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君身三重雪,天下谁人配白衣

昵称倾月、月月、月哥(๑•̀ω•́)و✧
沙雕型十八线写手

三次忙评论慢回,重要事私信。

封面、头像画师:简时絮
爱絮絮她永远是我的小天使!

wb我就是帅到炸号了
QQ2100494713,随便扩除恶意骚扰黑单

最喜欢的女神是十四阙,希望自己能成为和她一样低调优雅的人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四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 (十一) (十二)  (十三) 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
        冷香消尽晚风吹,红泪销残烛,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,重重纱帐无端泄破碎呻吟,平添几分朦胧暧昧,格...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三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 (十一) (十二) 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 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
        缀梅梢新雪,银白月光浸冷色,烛灭香炉火尚温,逐时温酒又煎茶。二人相对半晌无话,只添上玉杯龙井茶,氛围难得一脉温情,似经年故...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二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 (十一) 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 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
        待目送洛冰河背影远去,木清芳难掩惊慌地将木门掩实,确定周遭四下无人后,忍不住苛责眼前任性妄为的男人:「沈清秋还疯不够?」方才自己心...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一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
        冷眼旁观木清芳痛心疾首的神情,以及眸底难掩对自己的嫌恶,沈清秋双手交迭好整以暇地倚靠在榻上,目光依旧冷清,置身事外的淡然态度,彷佛这一切与自己毫无瓜葛。...
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十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
        熊熊烈焰铺天盖地而来,华美楼宇瞬间陷入火海,人群伴随着哭喊声四处逃窜,他们慌不择路踩踏在倒卧血泊中的尸体上,肮脏卑劣的人性赤裸裸被直接摊开,骨子里的私欲显露无疑,暗红色火光照映着沈九那张苍白的惊恐小脸,火...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(九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送给亲友的文

*洛冰河X沈九

 

        千草峰终年云雾缭绕,山脉横亘群峰连绵起伏,山势陡峭险峻,千年松柏青翠蓊郁亘古矗立,峰顶种植许多奇珍异草,桃树成林枝叶扶疏,桃之夭夭,灿若云霞,桃瓣纷纷随风舞,浓郁芬芳沁人心脾,红果累累满枝头,硕大仙桃娇嫩欲滴,可看出其主精心灌...

【楚留香手游】ABO萧蔡 折枝(二)

章节 (一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 *萧疏寒X蔡居诚

*强制标记


虽然没车但有的词可能会被河蟹,走个外链结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772650

微博链结


【渣反】冰九ABO 无处可逃 (八)

章节 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番外)

乾元:Alpha

中庸:Beta

坤泽:Omega

*洛冰河X沈九

*送给亲友的文

发了肯定被河蟹,直接走链结比较快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703374


【镇魂 巍澜ABO】双AA 棋逢敌手 中

章节 

*沈巍X赵云澜

*ABO向,双AA!请自行避雷!

*插旗产物


        两名Omega立刻警戒的盯紧赵云澜,随时准备伺机而动,而盘算好脑中计划的赵云澜,忍不住瞇起眼,因为随着情势愈发紧张,骨子里开始感到热血沸腾,隐约产生一种刺激感。他并不是没有想过最坏下场就是玉石俱焚,但随着任务出生入死成家常便饭,哪次办案不是将命悬在崖上?


        人在生死关头哪管得了其他?赵云澜...

【镇魂 巍澜ABO】双AA 棋逢敌手 上

*沈巍X赵云澜

*ABO向,双AA!请自行避雷!

*插旗产物


        暴雨冲刷着泥泞不堪的漥坑,赵云澜狼狈的在骤雨中疾行,水花溅上脸颊,冰冷雨水湿透整件衬衫,但他此刻无暇理会,只是皱紧眉头不敢停下步伐,彷佛身后被什么洪水猛兽追赶,腿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,令他一时重心不稳趔趄几步,怵目惊心的鲜红血液沾染上裤管,沿着小腿缓缓流下,坠落地面有如一朵血花在脚边绽放,赵云澜不敢大意,咬紧牙关瘸腿疾行,低哑的急促喘息着,很快便尝到唇边一丝腥甜,令他不由得自嘲的弯嘴角,苦中作乐想道:「该死的发情,太...

1/2