雀闻声纷飞。山头一处凄凉乱葬岗,孤冢断碑任雨摧折无人可怜,急劲朔风呼啸刮过,犹如孤魂野鬼呜咽低泣,怨念恨意霎时横生,闻之无不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颠风暴雨中,却见一名黑衣男子手持柄长剑不畏风雨前行,他浑身湿透难掩几分狼狈,面容阴骘神色癫狂的来到座孤坟前,冰冷指尖轻柔抚上无名碑,如同对待亲昵爱人般来回摩娑,眸中却是毫无波澜一片冰凉,笑意不曾达到眼底,唇畔讽刺冷笑越发叫人不寒而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可又有谁知晓,生前受人崇敬的修雅剑主人,死后孤伶伶葬于乱葬岗,无主孤坟连块体面的墓碑也没,长眠在一坏黄土中,倒真应验了那句咒人的恶毒话「不得好死」!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前,这还是洛冰河亲手将人埋下去的,如今他却改变主意,重新把沈清秋的坟刨开,他以剑挑开坟头新泥,很快便露出棺木一侧,接着他便不管不顾的冲上前,徒手奋力将土不停拨开,沾染尘土的指甲迸裂出血也似浑然不知,彷佛被魔怔般的疯狂挖掘。或许自己早疯了,当沈清秋脸上略带一丝报复,快意的在自己面前吐血倒下时,洛冰河就已经陷入癫狂,他愤怒的吊着沈清秋最后一口气,不让他轻易死去,接着又找来一口漆木大棺,在对方手腕上缠绕一段红线后紧系。相传这是种毒辣的束缚阵法,找口棺木以活葬方式,在人弥留之际手绑红线,去了阴间便会受阳间未亡人的牵绊,灵魂无法独自前往投胎转世,只能等待另一方阳寿尽后共聚首。这种阴损的恶毒术法,是洛冰河从一本上古禁书中习得的,如今他不计任何代价的施展在沈清秋身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冷眼瞅着还留着一口气的沈清秋,他残忍的将人扔进棺木内,沈清秋在一片昏沉中也猛然惊醒,当他察觉到洛冰河的意图时骇然不已,拼命挣扎想爬出棺外,洛冰河却再次狠心把人用力推入,重新将棺盖重重掩上。恐惧在沈清秋脸上定格,这种活生生等死的滋味,比任何一种死亡都还绝望,还活着的人被困在棺木中动弹不得,笼罩在一片黑暗中,只为等待悄无声息的死去,过程漫长的令人惶恐难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不停拍打厚重的棺木,指甲挠着棺盖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,划下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,却怎么也推不开棺盖,他目眦欲裂的瞪大眼眸,嗓子嘶哑的咆哮怒吼:「畜生!你不得好死!」但令他更绝望的是,随即周身传来木桩钉死棺木的敲击声,沉重的声响犹如敲打在自己心弦上,沈清秋忍不住肩膀缩瑟了下,无助的蜷曲身躯颤抖,所有气力彷佛瞬间被掏空,孤独又痛苦的漫长等待就像场无尽折磨,把他最后一分意志力也消磨殆尽,最后死不瞑目的咽下最后口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过程中洛冰河沉着脸不发一语,他维持相同姿势直到棺中动静越来越小,最后陷入一片令人胆颤心惊的寂静中,才肯拖着沉重的棺材来到乱葬岗,选了块日光照射不到的阴暗处下葬,看似这是他最后的温柔,至少不让师尊死后尸身遭受日晒,但实际上只有洛冰河心知肚明,自己是了什么而留一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仇恨在经年累月中成执念,融入血骨难以切割,洛冰河不懂这种复杂的情感,称不称得上爱,毕竟沈清秋从没教过自己如何爱人,是年幼的自己误把那点温暖当作救赎,最后才被师尊无情抛弃,从此怨怼填满自己扭曲的内心,仇恨让他痛苦地咬牙支撑下去,踩遍枯骨爬过血肉从无间深渊回来,洛冰河就如同地狱索命的恶鬼,抓住沈清秋后折辱他傲骨,让他从此哪都不能去,即便不甘心也只能待在自己身边,彷佛这样自己就不必再承受被人舍弃的哀痛!

 

        可洛冰河却独独没料想到!沈清秋居然想在自己面前咬舌自尽,新仇旧恨一并涌上心头,焚毁他所有理智,与其眼睁睁看着沈清秋得意的离自己远去,那还倒不如亲手杀了他,最后再利用禁术养尸,将这个人永远豢养在身边!

 

        泥泞雨水沾染衣物,洛冰河却猖狂的放肆大笑,他将那口漆红色的楠木棺挖出,为了防止尸身沾染湿气加速腐败,遂又连忙扛着棺材躲入山间一处荒废庙宇中。外头雷雨声交加,青色闪电划破长空,照亮残破斗室,布满灰尘的老旧佛像在漆黑中显得格外苍白。洛冰河恍若未闻,缓缓提起剑寒光一闪即逝,锋利剑刃直接劈开棺盖,一股难闻的尸臭味立刻蔓延开来,顿时熏气冲天令人几欲作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棺内沈清秋尸身竟未腐败,除了身上的气味难闻外,容貌看似保持的相当完好,一点也不像死去多时的模样。洛冰河倒也不嫌秽气,动作轻柔的将冰冷身躯自棺中打横抱起,彷佛沈清秋只是在自己怀中沉沉睡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半敛眸低头凝视着难得安静乖顺的师尊,紧蹙的眉头缓缓松开,像怕惊扰怀中那人般,小心翼翼的在他唇畔轻柔落下一吻,随后满足的喟叹出声:「真好,你休想再离开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惊世骇俗的禁断之恋,只有天地见证,窗外惊雷滚滚落下,穿堂风吹动衣袍猎猎作响,彷佛正警告着这天理不容的一幕,只见洛冰河忽抬起头发出一声冷笑,便是苍天又能奈自己如何?

 

        无视天道的挑衅,洛冰河就是要逆天而行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觉得自己就像在写变态杀人魔……彷佛在讲恐怖故事。啊这真的不是我本意,如果真的有被吓到我先道歉,之后就不会那么恐怖了(大概

 总之算试个水温,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有点小紧张,如果那啥或反应不怎样就当我没写过啊哈哈哈。


评论 ( 105 )
热度 ( 63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