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离心之可同兮,吾将远逝以自疏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阿月(๑•̀ω•́)و✧
故事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,我会努力配得上你们喜欢的!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破苍穹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【天官】双玄 长相守(四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

*贺玄X师青玄

*HE向,两人已经在一起设定

*欧欧西归我


        脑子一片昏沉,坠入海中那刻师青玄眼前霎时变得空白,大量海水灌入口鼻,肺腔顿时受到压迫产生缺氧,令他痛苦的几乎无法呼吸,随后手脚逐渐不听使唤地让他往下沉,慌乱挥舞时脑中闪过许多片段,有和兄长生前相处的温馨时光,也有自己强拉贺玄更换女装的嬉闹场景,更有兄长惨死自己面前,使他痛不欲生的画面,过往回忆缠绕交织,有甜蜜欢笑也有苦涩泪水,同时更沉载着自己生命的重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青玄痛苦的陷入挣扎,指尖微颤试图抬起,滚烫泪水却遭无情的冰冷海水吞噬,朦胧间彷佛见到两双手向自己递来,但自己却谁也拉不住,最后意识的逐渐模糊昏厥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再次清醒师青玄是被饿醒的,熟悉的鲜鱼汤香气四溢,勾得自己嘴馋垂涎三尺,上回品尝还是师无渡亲手给自己煮上的,清淡鲜甜的滋味,令自己从此惦记上,经常就央求着兄长煮给自己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失去神格贬落凡间后,师青玄不再是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的神仙,皇城中沦为乞丐时经常挨饿,但他最想念的还是师无渡的鲜鱼汤,亦或自己并非惦记记忆中的美好滋味,而是透过鲜鱼汤思念为自己煲汤的兄长。即便后与爱人心意相通苦尽甘来,师青玄也曾让贺玄给自己弄上一碗,却始终远不及记忆中的那碗。如今再次嗅到那曾经的香气,师青玄不由得激动的睁开眸子,映入眼帘的恰好就是手持汤药的师无渡,他似乎准备将自己小心扶起,却不料弟弟会突然清醒,面上不免有几分尴尬与无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两兄弟便上演了大眼瞪小眼的戏码,最后还是师无渡实在拿他束手无策,刻意板起一张脸,严肃的将碗塞进师青玄手中,佯装不悦的命令道:「自己先把药服下,旁边那碗鱼汤接着解决。」话丢下准备抬脚离开时,却遭师青玄一把拦腰抱住,吓得僵在原地不敢转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体温有些低,但眼前这个人还好好站在自己面前,依旧那么关心照顾自己,师青玄不免激动的哭红双眼,就像小时候受尽委屈时,跑回兄长怀中寻求安慰不停啜泣一样,泪水彷佛决堤般如雨落下,豆大眼泪染湿衣襟,师青玄却不敢哭出声,就怕太过美好的一幕又是做梦,只敢一遍又一遍低唤兄长:「哥……哥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身后那人抽噎着,轻声叫唤自己时,师无渡心头最后那点怒气顿时烟消云散,回眸瞅向如同只奶猫求人爱怜的师青玄,瞬间触动内心最柔软的一块,他舍不得弟弟如此伤心难过,忍不住轻叹了口气,转身将他的脸颊捧起,眼底闪过一丝心疼,手上动作却略粗鲁的替他把泪水擦干,好声没好气的数落道:「哭什么哭,你哥没死透呢!就你个小没良心,主动送上门给那黑水欺负!」说着又气不打一处来,小小惩戒性的轻拧了下他耳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抬起泪水涟涟的眸子,师青玄委屈的欲言又止,回想起自己离去前贺玄的崩溃状态,好不容易落下的心瞬间又被提起,惴惴不安的小声嗫嚅道:「哥……其实贺玄他……真的没有……」瞟见师无渡恶狠狠瞪向自己,飕飕的给他发来一记眼刀,立刻吓得噤若寒蝉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无渡见状内心不禁一阵冷笑,对着贺玄又是满腔怒火,不明白他究竟是给自家的傻小子灌了什么迷汤!让师青玄死心塌地也要跟只鬼过日子!于是他缓缓将手抽回,瞇起眼警告巴巴瞅着自己的师青玄道:「你休想再回去,要想回去那只恶鬼身边,除非是我魂飞魄散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话说的极重,师青玄顿时就被逼急了,见过世间冷情冷暖,尝过人间百态后,他不再是无忧无虑的小公子,从前碰上这事只懂掩耳盗铃,但成长过后的师青玄,自然不可能继续如此懦弱,虽然他还是很怕惹兄长生气,可为了自己与贺玄的感情,师青玄仍然深深吸了口气,倔强的偏过脸说道:「对不起……我还是得回去。」那里还有人在等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倏然缩了下瞳孔,师无渡心中十分错愕,向来乖巧的弟弟竟敢违抗自己,气得他不禁浑身发抖,更是怒极反笑:「你宁可哥哥魂飞魄散,也还是要跟那黑鬼在一起?好、很好!师青玄,你可真长本事,连兄长的话都不听了!」一时更是控制不住情绪,鬼气怨气霎时暴涨,顿时惊动外头等候的裴茗,吓得他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,把当了鬼之后脾气愈发大的师无渡给拦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这是干啥呢?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非得发这么大脾气!瞧把青玄吓得。」裴茗一手拦着师无渡,一边悄悄递给师青玄眼神暗示,让他快给自己兄长道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向来不愿惹恼兄长的师青玄,这回却偏偏像没瞧见般,怎么也不肯领情,倔着一张脸默默流泪,紧抿唇怎么也不肯低头认错。这下把裴茗急得一个头两个大,脑门上冷汗直流,嘴上还要不停安抚师无渡的情绪:「唉呀!小孩子嘛!难免偶尔会闹别扭,把话说开不就好了,何必生那么大的气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师无渡白了好友一眼,随即又看向榻上垂首无声抗议的师青玄,内心滋味顿时五味杂陈,又是失望又是愤怒的抛下一句:「你要是真想不通,就永远在这里想个明白。」接着拽过裴茗朝大门走去,随后将木门用力甩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这句话,恍然回过神的师青玄,连忙奋不顾身下榻,跌跌撞撞的赤足奔向大门,试图阻止师无渡将自己锁在房内,但却没来得及赶上最后一步,只能眼睁睁看着兄长把门锁上,而自己只能心头酸涩的沿着墙无力滑坐,师青玄失神的望向那道阻隔自己自由的门,缓缓将脸深埋入掌心之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而门外师无渡抬头遥望一轮清冷明月,心头惆怅无语,眼神蒙上一层罕见的迷茫,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对待百般疼爱的弟弟,藏于袖中的手不知不觉紧握泛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旁裴茗见状也不好开口安慰,只能尴尬的挠着头,选择沉默陪在好友身边,至少让他稍微好过点。他内心十分清楚师青玄对于师无渡是怎样的存在,甚至能不惜死亡也要换取对方一生平安,如今弟弟喜欢上自己的仇人,甚至为了对方和自己翻脸,如果换作是自己肯定也要心里不舒服的,更何况是如此在意师青玄的师无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,两个历经万水千山,好不容易得以重聚的兄弟,却是俩相各自无语,辗转不能成眠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这几日收到这篇许多的催后续,有的评论让我有点感动,让我不继续坑掉这篇,真的要多亏这些评论。因为这篇更新时,感觉好像没什么人想看,所以我深深自我检讨,是不是因为写得很烂,所以让大家感到很无趣,而选择没有继续更新下去。前几天,一位小可爱告诉我,有人推荐他来看我的文,让我万分感动和鼓励,所以我才想着或许能写下去,因为至少还有人喜欢这个故事。总之很谢谢大家喜欢那么丧的咸鱼,故事能被喜欢我就觉得很幸福了。
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11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